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搜病房

更新时间:2019-09-26 17:36 字数:2006

“那个,白老板……”几人说什么都不甘心,,想要亲自进病房去瞧一瞧才行。在与不在,眼见为实。

看出几人的小心思,白西沉拦在门前说什么也不让人进去。哪怕是一对五,他也不在话下。

“白先生,您不要为难我们。”忽地,站在前方的记者一张脸都拧出水来。得罪不起的人,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白西沉立马颜色大变:“什么叫我不要为难你们,这分明是你们在为难我。”

此话一出,一行人立马陷入了沉思。几人面面相觑,半天也想不出法子来。

“白西沉,你就告诉我们,袁振华是不是在里面。”不管三七二十一,记者把窗户纸都捅破了。#_#

奈何,白西沉一愣,完全不明白这行人想要找什么。

“嘿,你们几个给我看清楚了。我,是白西沉不是袁之修。”注视着一行人,白西沉开口道。

若是找白天,那毫无疑问可以找到他身上。可袁振华,不好意思,和白家还真是不大熟。

“在不在,你让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一时,几人有些咄咄逼人。非得要亲眼看一番,才肯罢休。

哪里来的胡搅蛮缠的人,白西沉实在是有些作呕。

砰。

谁料,送给一行人的只有重重的关门声。敢跟他白西沉要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群蠢货。”待关门后,白西沉不免斥骂道。

他横扫了一眼病房,心里若有所思。这么大点地方,哪里可能藏袁振华那么大一个人?等一下,袁振华。

“袁振华…不是掉入了海底,还没有找回来吗?”顿时,白西沉不禁诧异道。这些人来医院找人,难不成是袁振华当真住进来了?

初瑾注视着跟前的一切,不免道:“抱着莫然走,换一个病房是最好的选择。”

外面的那帮人,哪容易善罢甘休。

“嗯。”白西沉轻应了一声。为了莫然,他也只能选择忍让,不把事情给闹大。

从初瑾进病房开始,马峰便在门口等着,一点儿也不敢怠慢。这群记者,在找袁董事。

“给我让开。”耳边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马峰匪夷所思。马峰抱着手在胸前,悠闲得好不自在。

一行人让出一条道来,全都诧异的看着来人。只见,白母提着鸡汤,一一脸不悦。这群人,怎么围在自己孙子的病房前。

“你们都是什么人?”张丽玉一番质问,好不痛快。

“我们找袁振华。”记者一字一顿道。一直以来,张丽玉都被白天保护得很好。

以至于外界的人,少有人知道白夫人的容貌。

“人不是还在海里么?”听到这个消息,白天不免犯着嘀咕。现在的人,真是心急得很。这人还没打捞上来,就开始来医院蹲了。

奈何白母自言自语,一行人都无动于衷。

“老夫人,你是来看这间病房的人么?”忽然,一个记者开口询问道。如果是,那自然好办些。

惹不起白西沉是真,但寻求其他办法也不是不可以。

“里面住的是我的孙子,你们谁也不准进去。”见对方打莫然的注意,白母的态度斩钉截铁。

莫然,可不是说看就能看的。

“那万一……”怎么都不肯死心,对方一个劲儿的套着白母的话。他们只需要一眼,就可以了。

像是读透了一行人的心思,白母不满道:“你们非说有,那要是没有你们早找的人,通通给我从那个滚下去。”指了指不远处的楼梯道,白母振振有词道。

这些人,日子就是过得太安逸了。

“好好好,我们听你的。”记者毫不犹豫便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为了头条,什么都可以做。别说滚,哪怕是爬也没问题。

白母轻叹了一口气,笑众人太年轻。

“真是一群傻子。”只见,白母站在门前敲着门。想必也是为了防这群人。所以才禁闭大门。

她一边敲,一边喊道:“是我,开门。”

“奶奶来了。”听到白母的声音后,初瑾的眼睛里立马闪出一丝光芒。好似,格外的欣喜。

初瑾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瞬间,心里略微轻松。

“咔嚓——”

“哎哟,我的孙子想我了。”顺手将手里的鸡汤递给白西沉,张丽玉一脸怜悯道。她故意稀开了半扇门,让人查看。

不过十六平方米的房子,单是一眼,就能全都扫进。谁也不为难谁,当换个清净。

“看完了吧,可以走了。”白西沉一脸的不悦,明显不欢迎。

记者上下打量着,以一个职业的角度看着房内的人。一时,心里有些波涛汹涌。原本得到的消息,就说袁振华在这儿。

现在看来,无疑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好意思。”记者赔礼道歉,整张面孔上都写着‘愧疚’两个字。奈何抬头的瞬间,一眼瞥见了床上的小家伙。

“那个不是……袁振华的孙子吗?”此话一出,立马吸引了身后同行的注意力。

袁振华的孙子,怎么会让白家少爷照顾。

“孙子?”驻足在门外,马峰惊讶的说道。他就知道,事情一定不会有那么简单。

下一秒,白母紧紧地把初莫然抱在自己的怀里。莫名间,她的心也变得坚硬起来。现在,谁也不能带走她的孙子。

“快拍!”

“拍!”

这群人硬是什么也不放过,从兜里摸出相机便开始连续的拍摄。这才多大的孩子,他们也不放过。

“你们还是人吗?”初瑾一脸无奈,不由得道。

奈何这群人,哪里在乎什么事人?在他们眼里,头条就是命,看点就是一切。

“哟,你们胆子还真是不小啊……”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威胁。几人别过头看去,身子微微一颤。

该死,袁之修怎么来了?

“之修,你来了。”寻着声源看过去,白母不免有些欣喜道。那可是但凡有点自知之明的人,都不敢惹的男人。

睨视了一眼对方,白西沉投出了一个不屑的眼神:“我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