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真假儿媳

更新时间:2019-08-27 09:48 字数:2010

“爸,你叫我做什么啊”只见,白西沉惺忪着眸子,一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整个人的脸上,满满的写着无奈两个字。

直至视线落到莫然的身上,白西沉才反应过来:“莫然,叫爷爷了吗?”奈何白西沉一脸云淡风轻,极为平淡。

偏偏白天受不了这种打击,不免有些丢人。

“那个女人是谁?”睨视着跟前的儿子,白天严肃的质问着对方。孩子都那么大了,还不打算把事情做个了断。

像那种没有原则的女人,多半是为了钱。

“她有事,出差了。”全程注视着跟前的小莫然,白西沉完全不把白天的怒颜当回事儿,抚摸着小男孩的头。#_#

稍稍吸了一口气,白天有些一言难尽:“什么工作?”

自己儿子吊儿郎当的样子,白天早就习惯。看在孙子的面儿上,白天也算是给足白西沉面子。

“设计师。”白西沉不假思索。

得知儿媳妇是设计师,张丽玉一脸欣喜道:“设计师好啊,和你姐姐还是同行,以后多少也能有话题聊。”

话一落,白西沉皱了皱眉。

白夕然和初瑾,分明就是水火不相容。指望两个人能和和气气的坐在一起聊天,简直就是奢侈。

不过,梦还是要有的。

“妈说得是。”附和着白母的意思,白西沉压根儿也不想泼冷水。硬是坐在一起,未必就是臭脸。

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白天没好气道:“今天晚上,得让孩子的妈妈来我们家吃一顿饭。”

“可是”白西沉有些为难。

偏偏话还在嘴边,便被白天一口给搪塞了回去:“可是什么可是,孙子都那么大了,她在哪也得给我飞回来。”

扔下这么一句话,白天便匆匆朝前。

比起老两口,白西沉更加想要见初瑾。可是他连初瑾在哪都不知道,怎么联系回家吃饭呢?

白西沉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头疼。

“莫然,跟奶奶走。”睨视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张丽玉暗自带走小家伙,并不打算帮白西沉开脱。

孩子妈妈,是应该带来看看。

“找不到她妈妈就发信息,一直不停的发,没准儿看见就能回你了。”白母注视着莫然,出了一个主意。

给初瑾不停的发消息,不见得是个好主意。

“妈,她根本就不可能看得”白西沉正要诉苦,谁料,张丽玉牵着小家伙便一个劲儿的往前走。

留得白西沉一个人在沙发前头疼,自个儿想办法。

握着手机,白西沉怔了怔,便敲击着二十六键键盘:“初瑾,你在吗,我有一件要紧的事儿跟你说。”

除了白母说的办法,他也别无选择。

“老天显灵,让她看见我这条消息回复我一下啦”消息刚一发送出去,白西沉便一个劲儿的碎碎念。

突然,手机破天荒的‘叮咚’了一下。

白西沉拿过手机,才发现居然真的是初瑾。他忙擦了擦眼睛,定睛看着屏幕上的自己给初瑾的备注。

愣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儿来。

“莫然在我家,你要过来看一下吗?”白西沉阻止好语言后,准备一步一步将初瑾引上自己的钩。

初瑾倚靠在门前,不容置疑:“好。”

起初,和白西沉见面的时候,是以一个护士的面孔见的。所以,初瑾有些事情并没有交代明白。

若是初瑾留在白家,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想什么呢?”正当初瑾在发神的时候,袁之修双手往后相折叠,头部靠在手肘的位置上。

他打量着女人,若有所思。

“我得出去一趟。”看向男人,初瑾无所保留道。她的话刚一出,袁之修的脸色立马便冷了好几个度。

现在出去一趟,做什么?

“理由。”袁之修冷冷道,整个人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仿佛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就特别不满。

微微叹了一口气,初瑾才解释道:“找化妆师帮我画回护士的样子,这样我在你身边才不会引来麻烦。”

莫然不是袁之修的儿子,初瑾自然不能提。

“嗯。”犹豫了片刻之后,袁之修应了一声。身为GY的女总裁,初瑾这个人难免会引起注意。

况且,温茹玖也不会轻易放过初瑾。

“我给你联系方式,你小心一点,千万别被发现。”袁之修一面说着,一面便递过了一个手机给初瑾。

初瑾接过手机,稍稍点了点头。

‘咔嚓——’待接过手机以后,初瑾便立即转身开门,往门外走去。袁之修目送着女人的身影,眼神别有深意

虽说嘴上不满,但白家对于接待初瑾的到来还是有所讲究。在白西沉告知初瑾要来了以后,白母就一直忙个不停。

好在儿子比女儿争气,儿媳妇都给领回来了。

“一会儿人家来了,你可千万别摆着一张臭脸啊。”白母招揽了厨房以后,忙招呼了一句白天。

低头瞅着报纸,白天轻应了一声:“嗯。”

“妈,她还没那么快呢。”面对白母的待人接物,白西沉心里硬是满意得不行。这一家,硬是少有的和气。

白母瞥了一眼儿子,乐得合不上嘴。

“莫然马上就要见到妈妈了,开不开心?”将注意力转向身边的小男孩,白母乐呵呵的说道。

莫然拽着张丽玉的衣服,笑了笑:“开心。”

一个才六岁的孩子,笑容里少了几分天真的稚气。看到这一点,白母的心里难免有些心疼。

“夫人,小姐来了。”不等白母接着往下想,耳边便传来了佣人的提醒。先才白西沉还说人来得慢,这不,正正合适。

迈着轻缓的步子往前,初瑾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格外的清新脱俗。若是和白西沉站在一起,妥妥的郎才女貌。

只是为何,这女人的样貌如此眼熟呢?

“阿姨,您好。”正对上面前的白母,初瑾落落大方道。不是第一次见到张丽玉,所以,初瑾并不拘束。

愣了好一会儿,白母才反应过来,道:“你是初瑾?”难不成从头到尾,是被自己的儿子给耍了?^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