第五十二章  你要怎么样才会厌弃我

更新时间:2018-02-13 20:00 字数:2039

薛欣怡是被顾时安的声音给聒噪醒的,一睁眼,便是一张放大的俊颜。

那关切的目光让薛欣怡有些许的愣神,随即又反应了过来,面色更是一冷,把脸别了过去。

“小怡……你醒了?”顾时安被这样冷待,倒是有些尴尬,脸上的笑容又减了几分,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当真这样决绝,想要一死了之?”

顾时安伸手掰过了女人的身体,面色微冷,却也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企图和女人好好的谈一谈。

“……”薛欣怡沉默,紧闭着双眸,显然是一副不愿意与男人多谈的模样。

“薛欣怡,你觉得你就这样可以逃避过去吗?你以为你就可以这样过去一辈子吗?我说了,不会让你死!”

“而且,想要早死去找那个死人,你觉得我会就这样成全你!”

顾时安的怒气最终还是被薛欣怡这样死鱼的态度给激起了,一双大掌掐住了女人的肩膀,蛮横地摇晃着。

“你三番两次的欺骗我,我可以饶过你,可是你……你你觉得应该的?”

“薛欣怡……你这个女人到底长没有长心啊?你到底说啊,你倒是说话啊?”

顾时安一双眸子瞬间又变得通红,见女人不说话,干脆直接站了起来,大手狠狠一捞,薛欣怡便被被迫着坐了起来。

可是那眸子还是紧紧地闭着,看不出丝毫的情绪,顾时安的脸上有些皲裂。

徒然生出一股浓浓地无力感,手上一松,就把女人给放了下去,有些颓废地坐在椅子上,目光里有些阴狠。

气氛陷入了沉寂,薛欣怡被摇晃得厉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慢慢地睁开了眸子,目光沉沉地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久才开口道,“既然那样恨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顾时安,既然我那样惹你生气了,为什么还要救我,为什么还要让我这样痛苦的生活在这儿世界上?”

“你给我一个痛快吧,好不好,顾时安,给我个痛快!”

薛欣怡每说一句,顾时安的心就沉下来一分,直到青筋暴跳,一双手都被捏到关节变形。

“你给我闭嘴!”

室内,传来一阵爆喝,薛欣怡都来不及反应,就被男人给压在了身下。

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吻,火热的气息瞬间萦绕在她的鼻尖,让人顿时无处可逃。

“薛欣怡,我要告诉你一件最残酷的事情,就是你哪怕恨毒了我,可是你还是永远只是我的女人。”

“封逸阳怎么了,任嘉河又怎么样,你永远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像是在宣布自己的人生主权一般,顾时安这次才算是发了狠一般吻着女人。

所有的津液都往女人嘴里送,逼着女人一点不剩的吞了下去,直到口齿干燥,这才堪堪地放开了女人。

居高临下地看着女人,嘴角勾起一丝邪魅地笑容,“薛欣怡,你知道我为什么迟迟不愿意放你走吗?”

“因为在我顾时安的人生之中,还没有驾驭不了的女人,你……也不应该是个例外!”

“既然,你那样不愿意跟我在一起,那就好好让我玩儿个够,没准儿哪天我厌烦了,可能不用你生孩子,都会让你提早滚蛋!”

“你觉得对吧?”

薛欣怡被吻得迷迷糊糊地,不过顾时安的话,她还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一双眸子慢慢睁开,亮晶晶地看着头顶上的男人,里面的期待十分明显。

“你是说真的吗?厌烦了就会放我走?”

说着还不忘伸手扯住了男人的衣袖,那种期待的感觉让顾时安莫名的一窒。

所有的话都被全部咽了回去,看着身下的女人,只觉得一盆冷水一样浇了下来,冷得透骨。

“顾时安!你到底……到底说话算不算话?”

大抵是害怕男人反悔,薛欣怡再次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再次开口。

“……”顾时安哑然,低头看着女人,眼里深沉得厉害,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好久还是顾时安败下阵来,看着身下目光有些躲闪的女人,叹了一口气,终究点头。

“我说话何时没有做过数?说话从来不算数的那个人永远都是你!”

“既然那么想要我厌烦,那你就好好的做点儿你应该做的事情吧!”

“正好,病房里我还没有尝试过,现在正好可以试一试!”

说着,也不等薛欣怡反应,直接脱了衣服赶紧压了上去。

低头钳住了女人的唇瓣,把她所有的声音都咽进了喉咙里,只能剩下偶尔溢出来的一丝丝呜咽的声音。

寂静的病房内,很快便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暧昧的气息充满了整个病房。

男人或许是心里有那么一些不自在,今天的动作更是蛮横得厉害,那眼眶里的通红,满满的都是情欲的味道。

“薛欣怡,你……永远都只是属于我的,你听到了吗,你只是属于我的!”

情到深处,顾时安忍不住俯身在女人的耳边一遍一遍的宣告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彻底安心。

薛欣怡躲不过,索性也由着他,而自己则是在出神,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顾时安彻底厌弃了她。

“嘶!”唇瓣上传来一阵剧痛,薛欣怡回神,正好对上了顾时安那有些迷离的眸子,还带着点儿惩罚得逞的得意。

“跟我在一起,你竟然敢走神!该死的女人!”

“顾时安……”

薛欣怡伸手覆上了男人健壮的胸膛,欲言又止。

“嗯?”

男人声音低沉,一只手绕过了女人的头顶,声音渐渐地温柔了下来。

“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彻底厌弃了我?”

“你要是给我一个定论,哪怕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都能做到的……只要……”

“聒噪!”

顾时安直接俯身,再次钳住了女人的唇瓣,并没有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动作也慢慢变得有些蛮横起来,有好几次都让薛欣怡疼得死去活来的,可是偏偏男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反而变得更加的厉害起来。^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