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中了套

更新时间:2019-09-26 17:36 字数:1995

“刘浩!”突然,初瑾一个起身便往刘浩的位置冲去。她盛气凌人,仿佛心里有一口气要出一般。

‘咣当——’一声,刘浩手里的饭盒一抖。菜撒在地上,溅得四周都是油。稍稍愣了愣,刘浩有些懵。

对于初瑾的行为,光头男人有些懵:“老大,您这是怎么了?”向来刘浩在弟兄们面前哦都是一个冷漠严谨的人,怎么现在震不住了?

单单,只是因为这么一个女人?

“我没事。”只见,刘浩摆了摆手,独自站起身来。他将视线投在初瑾身上,心里一阵若有所思。

上下打量了一番刘浩,初瑾才开口道:“我跟你什么仇?”直视男人的目光,初瑾没有半点躲闪的意思。#_#

这个男人,简直要害惨了她。

“什么仇,你不欠我什么。”对于初瑾的提问,刘浩极为平淡道。他只不过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

初瑾这种人,仇家多了去了。这生意哪怕刘浩不接,也会有其他人接。打一开始,刘浩都全都预料到了。

“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初瑾没有明白男人的意思,仍旧一字一顿的强调着最重要的消息。

奈何,刘浩没有任何的反应。

“嘀——”突然,初瑾的兜里发出了声音。扫视了女人一番,刘浩仍旧没有多大的涟漪,转过了身。

这个女人,无非就是在垂死挣扎。

“怎么?想从我的嘴里拿到证据,然后洗白自己?”下一秒,刘浩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询问着女人。

初瑾想方设法录音,想证明的清白。

“我只是想让外面那帮人知道,什么事实。”初瑾拿出了藏在袖口内的录音笔,语气都变得柔弱了不少。

看来,刘浩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袁之修留在审讯室,哪儿也没去。仿佛是没有得到好的答案,或者心中有疑惑。

“叩叩!”

冷不丁的一下,耳边传来了敲门声。将袁之修的注意力拉了回去,苏杰端着咖啡站在门前。

“进来。”袁之修收回注意力。

苏杰看向男人,递过了咖啡:“袁总,喝点咖啡。”冒着热气的被子,升出一圈接着一圈的白雾。

顺手接过咖啡,袁之修一言不发。他直视着前方,无暇顾及苏杰是为了什么来。

“袁总”见袁之修完全不把自己放进眼里,苏杰只能主动开口。事情没有个好结局,大家心里都有个疙瘩。

“什么事?”袁之修不以为然。

而后,苏杰才拉开凳子坐了下来:“袁总,媚儿不是故意的。”刚刚一开口,袁之修便抬头看过去。

他直直的盯着苏杰,眼神就足以让人窒息。

“什么不是故意的?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不明白苏杰的意思,袁之修接着询问者面前的男人。

拐弯抹角,不如开门见山的好。

“现在小小找到了,不管凶手是不是初小姐都不重要了。”苏杰倒是心大,一口气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莫不是袁媚儿,苏杰并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

“那是你的意思。”袁之修收回视线,并不认同苏杰的话。小小这孩子,也不单单只是苏杰的女儿。

再者,苏杰的话也并没有多大度的意思。

“袁总,我不是想要做好人。相反,我认为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衡量。”看向袁之修,苏杰有些哀求道。

看得出来,袁之修在乎那个女人。

“重不重要,轮不到你替我做决定。”与苏杰四目相对,袁之修有些恼羞成怒。这个苏杰,实在是啰嗦。

他留在这里,不过是想要亲眼看看,初瑾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的妹妹”

“闭嘴!”没有给苏杰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袁之修一口便制止了下来。关于袁媚儿,他什么都不想听。

那是袁振华造的孽,干他袁之修什么事!

“砰——”

一瞬间,审讯室的门被撞开。只见,下属破门而入,整个人的神色都显得慌慌张张,好像发生了什么要紧都事。

寻着门前看去,苏杰不由得咳嗽了两声:“咳咳怎么回事?”

“初小姐晕倒了。”下一秒,下属开口道。不等苏杰反应,袁之修便大步迈了上前,盛气凌人。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晕倒?

“怎么回事?”瞥向跟前的下属,苏杰急着询问道。这都关进牢里了,怎么还是那么不消停。

下属摇头,不得而知。

“初瑾人呢!”一进牢房后,袁之修便大喊道。这帮废物,怎么都不能保证她的人生安全呢?

此时,女人平躺在地上,昏昏欲睡。

“把门打开!”袁之修站在门前,注视着初瑾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看样子,身子好似虚弱得很。

注视着地上的初瑾,刘浩眼里流过些许的光。

“这是怎么回事?”将地上的女人一把抱起,袁之修怒目而视,质问着在场的所有的人。谁都好端端的,就初瑾有事?

这群该死的人,还把她一个女人和男人关在一起。

“她吃了饭就吐白泡,然后就这样了。”见其他人不开口,刘浩站出来没好气对袁之修说道。

看来这一次,白夕染又要输了。

“哪个饭,盒子呢?”听刘浩这么说,袁之修接着问道。而后,刘浩递过了初瑾用过的饭盒。

“让苏杰来见我,立马!”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袁之修咆哮道。

“全都给我老实一点。”待袁之修走后,牢房重新关上。目送着袁之修抱着初瑾的背影,刘浩若有所思。

“这男的是她老公?”见况,光头男人诧异道。

看这模样,袁之修不是一般的在乎初瑾。一个小小的中毒,他竟然可以紧张成这种狼狈样。

“但愿是真的在乎。”刘浩不经意道。他拿出手里的白色药丸,打量了一番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她想要的,都有人可以默默的帮她。

“刹——”

“袁总,车我开来了。”得到下属的消息后,苏杰第一时间就是去开车。当下,最重要的是保证初瑾的安全。^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