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惦记着的人

更新时间:2019-09-26 17:36 字数:2002

“不过是有些误会。”初瑾吃力爬起床来,不由自主的喃喃道。她环顾四周,也不见袁之修的影子。

倒也是,他怎么可能在呢?

“误会,真是因为误会才把自己弄这样。”程轶细细打量着跟前的女人,心里止不住的有些担忧。

到底是被什么恶人算计,才到这个地步。

“你都知道了?”初瑾凝了凝神,主动开口问道。原来自己在国内的事迹,都流传到国外去了。

初瑾稍稍一愣,有些难堪。#_#

“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我没有不知道的。”程轶注视着跟前的女人,一字一顿的对初瑾说道。

哪怕远隔万里,他的心里仍旧惦记着她。

“这么好,谢谢关心了。”初瑾微笑着看向男人,不由自主道。奈何这么多年,程轶是对她最好的人。

无论如何,初瑾都会记得程轶。

“怎么没看到莫然呢?”程轶环着看了一圈儿,也不见初莫然的身影。自己的妈妈生病了,也不见小家伙在跟前。

这个莫然,真是不懂事。

“莫然”初瑾在脑海里浮现着什么,一跃而起。对了,她的孩子还在袁之修那儿,必须要去要人。

现在袁之修已经知道了小莫然不是他的儿子,所以,固然不会像曾经那样对初莫然好了。指不定,还会参杂其他的情感。

“怎么了?”觉察到初瑾身上的不对劲,程轶开口问道。难不成,初瑾也许久不见莫然了吗?

待他的话一落,初瑾便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初瑾才刚刚醒过来,怎么可以立马就下床。这样,肯定会出事。

“我要找莫然。”初瑾一下床,便开口道。

她环着周围看了一圈儿,心里若有所思丝。连袁之修在哪儿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找莫然呢?

初瑾一怔,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我和你一起去。”程轶没有多问,便站在初瑾的身旁。像是不论初瑾去哪儿,他都会无条件跟随一样。

而后,初瑾转身拿过了手机。

“你要找谁?”程轶注视着女人,好奇的问道。

初瑾稍稍一怔,一面拨打袁之修的电话,一面应道:“给袁之修打电话,我的莫然在他那儿。”

得到回应后,程轶的心里不由得划过一丝失落。

“怎么不接啊!”初瑾目光炯炯,一个劲儿的跺着脚。她的小莫然,一定不要发生任何事才行。

“叩叩——”

不等初瑾挂断电话,门口便传来一阵敲门声。初瑾寻着视线看过去,见到是之前派出所的人。

在牢里中毒,这帮人也不放过。

“是。”程轶看了一眼初瑾,不假思索道。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万事不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

紧接着,初瑾便透过了视线。

“身体好点了吗?”来人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不再是苏杰。因为穿制服的原因,初瑾一眼便知道了身份。

她的事情,到底还是没完。

“嗯,刚从手术室里出来。”初瑾点了点头,礼貌的回应着对方。看样子,住院也要被监视了。

不是杀人放火,也有这样的待遇。

“怎么才下手术台,就下地了?”男人的语气和蔼,看得出是真心的关心初瑾才会追问女人。

初瑾一怔,一言不发。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见初瑾不想开口说话,程轶主动开口询问着来人。来这儿,能有什么事呢?

不过稍稍一愣,初瑾接着开口道:“无非是关于调查案子的事,没关系,我不为难你们,有什么问吧。”

“谢谢理解。”见初瑾那么通情达理,对方显得很是客气。

从初瑾被抓到现在,初瑾都没有开口认罪。但如若初瑾提供不了人证物证,治疗结束后还得回去。

现在,也是在监视范围内。

“我们怀疑,您有逃狱的倾向。”男人注视着初瑾,不留余地的说道。从女人所作所为,不是没有可能。

初瑾抿了抿唇,心里一阵委屈。

“你们的意思,她是自己给自己下的毒?”没等初瑾开口说话,程轶便忍不住的开口询问道。

这帮人,还真是好笑。

“是,不排除这种可能。”寻着视线看过去,男人不假思索道。做这行什么都见惯了,惯有的职业病。

程轶吸了一口气,轻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元。”男人没有丝毫忌讳的说道。好似不论程轶什么身份,他都不带怕。这个职业,难免惹人恨。

“王元”程轶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眼神异常犀利。

“不是我自己给自己下的毒,我没必要这么做。”初瑾看向王浩,一本正经的对男人声明道。

哪怕有这种嫌疑,她也没有。

“初小姐,我们会调查清楚的。”面对初瑾的一言之词,王元自然不会轻易相信。此次前来,无非是为了监视。

“哒!”

紧接着,王元打了一个响指,示意门外的人进来。而后,两个身着便服的男人便朝屋子内走来。

初瑾疑惑,不由得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从现在开始,我们需要二十四小时监视你。这个房间,您一步也不能离开。”王元一股脑儿表达了意图。

一时,初瑾心情有些复杂。

“你们还真是尽职啊。”程轶没好气的打量着在场的人,颇为讽刺的说道。这帮人,真是有意思。

下一秒,王元撇向程轶:“你是她什么人?”

“关你什么事。”程轶怒目而视,没好气的应道。到底不看自己什么身份,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朋友。”为了不然气氛白热化,初瑾轻声道。

而后,程轶有些担心的看向初瑾:“小瑾,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二十四小时被人监视自己的生活,她做错了什么?

“程轶,没关系。”初瑾苦笑了一声,脸色平淡。

她重新回到床前,眼神空洞:“程轶,你帮我去找找莫然吧,他在袁之修那里。袁之修……知道莫然不是他的孩子。”

“那莫然是……”程轶诧异道。怎么这么大的事,他一点讯息都没有。^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