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生了女儿

更新时间:2019-10-18 11:32 字数:2014

“你们都别吵了,这里可是医院!”不过才将莫然抱回了房间,杨怡霖回来便见两个人吵个不停。

事到如今,有什么意义呢?

“我可没那个闲情跟他废话。”袁之修将视线移至初瑾,整个人表现出没有任何在乎的模样。

什么,都比不过初瑾重新睁开眼。

“你!”程轶不服,还想跟男人理论。谁料。不等程轶开口说话,杨怡霖便一把将其拉走开来。

程轶想撒手,却发现不是那么容易。#_#

“你做什么?”见杨怡霖走在跟前,程轶置若罔闻的问着对方。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不大合适。

杨怡霖怒气冲冲,道:“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在这儿说。”程轶一如既往,除了对初瑾。其他人在他这儿,腾不出一点儿时间来。

哪怕有时间,也极为奢侈。

“不说?不说我走了。”程轶无心陪女人浪费时间,初瑾还没有醒过来。这个时候,他应当在那儿等着。

目睹着男人,杨怡霖的心里好不是滋味。

“程轶,你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事儿吗?”杨怡霖愣在原地,极为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那一晚,她忘不掉。

整日陪着女儿,她怎么都忘不了。

“怡霖,你想要什么?”程轶站在原地,一本正经的询问者女人。不论杨怡霖想要什么,他尽他所能。

只是那晚的事,不能再提。

“我要你负责。”吸了一口气,杨怡霖平静的说道。为了自己的女儿着想,杨怡霖必须开这个口。

总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笑话。

“哼,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程轶打量着跟前的女人,许久不见,杨怡霖的野心比她想象的要大。

这个女人,真是有意思。

“程轶,你觉得好笑吗?”看到男人有些瘆人的笑容,好似一把刀子一般,在剖自己的心脏。

这些年,杨怡霖过得很难。

“我不爱你,怎么负责?”程轶看着女人,一字一顿道。不用他亲口承认,杨怡霖也能猜到,他早已心有所属。

所以责任这种东西,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

“那好,至少来看看你的女儿吧。”事已至此,杨怡霖全盘皆输。发生这样的事,依然是注定了的。

程轶一愣,声音微颤:“你说什么?”

“那一次过后我怀孕了,而且还给你生了一个女儿。”杨怡霖字字属实,将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总不能所有的痛苦,都让她自己一个人承担。她大好的年华,全都因为爱错人葬送给这个男人了。

现在,杨怡霖开始后悔了。

“你把人生下来了?”程轶注视着女人,好生难以置信。为什么,莫名其妙给了自己一个女儿。

杨怡霖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你这样,让初瑾怎么想我?”程轶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到这种时候,还在顾及初瑾的感受。

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杨怡霖的心好生疼。

“啪——”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杨怡霖重重的扇了男人一巴掌。这一耳光,算是给他的见面礼。

“杨怡霖!”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扇耳光是一件极为羞耻的事儿。再加上,程轶认为这是和自己不想干的人。

死死的盯着男人,杨怡霖一言不发。

“程轶,算我瞎了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杨怡霖一个人在心里这样想。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一厢情愿。

事到如今,她能怪谁呢?

“本来就是你擅自作主把女儿生下来,到头来还怪我了?”程轶看着面前的女人,心里好生不解道。

那晚是个意外,他对她没有爱。

“程轶,你混帐!”在没有任何防备下,程轶的背上遭到重重的一击。顺着看去,杨怡霖才认出了来人。

看来大家,都知道初瑾住院了。

“白西沉,算了。”杨怡霖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抱不平,但是事到如今,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不论怎么做,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那天是中秋节吧,我也在。”白西沉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一股气。女孩子都是要人来疼的,这男人就是人渣。

程轶趴在地上,一言难尽。

“是又怎么样,跟跟你有什么关系。”程轶捂着自己独自,横着脸看着不远处的白西沉。白家的儿子,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这男人不是喜欢初瑾吗?

“怡霖是初瑾最好的朋友,你那么伤害她。要是初瑾知道了,你觉得会原谅你吗?”白洗车一字一顿,句句戳心。

没错,杨怡霖是初瑾最在意的朋友。

“西沉,我们走吧。”杨怡霖无心再继续纠缠下去,她走在跟前,没有什么话再继续说下去。

程轶心里一沉,好心烦躁。

“你没事吧?”白西沉与女人并肩向前,关心的问道。留下程轶一个人在原地,好生狼狈的一幕。

杨怡霖摇了摇头,暗示没事。

独自一人坐在床上,袁媚儿看着前方一动不动。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才刚刚苏醒一般。

“砰。”

苏杰轻轻合上了门,朝女人的方向走去。先才得到初瑾在重症的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到底,是为了袁媚儿。

莫不是初瑾,或许小小就没了。

“你来了”寻着声源看过去,袁媚儿淡然一笑。好似她什么都想通了一般,没有精力再闹了。

苏杰长舒一口气,道:“媚儿,我有话跟你说。”

男人一面给袁媚儿盛汤,一面开口道。好似有什么严肃的事,要跟袁媚儿好好商量一般模样。

“什么事?”袁媚儿追问道。

苏杰吹着碗里的汤,压低音量道:“初瑾住进重症了,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她才会住进去的。”

话一落下后,病房显得有些空寂。

“然后呢?”袁媚儿接过汤,没有觉察到什么异常。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她没有能让时光倒流的能力。

苏杰端倪着女人,继而道:“小小应该不是初瑾绑架的。”

“你怎么知道,万一那个女人是为了赎罪呢?”事到如今,袁媚儿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原谅初瑾。^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