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又一初瑾

更新时间:2019-08-01 11:28 字数:2005

“好,那我先去忙。”初瑾用余光打量了一眼床上地男人,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随即,她便径直朝门外走去,留下二人在房间内。

‘砰’!

待门合上后,白夕染的注意力便全都放在男人身上。她注视着袁之修,若有所思。

“之修,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替男人捻了捻被子,白夕染有些不忍道。她恨不得此时躺在病床上的人不是袁之修,而是初瑾。

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女人所赐。

“咣当——”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杂音。”白夕染秀眉微皱,迈开腿往门外走去。但也不知道是哪个笨手笨脚的东西,动静那么大。难道不知道这是vip病房,袁之修需要休息吗?#_#

奈何,白夕染上前后,整个人都一怔。

此时此刻,丑初瑾正在慌手慌脚地收拾着地上的残局。先才她一个不注意,便打翻了放在门口的药车。以至于,把白夕染也给引来了。

初瑾蹲在地上,自顾自地手忙脚乱。

“原来你不止人长得丑,手脚也不利索啊。”双手抱在胸前,白夕染一副看热闹的姿态打量着跟前的初瑾,心里好一阵嘲讽。

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被选中当护士的。

“实在是抱歉。””初瑾忙赔礼道歉,准备起身推着药车离开。她不过是和袁之修做了交易,白夕染怎么看自己并不重要。

想到这儿,初瑾的心也好过不少了。

“哼,一身的土气。””瞥了一眼初瑾离去的方向,白夕染没好气的走近病房。殊不知,此初瑾恰恰就是她眼见心烦的那一个。

只不过,这人换了一张面孔没让白夕染认出来罢了……

独自一人推着药车来到了护士办公区,初瑾打量了一番周围。随后,她挪着步子来到更衣区,站在镜子面前打量着自己的脸。

果真,奇丑无比。

“我上辈子可能…欠了袁之修什么,所以,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初瑾直视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味的自言自语好一会儿。

片刻过后,耳边传来了一声叫唤:“有人在吗!”

那男声极其大声,在初瑾的耳边荡漾着。听起来,总觉得像是一个来者不善的人。下意识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初瑾忙回过了神儿来。

“来了,人在这儿。”初瑾抚了抚脸,便慌着往门外走去。刚一出门,她着实一愣,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好像,没有出现过一般。

面前的人,是白西沉。

“你好,请问初瑾小姐在哪个病房啊?”白西沉打量着跟前的护士,俨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人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同样干净的脸,身上的那件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别有韵味。高个子也将整个人的气质衬得格外的精神,煞是吸人的注意力。

“呃……那个您稍等一下,我帮你查一下。”初瑾像模像样的走到了桌前,翻着记录本。

翻了片刻后,初瑾一顿:“您往前走,左拐的第一病房就是。”初瑾一本正经的说道。仿佛,她自己本来就是这所医院的护士一般。

只见,白西沉半信半疑的看向女人,道:“从这儿一直走到头对吧?”

“嗯对。”初瑾低着头,应了一声对方。反正,白西沉现在走去,也不可能见到他想要找的人。或者说,他现在已经见到了。

来找初瑾,白西沉从来没有正经事。

“等一下……””谁料,白西沉两手拖在桌前,饶有兴致的看着正在工作的初瑾。他的眼神,好似有一种能穿透人心的力量。

莫非,白西沉认出自己来了?

“怎么?”强行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初瑾一面看着电脑上登记的住院记录,一面询问着白西沉到底有什么别的事。

继而打量了女人一番,白西沉若有所思:“我们是不是见过?”

见过?没有,一定没有。初瑾一脸震惊的看着白西沉,这个男人,不会是个魔鬼吧。自己的这张脸,不是已经面目全非了吗。

为什么,他还能认出来?

“不不……肯定是你认错人了,我刚调过来没多久。”初瑾忙摇头,否认着白西沉的猜测。这才刚开始,万万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偏偏,白西沉硬是不给对方这个机会。

“你怎么这么紧张?”看着年前的女人,白西沉不依不饶。他倒是看年前的女人,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来。

倒是他越是承认那种感觉,跟前的女人就越是退缩。

“西沉,你来医院做什么?”没等初瑾开口,白夕染便询问着男人。一天到晚,白西沉都不知道好好的待在家里,来医院闲逛。

睨视着向自己走来的女人,白西沉若有所思:“我怎么就不能来医院了。”

“找谁?”白夕染淡然一笑,注视着男人。

怔了一会儿,白西沉看了一眼面前的护士,道:“我找初瑾。”若是有一天看不见初瑾,白西沉的心永远都是空落落的。

所以,他总在寻她的路上,永无休止。

“初瑾?”白夕染皱了皱眉头,她扫了一眼旁边的护士,愣了好一会儿。奈何,这天底下的初瑾,可不止男人想要找的那一个。

而后,白夕染冷笑了一声:“这就是初瑾。”

话刚一落,初瑾的心一颤。白夕染的话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难不成,先才袁之修把真相全都告诉了白夕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初瑾?”轻唤了一声初瑾的名字,白西沉有所怀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他就说,先才怎么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原来,真的是……

不等男人继续猜测,耳边便传来了一阵嬉笑声:“我的傻弟弟,你还真的相信这个丑女就是初瑾?我啊,不过就是逗逗你。”

“你!”一时,白西沉火冒三丈。

他瞥了一眼面前的护士,没好气道:“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吃人。”自打这护士看见自己后,就总是一味的颤抖。这样的反应,让白西沉很不好受。^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