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更新时间:2020-01-09 14:40 字数:2468

那段逝去的尘旧时光。

三元老记忆中的夏生。

五官俊朗青涩,身子骨尚未彻底长开。

那时候的他,还经历的太少,有些责任难以独自担当。

可,他的眼睛深邃明亮,就如同着这人间世一般,充满了烟火气息,就如同摆放大街小巷之中的万家灯火。

几载春来,几载秋。#_#

直至如今,三元老仍对当年的那夏宁生,记忆犹新。

尤其是他当时提出的那个问题,当时他那种坚毅,笃定的目光,曾让三元老,一时间感慨万千。

五年过去了,你终究还是选择了那条最难走的路。

“自古忠义两难全。”三元老仰天叹气,现场变的寂静无声。

忠于家国。

大义立于心。

但,谁又能真正做到排除万难,一往不回头的坚持下去呢?

上层中的利益盘根交错,错乱复杂,各种家族派系分庭抗礼,谈不上结党成派威胁到家国安危,但为求利益结合的共同体数不胜数。

先不说别的,仅是武协。

这些年来的发展如日中天,疯狂崛起发展势力,一时间占据了大半个山河的利益纷争,而,他这些年上缴给各大利益同盟的奉金,更是难以想象的。

如果它被人无端覆灭,多少的利益同盟,又有多少的家族的利益会损失?

多少人会气急败坏?

有句老话说得不错,断人财路,就如同是杀人父母。

况且,三元老从始至终都明白,夏生这孩子,哪只是想推翻一个武协这么简单,他的目的是那群俯瞰众生,高人一等。傲视群雄的皇族。

武协,只能说是这场推翻皇族之战的导火索罢了。

这一战如果打赢了。

皇族肯定会派来下场干涉,到时候,该是他夏生这辈子,最难走的一段路了,赢则福泽天下众生,输则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世间再无夏生这般传奇人物。

“老张,有些东西,你必须知道……”

三元老转过身,眼神坚毅的看着张名重,“夏生根本不是贪权爱势之人,在他眼中,只有民生和家国最为重要。”

“如果有一天,为了民生与家国,夏生不得不放下,手中紧握的滔天权力,我相信,他一定会马上拱手相让,无怨无悔。”

男儿心中有千般柔肠。

他,终归和其他人不同。

三元老紧紧握住双拳,随即朝着张名重,缓缓开口说道:“你并不了解真正的他。”

张名重沉默不语。

静坐一边的捧茶老者,终于慢慢悠悠泯下几口,已经被他完全吹凉的茶水。

茶冷人心凉。

“计划不变。”

许久,张名重转身继续看着眼前的锦绣山河图,态度坚定。

砰!

茶杯扣上了茶盖,满头花白的老者,放在手中茶杯,双手背负身后,耸耸肩膀慢悠悠离开了会议厅,从始至终,他都没说过一句话。

只是小泯了几口凉茶而已。

“孩子,以后幸苦你了。”

我代天下苍生,为你夏生致以敬意。

老人两袖清风,看向南端的苍穹,深深的鞠上一躬,久久没有起身。

你并不是独自前行的孤寂英雄,如若到时有任何需要,我这二元老,必协尽全力,抬你一手!!!

……

安城,曹家王族大院。

三十六层斩龙台。

一道震雷鼓,震颤山河,再来一道,洛江千军万马冲锋陷阵,势如破竹。

第三道,安城市举城轰动。

来自叶家王族的王牌大军,首战告败,片刻之间就近十万士兵丧命洛江之中,洛江上游等待的几十万大军,早已被吓到不敢出战。

“咚!”

凤冠霞衣。

双手握锤的曹芷,遥遥相望波澜壮阔的洛江,心中激动无比,也期待无比,目光一扫再扫,他在哪儿?

距离太远,找不到。

站在外侧围栏的慕青,双手背负身后:“白早,你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吗?”

不等曹芷开口,慕青突然激动的说道,“来了。”

洛江大道。

一抹细微人影,正缓缓移动。

曹芷不禁惊呼一声,随即转身往下跑去,慕青连忙紧随其后,不停的提醒小心点,这要是跌倒在地摔的满身是泥,导致花容失色,看你怎么见他?

春风微凉。

桃花开了又开,落了又落。

人间美景,无限好。

走在戒严状态,两侧空无一人的洛江大道之上,夏添第一次感到一丝紧张,不由得看向两旁两眼,一众将门袍泽,故意离的远远的。

“将军,你可别怂啊,这接亲就怂,以后可就得成众多妻管严中的一位了。”

谢不臣在远处双手捂成大喇叭,大声喊道,果不其然,立马引起了一众龙魂军的热血儿郎的漫天起哄。

夏添:“……”

呼呼呼!

这一辈子都没有如此激动欢喜的曹芷,由于身子骨柔弱,不得不跑一会,就躬身歇一会。

后来,嫌弃鞋子后跟有些高实在影响跑步速度,直接将两只鞋取下拿在手中,撒开脚丫子疯狂奔跑,近了,越来越近了。

曹王府大院。

曹真,芈氏,以及众多的家族成员,翘首以盼,静静等待。

“那就是咱们未来女婿吗?看上去气质非凡,这以后不会欺负咱家白早吧?”芈氏握紧曹真的手掌询问道。

曹真轻轻拍拍芈氏的手背,笑而不语。

嗖!

一道身影从门前穿行而过,红红霞衣,飘在半空。

“哎,白早,白早。”

芈氏急忙唤道,“快去再补下妆容,你看你这满头大汗,真成大花猫咯。”

曹芷急忙跑去补了补妆容,耽误了几分钟,夏添此时已经在五十米之内了,他比自己梦中梦到的那番声影,还要风采卓越。

青锋剑,金腰带。

一匹高头黑马,佩戴大红花。

越是离的近了,曹芷越是慢下脚步,她身披凤冠霞衣,双手背负在身手,羞红着脸,左右摇摆迈开碎步徐徐前行。

偶尔抬眉偷偷瞄一眼,偶尔垂下小脑袋,两颊红透。

羞涩之意,涌上心头。

“嘿。”曹芷伸出芊芊细手,探到夏添身上。

夏添眼中爱意浓郁,嘴角噙起温柔笑容,“曹姑娘有何事吩咐?”

几步迈过,两人贴近,脸颊如同红透的苹果般的曹芷,脑袋直接撞进夏添的怀中,轻声柔情道,“本姑娘,想嫁人了。”

“好。”

夏添伸手摸了摸曹芷的小脑袋,唯有一字,可做承诺。

“那……今天算是提亲?”

曹芷离开夏添的怀抱,对着他一番打量,真帅,不愧是我的男人。

“好看吗?”夏添笑意朦胧,紧接着柔情说道,“好看就多看看,以后,可就很难看到了。”

“没事,我反正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曹芷迈步上前,虽没有问其缘由,但还是紧紧的抱住了夏添。

青丝缠绕英雄体。

影成双。

……

三个小时后。

国都南都全城戒备。

只许进,不许出。

九位现任武将,接到命令接管各自的国门。

一个街头小巷汇总,其貌不扬的老板正收拾着摊位的小桌,忽然抬起头,静静凝视窗摊位外的阴霾长空。

山雨欲来风满楼。

童真可爱的买花女孩,大街小巷中的摊位老板,撑伞缓行的老太……

南阿真,北老三,第四皇族的十三罗汉,一同露出水面。

“这尘世间有场即将开始的战斗,万事俱备,只差夏生。”

“已经来了。”

后世用‘旷世之战’,作为这一架的评价。

夏生孤身一人,一人挑十五,战斗中打穿半座陡峭山峰,威震南都。^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