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疾速追击

更新时间:2019-10-18 11:32 字数:2009

“嘭嘭嘭!”谁料车刚启动,迎面的那一辆车便火急火燎的冲了过来。好似在向白夕染宣泄着先才的不满,这般没有礼貌的人属实少见。

白夕染眼一横,气不过头。

“我倒是要看看,是个多难惹的主儿!”正说着,白夕染便松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她一下车,犀利的眼神便打在对方的车门前。

那男人,还不见出来。

“叩叩!”白夕染敲了敲对方的窗户,等待着对方下车。直到一秒,两秒…车门才被打开,程轶低头看着手机,急切关注着专家团队的行踪。

这路上,就摊上了这么个事儿。#_#

“你废话少说,按照价钱赔就是了。”程轶一字一顿,压根儿不想跟对方废话。可在抬头的那一瞬间,程轶不由得一怔。

他还以为是谁,这不是白夕染嘛?一直以来,这个女人跟初瑾都是死对头。正好,让她给碰上了。

程轶盯着对方,若有所思:“白大小姐,你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儿啊?”

“用不着你管。”一想到身后的初瑾,白夕染心里就略微有些紧张。若是让程轶知道初瑾在自己车上的话,那可真的就是全完蛋了。

这个男人,不可能放过自己。

“我又不会为难你,你何必那么紧张?”上下打量着白夕染,程轶不免说道。单是白夕染的行为举止,无不隐隐透露着些许的不满。

这个女人,好似有事。

“神经病!”眼看自己被识破,白夕染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不得不说,程轶让她觉得厌恶。奈何到了这个份儿上,程轶哪那么容易放她走。

在走之前,自然是要把话给说清楚了。

“你给我站住!”凝视着女人,程轶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这该死的女人,一点都不知好歹。

眼看自己被拦住了去路,白夕染没好气道:“程轶,你给我放开。这光天化日之下,你可不能乱来!”

“乱来?我哪里乱来了?”程轶死死地看着女人,声调中透着些许的愤怒。

要知道,以前白夕染伤害过初瑾多少次。这个女人做事,向来没头没脑,不计后果。趁着大好机会,他也该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

白夕染放弃挣扎,保持了平静。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白夕染无力的看着男人,没有办法继续吐槽。这个男人,像是个难以拜托的章鱼一样。

下一秒,程轶的视线落到了白夕染的车上。他看向不远处的车,讪讪道:“竟然我的车被你撞坏了,那么作为赔偿,你就送我一程好了。”

“不行!”白夕染想都没有想,便一口否决。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他们两本来也就不熟。一下子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令人后背发凉。

“怎么不行了?”程轶皱眉,反问着对方。

这么大的一辆车,搭他一程又能如何。况且,他心里还有话要跟女人好好顺顺呢。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工作紧张,没办法送你。”白夕染急忙挣脱,不想再浪费时间。

若是再耽搁下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见况,程轶脸上的悦色逐渐消散了下去。

“哼,小肚鸡肠的女人。”目送女人向前,程轶不由得嘲讽了一句。这个女人,德行真是一点不让人。

打开车门后,白夕染独自上了车。司机滞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么没用的司机,她不要也罢。

“没用的东西!”白夕染骂了一句,发动了引擎。

注视着女人的车,程轶的心隐隐一颤。为何那后座的人影,令人如此熟悉。

“等一下!”程轶一下子反应过来,急匆匆的追了上去。奈何,车已经开了老远。

程轶面露难色,心里一时不知所措。那个人影,实在是像极了初瑾的。可是此时,初瑾还在医院。但愿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猜测。

“老板,医院那边来电话了。”司机递过电话,有些紧张的对程轶说道。

程轶一愣,顺势接过电话:“喂,怎么回事?”

“老板,初小姐消失了。”安放在医院的眼线,在最不合适的时候带来了消息。倘若再早一分钟,程轶或许就能确信那个人是不是初瑾了。

程轶紧紧握着手机,若有所思:“你们这群废物,没有一个有用的!”

“啪啦!”手机一下飞出了数十米,程轶的的情绪高涨。面对这群人的办事态度,他心里自然是不满。

可眼下最重要的事,是要找到初瑾。

“唔…”初瑾微微张开眼,整个人都昏昏沉沉。从头到尾,她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实在是太突然了。

“哟,你醒了?”白夕染一面开车,一面透过前视镜看着后面的女人。此时的初瑾,一下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

初瑾有些吃力的看着前方的女人,不由得道:“白夕染,你究竟要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你猜猜我会对你做什么?”白夕染没好气的瞪了初瑾一眼,她对初瑾,算得上恨之入骨。

这该死的女人,令人昏厥。

“嘀嘀嘀——”直至耳边的喇叭声一次接着一次响,白夕染才慌了神。那个该死的男人,难不成还追上了。

初瑾费力的喘了两口气,全身上下都透露着艰难。不得不说,她的处境真的很难。

“单是看你那样子,哪怕我不动手脚。你又能过多久?”白夕染挑了挑眉,一阵嘲讽。

谁料,一个不留神的功夫。白夕染耳边全是鸣笛声,她扫视了周围,心里冷颤。

“嘟嘟…”与此同时,手机也随着响了起来。白夕染瞟了一眼屏幕,发现来电不明。

十之八九是程轶,这个男人连自己的电话都查到了。

“不就是一个女人,用得找你费那么大的力气吗!”白夕染一面打着方向盘,一面没好气的说道。

这该死的程轶,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初瑾奄奄一息的躺在靠椅上,没有一丝一毫反驳的余地。她眯着眼看着白夕染,心里好似有了答案。^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