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难不死

更新时间:2019-10-18 11:32 字数:2023

手术灯突然熄灭,医生从手术内走出来。他戴着口罩,面露难色。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看向袁媚儿,有些惋惜道。

原本苏杰送来医院的时候,生命气息就已经很微弱了。再到医生的手里早就是无力回天了。

“怎么会这样…”袁媚儿摇了摇头,完全不敢相信。

不管她怎么想,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那个最爱她的人,在这一秒,永远的消失了。

“请节哀。”医生微微点头,眼神里充满了歉意。#_#

袁媚儿独自一人坐在地上,怎么都没有理解医生的话?所以说,苏杰是真的回不来了。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她。

“家属,这是病人…”护士推出病床。平躺在床上的男人,永远不会有可能再重新睁开眼来。他的身上铺着一张薄纱白布,宣告了悲剧。

袁媚儿用尽浑身的力气爬起来,她伸手去抚了抚男人的身子。那一瞬间,实在是冰冷万分。

“我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袁媚儿赶忙收回了手,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若是苏杰走了,她的世界就全塌了。

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再找到那么爱自己的人了。袁媚儿心如死灰,怎么都提不起神儿来。

“苏杰,苏杰…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媚儿什么都听你的。”袁媚儿跪在病床前,一字一顿。人啊,总会在失去的时候才感受到惋惜。

殊不知从那一秒起,全都无力挽回。

“啊啊啊…”袁媚儿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在那么一瞬间,她的世界都被一把火给烧了。

初瑾紧闭双眼,在手术台上和阎王爷做最后的斗争。若是熬过去了,什么都好说。倘若熬不过去,她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莫然了。

“病人的生命体征有所减弱,请尽快进行抢救。”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在为救一个人而不断努力。

初瑾躺在床上,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她的回忆,回到了第一次见袁之修的那一天。从带着莫然重新回国,从父子相认到结婚,一系列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之修,之修…”初瑾的嘴里唤着男人的名字。

从那一刻起,初瑾才知道自己对袁之修的心意。哪怕答应了白夕染的许诺,她也骗不了自己的心。

真心这种东西,实在是难得。

“病人生命体征逐渐恢复正常。”护士看着心电图,不停的在开口报告初瑾的状况。所有人的努力,全部都是为了这一个女人。

“手术很成功。”医生戴着口罩走出手术室,对门口等候的一行人通知道。不得不说,手术确实很成功。

所有人的等待,通通都有了一个结果。

“真的是太好了,初瑾没事。”杨怡霖抱着怀里的孩子,好容易松了一口气下来。

她怀里的孩子倒是滑稽得很,一个劲儿的看向程轶。仿佛经历了那么久的事,认识了那个男人一般。

“这小东西还真是有趣啊,人家都不要她。她居然还能做到去看人家,不得了实在是不得了。”白西沉的注意力全都在杨怡霖身上,

倒是杨怡霖,心里隐隐有些作痛。不过好在,初瑾终于没有什么大事情了。等待了这么久,是个好消息。

“现在只要等小瑾醒,就什么都真相大白了。”程轶的目光落在白西沉身上像是在说明着什么。至于白夕染到底有没有动手脚,很快就可以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儿了……

与此同时,袁媚儿正一个人坐在苏杰工作的地方。她目光呆滞,显然是经过了沉重的打击。

“我要报案。”袁媚儿坐在椅子上,极为平静的说道。

奈何受理报案的小哥,只是觉得这个女人不大正常。毕竟她披头散发,令人难以信服。

“我要告程轶,是他绑架了我。然后,他命人害我的先生。”袁媚儿一字一顿,整个人的情绪有些激动。要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她的先生就不会死了。

小哥配合的做着笔录,尽管这一切都没有任何依据。但是根据袁媚儿的证词,他们不能不予理睬。

“女士,结束了吗?”写下了一行列的字,小哥询问着女人。

袁媚儿点了点头,附和道:“差不多就是这些了,你们快点派人去抓他啊,现在就去。”用一种极为期盼的眼神,袁媚儿轻声说道。

“女士请您回去等消息,我们会在取得足够的证据后开始我们的工作的。”小哥礼貌的回应道。

话刚一落,袁媚儿一把便掀开了桌子上的办公用品。什么等待,全都是忽悠人的。她绝对不能让苏杰,白白的就这么没了。

“你要么现在就去,要么留给我一个说法!”袁媚儿恶狠狠的看着男人,怒发冲冠。

若是这群人不做出点令自己信服的行为来,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对方的。不要以为一两句话,就可以搪塞她。

“怎么回事儿!”突然,王元闻声赶了过来。

一见到是袁媚儿,王元的面容变得温和了几分:“苏夫人,您怎么来这儿了啊?”

“苏杰没了。”袁媚儿垂下眼帘,一字一句。

大伙儿对这个消息都感到异常惊讶,感情这个女人就是苏队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人。这下好了,人没了。从今以后,袁媚儿的娇柔做作也不会有人刻意去惯着了。

“请节哀。”王元轻声道。

奈何袁媚儿此刻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就是这个,他一度咆哮道:“苏杰不能白死,你一定要查清楚。”

“好。”王元应了一声。

不论这个女人是不是在疯言疯语,王无此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答应她的请求。不论,这个案子背后有多棘手。

“谢谢了。”看王元答应自己,袁媚儿的心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王元顺手拿过给袁媚儿做的笔录,暗自查看了一番,嘴里念叨着:“这又是一桩不好查的案子,搞不好翻清楚了我也该回家了。”暗自叹了一口气后,王元便赶忙离开。^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