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郎才女貌

更新时间:2019-07-02 17:30 字数:2130

旁边一个年纪稍长一些的同事正打理着自己的盆栽,高深莫测说了句:“这事没准还没完,刚才那男人就是你以为的那个掌门人。”

负责办理他们离婚手续的人也听出了点端倪,默默坐会座位,打开网页在上面搜索了靳司礼的名字。

网页跳转,靳氏集团总裁几个字赫然出现在眼前,结果自然是令他膛目结舌的。

除了靳氏集团总裁那几个大字,下面就全是他精彩的履历,工作人员默默退出了网站准备认真工作,毕竟再这么看这个身价他奋斗个一百年兴许还不可能能达到一半。

靳司礼和郑湘走出民政局大门,两人手里纷纷多了一个紫红色本本,郑湘把离婚证塞进斜挎包里,靳司礼在她身边道:“那栋海边别墅和这张卡留给你,已经在准备手续转到你名下了。”

郑湘单方面认为一定是自己上了淡妆,所以靳司礼才这么不识趣,居然没发觉她脸色并没有表面上这么好,她开始合理怀疑自己之前答应嫁给他的时候是眼睛跟着心里的小鹿一起撞瞎了。#_#

“既然您这么喜欢海边别墅和钱,那就全让给你好了,我刚才进去之前就说过我不会要你一分钱的,你是眼盲加上心盲了么?我不至于需要你的施舍。”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你已经认定了我是因为想要报复才牺牲自己跟你结婚的不是么?其实我觉得自己还挺可笑,之前我仅剩的几个朋友都不认同我们复合来着。”

郑湘最后几句话面上像在嘲讽靳司礼,其实是从心底鄙夷自己,毕竟她以为她们的婚姻早该圆满了。

见靳司礼维持着一贯的惜字如金,郑湘没再自讨无趣。

靳司礼沉默良久说出一句:“你的行李还放在公馆里,我吩咐家政阿姨收拾好了,一件也不少。”

“扔了,或者随你处理。”郑湘更加言简意赅。

两人站在民政局大门前各看各的风景,郑湘忽然呢喃了句:“以后…算了,我们应该不可能再有以后了,希望你过的幸福,拜拜。”

郑湘不想站在民政局大门当守门狮子,她偏头留给靳司礼一记勉强算的上灿烂的笑容,率先迈步走了出去,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真实发生过,靳司礼觉得郑湘临近消失前的步伐刻意加快了。

他立在原地思考了会,默念了一句连风也没听清的话,便驱车离开了。

郑湘从民政局离开以后,拐角进了条不知名的老旧巷子,顺着砖红色墙壁滑坐在地上,身后是一栋老式别墅。

担心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郑湘捂着脸缩在墙角低声抽泣,俨然一只忽然被人抛弃哭红了眼睛的兔子。

直到很久以后,郑湘止了抽泣,从指尖的缝隙往外看才发现了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双深棕色高定皮鞋,郑湘也猜测不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靠近自己的。

她警惕地抬起头睇了那人一眼,才发现任天祁出现在自己眼前,郑湘下意识脱口而出:“怎么会是你…我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其实郑湘对任天祁有来自心理的抗拒,对于他的突然出现不抱任何好感。

任天祁俯身伸手把手帕递到郑湘眼前,郑湘正犯糊涂,迟疑着没接,任天祁添了句:“没想害你,你放心吧,我只是怕你在大街上这样太狼狈了而已,不过除了我现在没别人看见你这副模样,我会保密。”

郑湘吸了吸鼻子,伸手接过任天祁递过的帕子,声音低得听不出情绪:“谢谢你,我只是忽然控制不住而已。”

意识到压根不需要对这个陌生人解释太多时,郑湘及时止住了还未说完的话,任天祁摇头无奈地笑了笑,倒没跟郑湘计较。

郑湘擦汗脸颊上未干的泪痕以后,忽地问了句:“手帕被我弄脏了,好像不适合还给你,要不改天我还条新的给你?现在当做我欠你的。”

“不用了,我一个有妇之夫,这样好像不太合适,何况就一条手帕而已,不值什么钱。”任天祁话里虽委婉可郑湘全然听明白了。

基于现在对任天祁的记恨,郑湘忽然觉得任天祁好像确实比靳司礼长情,虽然和苏樱的那一段情感里他是不道德的那一方。

可对方换成了袁琳琳,任天祁似是全面脱胎换骨,郑湘脑子混沌,话不经思考便脱口而出:“我发现你这人好像变了很多,变的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你是想说我现在变得专情了?像个妻管严?”任天祁大致猜透了她的想法。

“是,也不是说妻管严吧,以前你和樱儿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你是真心的,现在看你和琳琳,好像也是真心的。不过我眼光好像并不好,因为我最近发现我其实看不透男人。”郑湘话到最后有些沮丧。

前面那半段话姑且算是对任天祁说的,后半段则是说给自己听的。

“其实很多时候表面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就比如你认为我跟苏樱在一起的时候三心二意,如果那时候我跟你解释我说我爱她。”

“你作为一个旁观者就能保证你一定会相信了吗?”任天祁这一句几乎是直击郑湘心田。

眼前的迷雾好像一瞬拨开来,郑湘手攀着砖红色的墙站起了身:“谢谢你,我觉得我忽然好像懂了什么。”

“没关系,刚好来看看身后这栋老房子的主人,我没有跟踪你的意思,我隐约记得我们大概有段时日没见了,你和靳氏那位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其实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大不了就是分开,我现在想通了一些事情。得赶回公寓了。”郑湘伸手拍了拍身上沾染到的灰尘。

起身以后,因为长期坐着的缘故,起来一瞬有些眩晕,她揉了揉太阳穴,任天祁见状公式化问了句:“你还好吧?要不要紧?我送你回公寓?”

郑湘绽出一抹笑,摆摆手:“不用担心我,我没这么脆弱,就是刚才坐久了,起来才觉得晕,对了你人脉广,能帮我在F市找一个适合开工作室的地方么?”

“F市?这么远,为什么你不在A市开,A市设计行业发展前景还是很广阔…而且。”任天祁忽然意识到郑湘也许是因为不想留在A市这个伤心地,所以选择去另一座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发展。^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