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想回会回

更新时间:2019-09-26 17:36 字数:2008

“你有病啊,凭什么我要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初瑾投过一个没好气的表情,显然是对男人对不满。

挑了挑眉,刘浩全然当作没听见。

“真是一个没有礼貌的人,不过也是,能拿自己父母起誓的人还能指望那些?”初瑾看着男人,一字一顿。

现在,她什么都顾不上。

“麻烦你安静一点。”倚靠在车窗上,刘浩没好气的打了一声招呼。不得不说,初瑾像一只苍蝇。

初瑾这才发现,除了她,车上下属全都一言不发。#_#

“你告诉我为什么污蔑我,我就保持安静。”初瑾看向男人,提出了自己心里唯一的一个疑问。

如果她不上车,就没办法知道是谁陷害自己。

“你是因为这个上车的?”突然,刘浩茅塞顿开。先才他还不清楚,初瑾到底为什么要认错。

分明,身后有这么大的一个后台。

“姓刘的你给我听好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拿一个孩子开玩笑。可是现在,你们惹到我了,我就不会放过你们。”初瑾一吐为快。

看男人都样子,根本就不是第一次犯错。想来对方也是一个聪明人,为了陷害她,简直不惜一切代价。

注视着初瑾,刘浩一时哑然。只见女人看向窗外,整个人的心里像是有什么堵着一样,好生不适。

刹!

车稳当地听了下来,初瑾还没有下车,便见周围围满了人。这些人举着相机拿着话筒,一窝蜂的堵在门口。

没有任何疑问,是冲着她来的。

“哟,初设计师的影响力真是不小啊。”将视线投向窗外,刘浩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

这些记者,焦点都在初瑾身上。

“该死,GY”初瑾嘴里不免喃喃道。奈何她现在都身份,到底也是GY的女总裁。有了负面新闻,绝对不是一个人的事。

同时,GY一定也会跟着受牵连。这一次,她算是被害惨了。若是公司盈亏,她的心血就全完了。

“下车。”不等初瑾继续思考下去,车门便被拉开。随着催促声,初瑾到底还是站起了身来。

她目光呆滞,像是带着几分害怕。

“你愣着干嘛,赶紧下去啊?”站在门口的男人,一个劲儿的催着女人。像初瑾这种从天上跌入地下的人,多了去了。

初瑾屏气凝神,咳嗽了两声:“我知道。”

“初小姐,请问你是犯了什么事才来到这儿?”

“”

犯了什么事会来这里,初瑾一阵头疼。大概是她买了彩票,中了大奖才会来到这个地方吧。

初瑾默不作声,准备往前走。

“到底都是一个母亲了,也不为自己的儿子做个榜样。”初瑾早就是公众人物,从嫁入豪门,到自己创业都是在大众的眼睛里。

从和袁之修有关系起,关于初瑾的一切,全都成了透明。好些记者,都是靠拿初瑾热门吃饭的。

终于,她又有大新闻了。

“我怎么没做榜样了?”初瑾停下了脚步,反问着记者。这些人知道什么,可以肆意报道她的不好。

人,是可以被舆论毁掉的。

“别废话”站在车门前的警察,刚准备招呼又变得哑口无言。凝视着女人的背影,刘浩跳下了车。

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有任何避讳。

“我来这儿是有误会,什么都没做。在没有证据之前,我希望大家不要任意撰写关于我本人的负面。”初瑾一字一顿,表达清晰。

突然,在场的人瞬间哑然。

“喂,挡路了。”下一秒,刘浩看向面前的女人没好气道。初瑾一怔,迈开步子往前走了去。

“怎么还是一如既往,脾气一点没改。”记者拿着相机,嘴里忍不住嘀咕道。从初瑾嫁人为妻到一无所有,脾性没有任何变化。

蔑视了一番,刘浩不免道:“拍我。坏事都是我做的。”

那记者投过一个打量猴子的眼神,完全不打算理会。他们的摄像头,永远对准有价值的人。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入镜的。

“刚才那个女人指示我做了那么多事,你们不采访我?”突然,刘浩轻声的说了一句。接着,便被带走了。

白家,刚得到初瑾被抓对消息,白西沉整个人都淡定不了。怎么这个女人,老是被奸人所害呢?

‘嘭——’

门被缓缓地关上,白母提着一篮子菜从门外走了进来。她将视线投向儿子,不由得开口道:“西沉,莫然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我不清楚。”白西沉没有心情回答道。

当务之急,他所有都心思都在初瑾身上。至于初莫然,现在一定是留在袁之修身边,不会有什么大事。

一时,白夫人都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是不是你的儿子,有机会都想办法给妈带回来看看吧。”

莫然那小家伙,是个招人爱的孩子。

“妈你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再想办法把莫然给你接回来。”白西沉的心里浮躁不安,只能敷衍应道。

整整一个礼拜,不见白天的身影了。

“妈,你回来了?”白夕染从楼上往下走,她手拿着蛇果。那大红色的指甲油,让整双手都显得格外都白皙亮丽。

视线投向白夕染,白西沉倒吸了一口气。

“嗯。”张丽玉开口应道。可整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样子,好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白夕染走到跟前,接着问道:“我爸呢?”此话一出,白夫人拿蔬菜的手突然顿了顿,怔了一下。

“和爸爸吵架了?”见情形有些异常,白夕染忍不住问道。

要说白天和张丽玉的感情,那可是十年如一日的好。白天疼老婆的脾性,到底是无人不知无不晓的。

二人超级,姐弟两长那么大都没见过。

“没有,你爸最近工作忙。”白夫人不想对有关白天对事,做过多对解释。想回来对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上下打量着张丽玉,白夕染半信半疑。

“你过来一下。”下一秒,她对耳边便传来白西沉对唤声。此时,男人一副憎恨的表情凝视着白夕染。^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