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哪路神仙

更新时间:2019-06-11 16:06 字数:2212

我从夜宴走出来后,也没有管尚杰还有赵宜丰他俩,而是直接打了辆车奔着肖雅欣家赶了过去,等我刚下电梯,还没走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男的从她家里走了出来。

那个男的我看着眼熟,我应该以前在监控里看见过他,但是他出镜率不是很高,差不多半个月才来一次。

等到那个男的走后,我敲了敲肖雅欣她家的门,没一会的功夫,就看到肖雅欣穿着一身浴袍,缓缓的打开了门,她看到我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也没有说什么,直接侧开身让我走了进去。

肖雅欣的身材很好,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一股清香直接涌进了我的鼻子,不刺鼻但是很好闻。

肖雅欣那身浴袍很是性感,把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在我面前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你怎么这个时间来了?”我进屋后,肖雅欣把门直接锁上了,在我身后问了我一句。#_#

我坐在沙发上,盯着肖雅欣看了半天,紧跟着冲着肖雅欣勾了勾手指,肖雅欣愣了一下,随即想也没想的直接坐在了我的旁边,用一种很撩人的姿势将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怎么?想我了?”

她说完,缓缓的把左腿搭在了右腿上,本身她那个浴袍下身就短,再加上她这么一动,无限春光全都映在了我的眼里。

说实话,我虽然很烦她,但是,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一幕后,我顿时来了反应,紧跟着一句话没说,直接翻身把肖雅欣压在了身下。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俩缓缓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一起又冲了个澡,随即我躺在床上搂着肖雅欣,“对了,刚才我看从你屋里出去个男的啊,那是谁啊?”

我本以为我点了肖雅欣一句,她多少会有些什么尴尬的神情,谁知道她脸不红气不喘的直接回了我一句,“刚才下水道堵了,那是通下水的。”

我扫了她一眼,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对于她说的话,十句里我九句都不能信,我现在之所以还这样,那就是因为我要靠着肖雅欣与那些男人之间的关系,我想要去讹点钱!要不我早就不扯她了!

之后我和肖雅欣俩个人又在床上腻歪了一会后,肖雅欣突然给我来了一句,“对了,向南,你这明天下午陪我去见一个人吧,那男的老骚扰我,我想让你假装我的对象,让他死心。”

我当时听完她这句话后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我发现我纯粹在肖雅欣眼里就是一个工具,缺钱了找我拿钱,有事了找我平事,麻痹的,她外面那么多男的,为什么一有这些乱遭的事情,她首先想起的就是我呢?

我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只好含糊的答应了下来。

我当天晚上直接在她家睡的,第二天,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奔着我们公司旗下,一个项目工地赶了过去,想要看看工地进展如何。

等我到了工地后,看到那群工人都没有在干活,而是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蹲在墙角抽着烟。

我当时有点懵,因为我到工地的时候,都早上十点多了,他们不可能休息的这么早,而且这一阵子我们手里的活多的都忙不过来。

我看到那些工人后,说实话,心里有点生气,紧跟着我阴沉着脸奔着他们工头走去。

工地工头看到我之后,急忙把手里的烟头一扔,跑到我面前,“南哥,你来了…”

“你们挺悠闲啊,这才上午十点,就午休了?”

工头听完我说的话后,撇了撇嘴,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拽到了一旁,“南哥,咱们公司是不是得罪谁了?”

我听完他这句话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随即,工头指着工地大门那面,“南哥,早上七点左右,来了辆大卡车,然后特么直接在咱们大门口卸了一卡车沙子,直接卸在了门口,把大门全给堵上了,咱们车也进不来,靠工人运工地里的这些东西也不太现实,而且他们卸完沙子后,从车上下来俩混混,直接找领头的,说什么今天不让咱们工地开工,如果谁要是不听他们的话,那么下一车沙子就不卸在工地门口了,而是直接全都埋在不听话那人的身上,你说咱们这些工人出来都是为了挣钱来的,没人想往这些事情里参合,所以…”

“所以你们就都停工了?”我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回了句。

工头扫了我一眼,有些畏惧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我也没再说什么,其实说句实在的,他说的话没什么毛病,现在不管是谁,出来都是为了财,而且他们这些人也没有把命卖给我们太和,所以确实没必要。

当时我思维也有些短路,因为我真不知道我们公司到底是得罪谁了,紧跟着,我顺着工头手指的方向,奔着那伙找茬闹事的人就走了过去。

我走到大门口后,就看到一大堆沙子整整齐齐的堆在我们的正门前,堵得死死的,大门外面有我们工地的几辆车,还有一堆手推车。

一辆大卡车直接横在了我们工地门前,驾驶座上坐着三个小青年,脚搭在方向盘上,正叼着烟听着车里的土嗨曲。

我走到车边,敲了敲大卡车的门,“哥们,下来说句话呗。”

我这面话音刚落,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人看都没看我,直接吊儿郎当的回了句,“该说的我都和你们说了,这几天你们工地我帮你们停工了,话我放这了,谁要是敢动,明天我特么就把这一车沙子卸他身上!”

“艹,你咋那么牛逼呢。”我一点没有惯着他,很是不屑的回了句。

“卧槽?”我估计那人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和他说话,紧跟着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站在我面前,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你和我说话呢?”

“哥们,咱们能不那么幼稚吗,咱们都给别人办事赚钱的,谁也不比谁多少,你们天天在这干呆着也够累的,这样,麻烦你给指条明路,我们这是到底得罪哪路神仙了啊,让我们知道知道,我们也好去拜拜山头啊。”我不卑不亢的说完这些话后,直接递给那人一根烟。

那人扫了我一眼,点着后抽了一口,“我们是乐潮的。”

“乐潮?”我当时听完后直接懵逼了,我真不知道我们一个地产公司怎么会得罪到夜场!

我想了一下,紧跟着又问了一句,“哥们,再说细一点呗。”

那人吐了个烟圈,盯着我看了一会,“我们大哥是秦淮。”^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