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对峙

更新时间:2019-09-26 17:36 字数:2004

“干什么?”白夕染投出一副鄙夷的眼神,看白西沉的样子就不像有什么好事。看样子,别有深意。

只见,白西沉怔了怔。

“有话说,不说我走了。”白夕染压根儿就没有时间跟男人浪费,事先便把丑话说在了前头。

下一秒,白西沉清了清嗓子:“初瑾坐牢了。”这句话说得极其深沉,仿佛别有深意的意思。紧接着,白夕染的身子一愣。

这小子,第一时间就怀疑自己。

“干我什么事。”而后,她想都不想便想要离开。关于初瑾是死是活,白夕染都不想表现出关心的样子。#_#

因为,白夕染对初瑾厌恶至极。

“你确定?”见对方躲闪的速度过快,白西沉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其身上,怎么都不愿意离开。

希望,白夕染说的是实话。

“西沉,你少给我用这种语气说话。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姐。”看自己弟弟打量自己的眼神,白夕染没好气道。

哪怕姐弟两的关系再这么僵,白西沉也不该这样。

“我不是就好。”眼看没有证据,男人只能放弃。现在初瑾处境堪忧,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坐视不管。

思前想后,白西沉还是稳不下心来。

“那个女人跟你有什么关心,你就这么关心她?”联想到白西沉对自己都态度,白夕染一脸不满。

一个是毫不相干的女儿,另外一个是和他从小长到大的姐姐。这个初瑾,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的。

“不干你的事。”白西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此时此刻,在他的眼里,唯一希望的事就是希望心上人安然无恙。她的GY,一定不能受到伤害

“初小姐,是GY的总裁?”

突然间,白西沉的脑子里传来了这一个念头。这个问题,是当初白天亲口当面问初瑾的问题。

白家在GY,下了一个大单。

“妈,妈”白西沉条件反射,便往张立玉的方向走去。他一脸焦急,仿佛有什么事要说一般。

白母一面切菜,一面道:“怎么了?”

“我爸,现在在哪出差?”白西沉直视着张丽玉,一字一顿道。余光投向自己的儿子,白母一怔。

除了在分公司,还能在哪。

“妈,我去找我爸了。”扔下一句话后,白西沉便立马买了一张飞往国外的飞机票。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要帮初瑾保住公司。

GY,是那个女人全部的心血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初瑾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因为犯罪的属性不同,所以,一行人没有被分开。

“初瑾,刘浩,你们两个出来。”没过一会儿,门被打开。空旷的房间里,响起了‘哐铛’的声音。

初瑾一怔,站起了身来。

“把这个给我打开。”初瑾伸出了手,亮出了自己手上的手铐。她什么都没做,干嘛要给自己戴手铐。

一时,空气有些寂静。

“你是犯人,戴这个不是很正常吗?”只见,男人一面锁门一面正义凛然的说道。来这二的人,哪里会有特殊待遇。

不管初瑾是什么人,都是一个样。

“我一个女人,能对你们做什么啊?况且,万一抓错人呢?”初瑾看着锁好门的男人,无力的反抗着。

她的形象不仅是自己的,还代表整个GY。

“第一次进来吧?别费功夫了,他们不会讲情的。”只见,刘浩像看猴子一眼,好笑的看着女人。

这个女人真是天真,怪不得会被人算计。

“就你有经验。”初瑾抛了一个白眼给对方,整个人都显得极其的不屑。怎么横竖看,刘浩都那么讨厌。

无奈,初瑾只能往前走。完全不顾身后两个男人,初瑾身上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罪人的影子。

“前面左拐第一间,不要走过了。”见初瑾脾气不好,刘浩好心提醒着对方。负责带路的警卫,都一脸诧异的看着刘浩。

这个男人,当真是熟客。

“咔嚓——”

到门口以后,初瑾一把便推开了牢门。一进房间,她整个人便定在原地。此时此刻,苏杰正坐在桌前。

同时,袁之修也在身边。

“来了?”苏杰见初瑾来了以后,轻声问道。虽说初瑾有绑架小小的嫌疑,但也没有足够的证据。

初瑾微微点了点头,便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她被捉的时候,二人也在场,怎么找自己录笔录了呢?

扫视了一眼苏杰二人,刘浩一屁股便坐了下来。他的余光打在初瑾身上,才发现女人保持缄默。

“你的名字?”苏杰看向刘浩,语气严谨道。

打量着自己手上的手铐,刘浩吊儿郎当:“刘浩。”仿佛这个地方他是常客,没有任何的拘束。

“初瑾。”不等苏杰问,初瑾主动开口道。

她不想攀任何关系,不论是不是被陷害。她都会一点一点找到真相,从而证明自己的清白。

苏杰一顿,有些为难。

“你,和她初小姐怎么认识的?”伸手指向了刘浩,苏杰没好气的说道。袁之修在身边,苏杰不大自在。

原本袁之修准备不和自己有来往,谁知,还是先一步在此等候。好似,要亲自看看初瑾的状况。

“她雇的我。”刘浩瞥了一眼女人,不假思索道。

按照事先和白夕染对好的剧本,将白夕染换成自己。从头到尾,如实的阐述完整就可以了。

“你胡说八道!”初瑾好生气氛。

她和这个男人,分明第一次见面。这个不要脸的人,是怎么做到这么无厘头诬陷自己的呢?

只见,刘浩瞥向测谎仪:“这都没亮,证明我没说谎。”

“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初瑾狠狠地瞪着男人,整个人的情绪里都充满了无尽的委屈。

这个冤大头,她才不要做。

“你们第一次合作?”苏杰稍稍愣了愣,接着问道。眼看测谎仪没有亮,那事情就变得有些复杂了。

初瑾不语,心里好生浮躁。

“已经好几次了。”刘浩眼睛也不眨的说道。确实不止一次,以往他也吩咐人给初瑾下陷阱呢。^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