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桃红姨娘

更新时间:2019-03-14 16:11 字数:2040

“村长家中的桃红姨娘,十八年前出生的时候,被游方道人批命会刑克六亲,祸延家族。桃红的父母不顾村中众人的反对将女儿养大。两年前,桃红的父母兄弟出山走货,遇到山上塌方,尸骨无存。当时村里的人便说此女不详,要把她沉塘。”

白湘浅轻笑出声:“然后村长便将她收房?若我没猜错,为了堵住悠悠众人之口,只怕这位桃红姨娘还是个与神迹有牵扯的人。”

村民愚昧,一味的认为桃红不详,若是想要打破众人的猜忌,留下桃红的性命,最保险的便是神化桃红的身份,古人对待鬼神之事本就存着敬畏之心,如果把桃红说成神女,谁还敢伤她?

春分笑嘻嘻的行了一礼,称赞道:“夫人聪明,村中传闻桃红是神女转世,山里的野物见到她俱是同她亲近,便是那蛇虫,在桃红面前都乖乖的缩成一团。”

白湘浅神色微顿:“排除村长为了护住桃红性命做戏的可能,若是桃红当真如传闻所说,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苗疆之地,多蛇蛊瘴毒,苗人将毒虫当做宠物饲养在身边,同毒物极是亲近。”

“村子里的疫病起源是蛊毒,如果桃红是苗疆人,此事便说得通了。”夏原眸光微转,落在屋顶顺着蛛丝逐渐下落的蜘蛛身上,“传闻苗人可以驾驭毒虫。”

话音刚落,夏原的眼神便突然一厉,上前捞了白湘浅便往后急褪。

“小心。”

白湘浅突然被他抱在胸前,惊呼出声,二人的脸颊擦着蛛丝而过,地上是突然爆成一团模糊浆液的蜘蛛。

腰包里的冰蟾蜍发出“咕噜咕噜”的鼓气声,白湘浅心头一凛,透过窗沿的缝隙看向屋外,屋子外头已经密密麻麻爬满了各色蛇虫。一只颜色鲜艳的毒蛇正盘旋在房棱上冲着几人吐信子。

在几人未曾察觉的时候,他们被一群毒虫包围了。

除了他们三人被困,房子里还有昏迷不醒的露重与云栽两个侍女。带着两个昏迷的人,加上一个武力废柴白湘浅,要全身而退也是不容易。

白湘浅匆匆扫过屋外的一片,形态各异,却俱是趴在门外虎视眈眈的模样,有毒蜘蛛的例子在前,她不用多想也能猜测到,屋顶只怕也是爬满了毒虫,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这些都是山里的蛇虫,粘了毒的。”白湘浅上次进山寻水源时曾经见过几样,只是数量不多,她又小心翼翼无意招惹,故而能够带着夏原平安下山。

“有驱虫散吗?”夏原沉声问道。

白湘浅摸向布包,这类常用的药物她自然是随身带着的,只是……

“我担心驱虫散的药效不够。被苗人控制的毒虫,定然是被精养过的,普通的驱虫散药效有限。”而且她的药也不多了。

白湘浅咬牙取出一只竹筒洒在周围,白色的药粉落地,她敏锐的察觉到屋子里的一条毒蛇将头部缩回去了几分。

夏原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确保没有毒虫敢趁机而入,眼见白湘浅红唇紧咬,在布包里找了一圈又一圈,心底也是一沉:“外面是成群结队的毒虫,这点药粉恐怕不够。”

毒蛇嘶嘶吐信子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纵使白湘浅从小也同这些东西打过交道,不过生死关头也不免感到头皮发麻。

药粉不够用,也就只能就地取材,还得开一条路去把露重云栽带走,白湘浅心思微顿,瞧见身边的小矮凳,不禁心头一喜。

“拿火来。”

夏原取了火折子递给他,白湘浅用匕首刮下一条木屑点燃,若有若无的香气弥漫开来。

白湘浅心头一喜:“是凤凰木。”

凤凰木又名邬木,香气清淡,不易察觉,但若是拿火点燃,却有极强的驱虫功效。

“想来是山里头常有毒虫出没,这里的人才会拿凤凰木做家具,凤凰木本身的香气便可驱虫,点燃尤甚,今日若不是有人指使,这么些毒虫,定然是不敢靠近这间屋子的。”

夏原刮下梁壁上的木条,同白湘浅手中的木屑仔细比对,道:“这房子是邬木做的。”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一点,同夏原对视了一眼,白湘浅咬牙道:“放火,烧屋。”

春分犹豫了片刻,问道:“朱大娘子同她的儿子呢?”

被一群毒虫给围了,几人折腾了半天也未见到朱大娘子母子二人的身影,着实是奇怪。

“只怕不是被人迷晕了,便是遭遇了不测。”否则不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还没个动静。

白湘浅沉吟了半响,道:“先放火烧屋,让这群毒虫退出一丈之地后,你们再去寻露重二人和朱大娘母子。”

在毒虫没有完全退走前出屋子,是极为不明智的,谁也不知会不会有落单的一两只突然袭击。况且白湘浅对于此处的蛇虫不算了解,包里常备的解毒药粉在救治云栽二人时便已经用完了。只是危机关头也顾不上许多了,总不能在屋子里等着被烧死。

夏原手臂收紧,白湘浅才察觉自方才夏原带着她躲过蜘蛛的袭击后,二人便一直保持了这种暧昧的姿势,男人硬铁一样的手臂正横亘在她的腰间。

白湘浅无语了片刻,想要掰开他的手臂,夏原轻笑道:“屋子被完全点燃大概需要一盏茶的功夫,咱们随时准备逃命,你确定你一个能行?”

身娇体弱武力值为零的白湘浅默默无言。

白湘浅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人哪里都可恶,偏偏还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白湘浅想扑上去撕人……

两人站在一旁看着春分二人依次点燃房间里的木制品,白湘浅声色凉凉的说:“听说夏公子是有婚约在身的人?”

夏原眸光微冷,背对着二人的春分冬至,突然就有了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夏原脸上带上了几分漫不经心的神态,放在白湘浅腰间的手臂却是丝毫没有松懈:“嗯?”

白湘浅几乎就要冷笑出声,眸光落到自己的腰间,意有所指道:“有了未婚妻,还在外勾三搭四?”^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