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坠崖

更新时间:2019-06-11 16:04 字数:2043

顺着陈一凡的视线看过去,刺玫的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正如他所说,刘子山刚才高速开车追过来,就想着和自己的狗腿子,将陈一凡的车子来个前后夹击,却没想到,突然失去了目标。

这下倒好,直接和自己的狗腿子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两辆车重重的撞在了一起,无异于火星撞地球,加上刘子山这飞奔而来,带来了不少爆炸物的碎屑,直接冲到了那辆车的里面。

里面那倒霉小子,被烫的嗷嗷直叫。

“现在该我们表演了!”#_#

陈一凡这个时候露出了笑容,笑嘻嘻的发动了车子,慢悠悠的朝着两辆车子开了过去。

“可是,现在路被堵住了,只要这个刘子山,掉头开回去,他还是能够拿下第一的。”

“小事情。”

看着刺玫紧张的表情,陈一凡只是轻笑一声,慢悠悠的将车开到了倒霉蛋的车子后面,拉起了手刹,给刺玫看得一愣。

“你这是要做什么?”

“接下来你来开车。”

陈一凡笑了笑,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径直朝着刘子山的车子走过去。虽然路边的宽度,不够开过去一辆车,但走过去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小子又想要做什么?”

刺玫呆呆的看着外面一幕,目光呆滞。

此时的刘子山也被吓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就在短短的几十秒钟里,陈一凡竟然还能如此平静淡定的操控车子,生生从一个不可能的地方,将车子超了过去。

而他的车子已经是来不及停下,就和自己精心安排的后手,来了个亲密结实的碰撞,之前就被陈一凡撞得七荤八素的车子,这一撞,损毁更加的严重,破破烂烂的,基本上已经没办法启动了。

不过他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到底今天在这秋名山,大家比的是赛车,自然是谁在前面谁就赢了。现在他还占据着前面的位置,陈一凡的车子也没办法靠近。

这场比赛,他还是能够赢下来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车窗传来了敲打的声音,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差点儿把魂儿都给吓没了。峭壁边上,路灯都照不亮的大片黑暗中,陈一凡就像是飘上来似的,站在他的车窗外。

“鬼啊!”

刘子山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嚷了一声。

“鬼你个头!”

陈一凡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赶紧给老子开门,不然就给你连人带车一起扔下悬崖去!”

“陈一凡!”

刘子山这才看清楚了他的样子,眼睛里闪过一抹阴霾,突然用力打开了车门。外面不足一米的地方就是悬崖,只要他的力量足够,肯定能将陈一凡给撞下去!

车门猛地打开,果真是没有再次看到陈一凡的踪影,刘子山的脸上涌出惊喜之色,得意的呢喃:“小子,总算是死了吧!”

嘭!

话刚说完,就感觉脑袋上挨了一巴掌,打的七荤八素,脸上浮现出浓郁的震惊之色,诧异的转过身去,就看到了陈一凡,已经坐在了后排座位上。

“老子让你开门,你丫的开这么重,想干嘛啊?”

“你……你是怎么上来的?”

刘子山被吓坏了,这一个夜晚,陈一凡带给他的震惊实在是太多了,此时的他,已经越发觉得,陈一凡就是个鬼,甚至比鬼还要吓人。

“这个你不用操心了,你只需要知道,自己该怎么下去就行了!”

“我下去?”

刘子山有点儿怀疑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陈一凡。

“为什么我要下去?”

“废话咋这么多,是要我扔你下去,还是你自己走下去?”

瞧着陈一凡蛮横的样子,刘子山被吓坏了,这要是真的被他扔下去,可就不仅仅是扔下车了,怕不是要直接给他丢下悬崖,摔成肉泥。

“我下去!”

反正现在车子也基本废掉了,刘子山乖乖的下车,还顺手拔掉了车钥匙,然后快步朝着自己小弟的车跑过去。

“你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眼下,他那辆车已经基本报废,这会儿陈一凡又没有车钥匙,只要将陈一凡连人带车一起撞下去,胜利还是会属于他的!

“这瘪犊子!”

陈一凡也注意到了刘子山带走了车钥匙,脸色变得有些古怪,看来自己的计划,还是有些失算。不过好在,还不算彻底完蛋。

松开手刹,而后拉开车门,人就站在地上,一点点的推动车子,慢悠悠的朝着悬崖边靠近。

“这小子还真是自己找死!”

刘子山来到了小弟的车上,和他猜的差不多,小弟的车虽然也损坏严重,但至少开还是没有问题的。正当准备发动车子,朝着陈一凡撞过去的时候,却看到这家伙,已经将车子横了过来,正在一点点的朝着悬崖边移动。

不过车子挡住陈一凡,就算是路灯明亮,也没办法看清楚陈一凡此时在做什么,刘子山只当做是陈一凡控制不住车子,正在自己作死。

“撞上去!”

“没问题,山哥!”

狗腿子相当的听话,一脚油门轰到底,就狠狠的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嘭!

结结实实的碰撞,在空旷的秋名山车道上,显得格外清晰透彻。刺玫和陈羽落坐在车里,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根本不敢轻易有所举动。

若只是刺玫一个人,她早就冲出去,轻松干掉这两个找死的家伙了。但是现在身边还跟着陈羽落,为了保护好这个小丫头,最后她还是没有选择动手。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此时的她,只能寄希望于陈一凡,真的能够搞定这一切。

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刘子山那基本报废的车子,果然被轻松的撞下了山崖,在深不见底悬崖之下,只能依稀看到一蹙火光亮起。

“死了,终于死了!”

刘子山看到这一幕,兴奋的挥舞双手。

“你在说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却意识到了旁边狗腿子的脸色不对劲,随后,耳边也传来了如同鬼魅一般的声音,心情一瞬间跌落谷底,一抹难以置信的震惊,布满脸颊。^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