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加倍奉还

更新时间:2019-10-18 11:32 字数:2007

天色渐渐的暗沉下来,医院四周陷入了一片沉静。重症监护室内,除了“嘀嘀”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请初瑾的家属来一下。”护士手里那些文件,颇为礼貌的说道。因为初瑾一个人,重症监护室门口被堵得水泄不通。

几乎,就没有人能进得去。

“我去就行了,你来凑什么热闹。”袁之修看着白西沉着急上头,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你又不是初瑾的丈夫,凭什么你去。”白西沉没好气的看着男人,极为不满。这个男人,根本就算不上初瑾的家属。所以,为什么有资格去。#_#

这实在,是令人有些意外。

“我们没有离婚。”袁之修瞟了一眼对方,没好气的说道。这个白西沉,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任凭有一张嘴,好似什么都可以说一般。

白西沉一愣,竟有些无言以对。

“好了,请尽快。”护士见两个男人争吵,忍不住的催促道。那么大的人了,还真是一点不消停。

袁之修跟随在护士的身后,刚一进门,面对的便是一整个团队。当下,这些人正在研究如何去救初瑾。她命在旦夕,宇需要的是希望。

“袁总?”院长见来人是袁之修,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前。想不到,来人居然是袁之修。

这下,实属有的麻烦来了。到底也不知道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袁之修的什么人。介于被院长认出来,袁之修也见惯不惯。

“商量了这么久,有结果了吗?”袁之修一开口,倒是一句礼貌语都没有。他扫视了一圈儿周围,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若是现在初瑾出了什么大碍,他袁之修一定不会让在坐的任何一个人好受。这些人,通通都要付出代价。

“袁先生,实在是抱歉。”站在最前方的医生,立马赔礼道歉。他态度中垦,整个人都很有诚意。

扫视了一眼对方,袁之修暗自叹了一口气:“若是那个女人有任何的不测,你们在坐的每一个人全都将结束你们的职业生涯。我袁之修,丑话放在这儿。”

“这是什么人啊…”话刚一说话,立马惹来众人的窃窃私语。怎么会有像袁之修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人?

偏偏,袁之修为了那一个女人,就是能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出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可以。

静默的病房内,袁媚儿平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她身子莫名乏力,怎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吱呀——”

忽地,病房的门被人缓缓推开。袁媚儿明显能察觉到有人进来,但是却怎么都转不了身。她的喉咙一阵沙哑,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看来,对方是不怀好意的。

“袁小姐,实在是对不住了。”男人站在身后,拿出一个麻袋猛地套在了袁媚儿的头上。她身体僵硬,怎么都动弹不得。

哪怕,连最基本的求救信号她都发不出来。病床上,没有丝毫挣扎的痕迹。刚刚才死里逃生,现在又重新陷入了危险的绝境中来。

“放—开—我。”袁媚儿艰难的发出诉求。奈何男人扛着她,没有任何的变动。沿着安全通道,男人带着女人直接到了地下停车站。

环顾四周,袁媚儿企图找到自己认识的人。看看,她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

“老板,人带来了。”将人一把扔进了后车厢,男人声音沙哑的说道。

只见,程轶的脸清晰的映入了袁媚儿的眼中。果然,真的是初瑾那个女人。她现在命在旦夕,也不放过自己。

“看她的样子,精神状态还真是不错。”程轶没好气打量了一番袁媚儿,十分没好气的说道。

莫不是这个女人,初瑾就不会受那么大的苦了。到现在,生命也没有任何保障。

“呸!”药效一点一点消散去,袁媚儿勉强可以说话。只是她全身,还是没有力气。哪怕四肢没有被捆绑,袁媚儿也没有办法逃跑。

没办法,这些人就是卑鄙。

“你这态度,着实让人觉得心寒啊。怎么,你还有理儿了不成?”袁媚儿的反应,着实让程轶吃惊。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

按照道理来说,初瑾救了她的女儿。那么一个常人有的心,大多都是怀有感恩的心。可是,这个女人表现,实在是令人心寒不已。

“初瑾现在生死未卜,我自然是要开心了。想要绑架我报仇,可惜了,初瑾一样会死。”袁媚儿字字珠玑,一点儿也不留余地。

她的一番话,不免勾起程轶胸腔的一股热血。

“嘭!”实在是忍无可忍,程轶一拳头重重的打在了袁媚儿的肚子上,好生亢奋。

他非要这个女人知道,什么叫做谨言慎行。

“该死,程轶!我跟你到底是多大的仇,你愿意帮初瑾这么来对付我。”袁媚儿的腹部传来一阵疼痛,让她难以忍受。

这个该死的男人,下手还真是一点儿也不轻。

“她是我一生挚爱。”程轶扔下了一句话,便将车门重新关了起来。他坐在后座,时刻关注着外国医疗人员的路线。

大约还有三个小时,小瑾就有救了。

“老板,我们现在去哪儿啊?”那精干的下属,手握方向盘不解的询问道。到底从一开始,程轶都没有说过要怎么处置这个女人。

程轶往后瞟了一眼,极为冷淡:“找附近的大海,将这个女人直接扔进去。”没错,他就是要袁媚儿从这个世界消失。

“是。”下属回应了一声,便发动了引擎。谁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得罪了程轶,得罪程轶只有死路一条。

从头到尾,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媚儿,你都睡了这么久,该起来去看女儿了啊。”苏杰由外走来,诧异道。

可见稀开的门缝,苏杰不免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去哪儿了都不说一声的。”正当苏杰准备去寻找的时候,才发现女人的拖鞋没有穿。而且这门…

“混蛋!”后知后觉,苏杰便往外冲了去。^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