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煞费苦心

更新时间:2019-09-26 17:36 字数:1990

“快!”紧接着,袁之修上前打开了车门。他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女人抱入后座,整个人紧张极了。

苏杰也是第一次,见男人这么紧张。

“快开车。”袁之修坐上车后,忙招呼着苏杰。他一面查看着初瑾的情况,一面抱着怀里的女人。

此时,初瑾好似失去了意识。

“说是食物中毒,可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递过手里的饭盒,袁之修的意思自然是很清楚。

他要苏杰查,查清楚是哪里出的事。#_#

“不可能是我们的人被收买了啊?”苏杰打量了一眼饭盒,自言自语道。惹谁不好,为了点小钱要惹袁之修。

这下,有人要遭殃了。

“一会儿你去给我查,我送她进医院。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袁之修命令道。

这件事,没完。

“好。”苏杰转动着方向盘,整个人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那牢房就那么大,怎么可能查不到。

当中,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刘浩确实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摇晃着红酒杯,白夕染赞赏的说道。

就在刚刚,她得到了初瑾住进医院的消息。

“白小姐,我们老大答应的事都做到了。那么,钱”在白夕染跟前的男人,直接开门见山道。莫不是为了钱,谁会卖命做这种事。

下一秒,白夕染没好气的撇了对方一眼:“你急什么,那么点钱我还能少得了刘浩的?合作不是一天两天,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白小姐,我不是这么意思。”男人有些惭愧道。

让来要钱都人,也是刘浩。

“喏,这是在那基础上多一倍的价钱。”瞟了一眼男人,白夕染扔过了一张钞票,显得不以为然。

在白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谢谢白小姐。”男人检查着支票的数目,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笑来。这下,老大才算没有白卖命。

这笔生意,可是赔了好几个兄弟进去。

“想办法告诉刘浩,要是他招了这件事和我有半点干系。那么,我一定跟他没完。”思量了一会儿,白夕染又放出狠话。

做这种事,怕的就是墙头草。

“是,白小姐。”男人微微倾身,点头应道。

把女人抱上了急救病床,袁之修担心的注视着女人。看着初瑾虚弱的脸色,他的心里一阵心疼。

怎么初瑾,能这么蠢?

“先生请留步。”待快要进手术室时,袁之修被拦到了门口。他孤独的身影在手术门口,显得有些冷寂。

“初瑾,你不能有事。”袁之修怔了一会儿,开口念叨道。

随着‘手术中’的指示灯亮起,袁之修转身离去。同一家医院,他所在乎的人现在都在这里。

“嘀——嘀——”

“喂,你要是审不出来结果的话,和你老婆一起走。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袁之修握着手机,一字一顿。

苏杰的手微微一颤,若有所思。

“嘟嘟”对方没有给苏杰开口说话的机会,‘啪’的一下便挂断了电话。暴脾气袁之修,上线了。

整理着手里的一沓资料。苏杰的余光瞥向沙发。此时,袁媚儿母女两正睡得香,看样子画面极其温馨。

也好,她们母女两好就好。

“咳咳苏杰,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忽地,袁媚儿睁开眼,视线集中在正要离开的男人身上。

整整一天,都不见男人都身影。

“工作。”苏杰看向袁媚儿,一五一十道。估计他是世界上最不负责的丈夫,这么晚了,还要去工作。把小小扔给袁媚儿,完全顾不上。

见况,袁媚儿将女儿轻轻地放在了婴儿床上。

“初瑾的事,怎么样了?”想到初瑾的事,袁媚儿的心里仍旧有个疙瘩。谁让,袁之修那么在乎那个女人。

以至于,袁媚儿都不能好好讨回公道。

“初瑾中毒了。“沉默了好一会儿,苏杰才开口道。关于初瑾在牢里的状况,袁媚儿有权利知道。

毕竟,初瑾也是因为小小的事进去的。

“怎么会中毒,她为了逃出来,什么办法都想了吧?”得到消息后,袁媚儿一脸都难以置信。

初瑾,实在是太狡猾了。

“媚儿,哪里是为了逃出来这样做?”见女人扭曲事实,苏杰忍不住都纠正对方。这么说初瑾,太随便了。

下一秒,袁媚儿的双眸对上男人。

“怎么你是在帮她说话?”见苏杰不向着自己,袁媚儿顿时火大。世界上的男人,到底没有一个好东西。

见况,苏杰心里一紧。

“反正女儿我一个人生,就算是一个养也没有关系。像初瑾那样的狐狸精,你这样的男人迷上也没关系。”袁媚儿没好气道。

偏偏是气话,也激怒了苏杰。

“你这样说有意思吗?”直视着面前的女人,苏杰没好气道。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袁媚儿还是不懂得善解人意。

难道自己在她的心里,就是那么肤浅的一个人吗?

“没意思,没意思也是事实。”袁媚儿口是心非,怎么都不愿意松口。从小到大,苏杰都是最疼她都那个人,。

忽地,苏杰都眼神变得有些恍惚:“我去工作,只是想找一个真相。初瑾现在躺在医院神智不清,根本没办法说话。”

“哼。”袁媚儿冷笑一声,不愿多说。

苏杰伸手拿过文件,独自走出了房门。为了袁媚儿和小小,他必须要把这件事给查清楚才行。

“滚,再也不要回来了。”待男人走后,袁媚儿一把掀翻了茶几上都水果。直到余光定格在女儿身上,才稍稍缓过来。

带着手里的公文包,苏杰兴冲冲下了楼。

‘砰。’

“媚儿,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苦心啊?”注视着十三楼亮起楼层,苏杰坐在车内有些伤感道。而后,苏杰便发动引擎往前驶去。

“真的就这么走了?为了让那个女人没罪,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袁媚儿目送离开的车辆,自言自语道。^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