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一刀两断

更新时间:2019-10-18 11:32 字数:2002

“白夕染,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初瑾靠在靠背上,整个人浑身显得极其虚弱。她看着对方,仿佛陷入了一丝绝望。

从头至尾,白夕染对自己都很不友好。

奈何经历了那么多事,自己为了救小晓,连命都差点搭进去。现如今,终归还是没能逃出白夕染的手掌心。一开始,这个女人就在算计自己。

白夕染透过前视镜看着女人,愤愤不平:“初瑾,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那么恨你。从头到尾,你都和我的之修哥哥在一起,那我呢?”

“又是因为袁之修。”初瑾冷冰冰的说了一句。

发生了这么多事,哪一件事不是跟那个男人有关。一去二来,初瑾不免有些厌烦了。#_#

事已至此,她心里像是有了打算一般:“你放我走,我答应你从今以后不会和袁之修有任何的联系。”

当务之急,初瑾只想见到自己的儿子。

“放你走?就以你现在的状况?”白夕染一面开车,一面嘲讽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情况难道没数。

以初瑾现在的能力,根本没办法下地行走。哪怕白夕染放了她,希望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那是我的事。”初瑾冷冷道。

白夕染细眉微微一挑,若有所思:“竟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没必要做赔本买卖。”

“刹!”

车忽地一停,初瑾稍稍向后仰了一下。瞬间,她的身体传来一阵不适感。尤其是头部,一阵刺痛。

“下车吧。”白夕染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极为冷淡。

初瑾费力的朝女人投了眼神过去,咬了咬牙试图自己下车。她泛菜的手指抓住门把手,猛地一推。

“谢谢了。”初瑾透出费力的眼神,好容易挤出了这一句话。对于白夕染的放过她自然是要谢谢。

关于自己在车上作出的承诺,初瑾也一定会答应。此时此刻,她和袁之修没有任何的瓜葛。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不会再去接纳那个女人。

“嘶——”袁之修捂着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疼痛。这股莫名的疼痛感,究竟是从何而来。

司机一面开车,一面打量着后座的男人:“袁总,不要紧吧?”

“不要紧。”袁之修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大碍。当下最重要的事,是要找到初瑾才是。

车疾速向前,袁之修神经敏锐的查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只要那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她就一定会认得。

“袁总,我们现在是一直沿着这条线走吗?”司机一面开车,一面谨慎的询问道。袁之修要找的人,像是对他很重要。

这么看来,一点儿都不能马虎。

“你只管开车,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袁之修看向窗外,瞬间语气变得冷冽了起来。这话,拒人于千里之外。

司机叹了一口气,无话可说。他踩尽了油门,祈祷能快点找到那个女人…

初瑾独自一人走到马路上,整个人昏昏沉沉。她身无分文,也没有一分钱在兜里面。

一时,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莫然,你一定要等妈妈回来。”初瑾迷迷糊糊看着跟前,费力的吐出了这一句话。她的莫然,肯定特别期盼看见她。

奈何这条路太过去偏僻,来来往往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初瑾唯一的选择,就是一直往前走。

“嘀嘀——”

耳边传来一阵鸣笛声,初瑾稍稍一愣。她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朝自己开来的汽车。

“请问…”初瑾虚弱的说了一句,就得到对方冷漠的回应。免费的顺风车,哪里会有那么容易搭载。

初瑾稍稍垂眉,整个人都陷入了绝境。

“莫然,莫然…”初瑾的嘴里一遍接着一遍,不停的念着儿子的名字。那个名字,是她唯一活下去的信念。

天色变得越来越暗沉,初瑾走在路上酿酿跄跄。突然一个不小心,她跌入了旁边的草丛里。

初瑾抿了抿唇,有些失落:“宝贝,妈妈一定会回来……”

谁料,初瑾一个滑脚整个人都栽了进去。她迷糊着眼看着上当,整个人眼前一片昏暗。

仿佛一瞬间,天都塌了一般。

“嘀嘀——”白夕染正心安理得的开着车,谁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鸣笛声。她直视前方,不予理睬。

想都不用想,程轶追上来了。

白夕染试着摇下了窗户,愣了愣道:“你这么一直跟着我,可是要引起误会的哦。”她一脸戏谑,让程轶感到有些奇怪。

可现才,她分明看到初瑾就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怎么一会儿功夫过去,像是她误会了一般呢?

“废话少说,先把车给我停下。”程轶凝了凝神,命令着对方。

若是白夕染当真对初瑾有什么坏意,那么,程轶一定不会轻饶。对于白夕染,他早就想看不惯了。

“若是没有呢?”白夕染理直气壮。

事实上,初瑾确实不在自己的车上。奈何程轶这么诬陷自己,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程轶不语,注视着女人。

哪怕没有,程轶今天也一定要去开这个门。

“废话少说。”程轶凝了凝神,一把打开车门。谁料,车后座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

迎面而来,便是白夕染的一阵打量:“我说了没有,你还不行。”

“啪嗒——”

“白夕染你少忽悠我,先才车离开过我的视线。所以,我怎么会知道你有没有把她转移到别的地方去。”程轶一字一句,咄咄逼人。

在他看来,这当中一定是程轶做了手脚。

“哼,有病!”白夕染没好气的开着车,不大敢直视对方的眼睛。打初瑾下车以后,就跟她没有关系了。

所以不论发生什么,她都不是罪魁祸首。初瑾和自己达成协议,只要放过了初瑾,就一定会远离袁之修。

“该死!”见白夕染开车渐行渐远,程轶忍不住一阵痛骂。

他环顾四周,按照白夕染来的方向寻找。估计十之八九,多多少少会有线索也不是没可能。

“你下车,”程轶拉过司机,一口令道。^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