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急救莫然

更新时间:2019-08-01 11:28 字数:2000

“你能保证多久来一次医院?”简单询问过后,任华合上了病历本儿,若有所思的询问着面前的女人。

凝视着面前的男人,初瑾有些诧异:“需要常来吗?”

“两天一次。”将手里的文件插进了书架内,任华开口定了一个初瑾可能能够接受的来访频率。

怔了怔,初瑾改口道:“三天一次好了。

“好。”任华痛快道。

在初瑾的内心里,有着很多故事。她需要一个人,去倾诉这些故事。生命不息,故事不止#_#

“告诉妈妈,让爸爸尽快来拿鉴定结果哦。”手里拿着托盘,护士耐心的对门口初莫然叮嘱道。

初莫然点了点头,摁着自己被抽血的位置。他安安静静地端坐在门口,一声不吭的看着前方。

“莫然,好了吗?”初瑾挎着包,见儿子坐在门口,鼻子不由得一酸。

转身看向女人,男孩松开了摁着手臂的手,缓缓地朝女人的方向走了过去。妈妈来了,可以回家了。

“妈妈,护士让爸爸也来抽血。”初莫然看向面前的女人,乖巧交代。

摸了摸莫然的头,初瑾轻声道:“他明天早上自己来,莫然抽了那么多血,小脑袋晕不晕啊?”

“不晕。”初莫然惬意道。

两个人一大一小,走在医院的尽头,渐行渐远

‘叮咚——’桌前的手机接连响了两声,袁之修拿过手机,发现来信人是初瑾后忙打开了手机。

只见对方给自己发了一个医院定位,以及一句简短的话:“明天来抽血。”

“该死!”顿时,袁之修有些抓狂。他都应说了自己相信莫然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初瑾还要多此一举。

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袁之修便准备开门往门外走去。

“唉之修,你才回来这又是要去哪儿啊?”温茹玖坐在客厅,不明所以的询问着自己的儿子。

这人,才回来不到十分钟。

“妈,公司有急事,我先走了啊。”袁之修一面说,一面来到门前换鞋,独自一人往外走去。

任温茹玖在背后怎么唠叨,也不见男人回头。

“什么事,那么火急火燎。”叹了一口气后,温茹玖的目光便打在桌面上的相框上。照片内的莫然,活泼而又生气。

袁家有这个孙子,真是热闹。

“我的莫然也不给我送回来,奶奶都想你了。”摸索着照片上的小人儿,温茹玖不免感叹道。

待出门后,袁之修便疾驰向前。

他拨通了初瑾电话,手里打着方向盘。‘嘟’的一声后,电话被人接通。

“你在哪?”没等女人开口,袁之修便忙问道。此时的初瑾,环顾了一眼四周,若有所思。

她顿了顿,道:“什么事?”

“来看看莫然。”男人直视前方,撒了一个谎。

“刚刚不是才看过吗?”初瑾握着电话,低头打量着自己的儿子。看莫然活奔乱跳,她的心不免舒适了很多。

男人仍旧极速开着车,道:“我有话跟莫然说。”

“好,我给你发定位。”初瑾一愣,但还是放下了猜疑。等挂断电话后,便给男人发了一个定位。

初莫然一边蹦跳,一边诧异道:“妈妈,是谁啊?”

“你爸爸。”初瑾吸了一口气,果断应道。

不论别人怎么想,初瑾的心里是清清白白的。初莫然是不是袁之修的孩子,她的心里最有数。

下一秒,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

“妈妈,我的背好痒啊。”初莫然露出了一脸难受的表情,想要伸手去够自己的背,给自己挠痒。

初瑾诧异,道:“好端端怎么被痒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进了初莫然的背里。抓挠了两下后,初莫然没有好转反倒越来越严重。

“妈妈,我还是好痒”初莫然哀嚎道。

看向自己的儿子,初瑾不明所以,道:“莫然过来,让妈妈看看你的背。”正说着,初瑾便拉开了莫然的衣服。

只见,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在在了自己的面前。初莫然满背,都是一圈儿接着一圈儿的红疹子。

初瑾忍不住捂住口鼻,胆战心惊。

“妈妈莫然真的好难受。”莫然忍不住唤着女儿,微弱的气息牵动着初瑾的心。而后,初瑾便想要带莫然重新回医院。

一把抱起儿子,初瑾满脸慌张。

“莫然坚持一下,妈妈带你去医院。”初瑾正说着,一辆车便停靠在了路旁。只见,迎面而来的人是袁之修。

可对方的样子,颇为严肃。

“初瑾”

“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再说,现在送我和莫然去医院。”初瑾三言两语,便跟袁之修交代了目的地。

天大的事儿,也大不过自己的儿子。

“莫然怎么了?”此时,袁之修才发觉不对劲。初瑾抱着怀里的男孩,神色不免有些慌张。

怔了怔,初瑾掀开男孩的衣服。

“快上车。”看到这一幕以后,袁之修忙叮嘱了一句后,便护着母子二人赶忙上了自己的车

站在医疗室内,白夕然的嘴角不免勾起一抹阴笑:“初瑾怎么这么蠢,自己的儿子对酒精过敏都不知道?”

“估计严重的话,能要那孩子的命。”身旁的护士整理着桌面,神情颇为平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霎时,白夕然脸上的笑容愈发瘆人:“最好这一次过敏,直接就要了他的命。难得我之后大费周章了。”

“难说。”护士淡然一笑。

“有一个小孩在来医院的路上,疑似过敏。你们快,去门口接人”门口传来急救床四个轱辘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引得房内二人的注意。

捻起桌前的两个血液样品,白夕然若有所思道:“初瑾就你,究竟可以拿什么跟我斗啊?”

刹!

车停靠在医院大门后,几个医疗人员便上前接孩子。此时的莫然,已然奄奄一息,气息微弱

“小朋友,坚持一下啊!”将莫然放在床上后,一群人紧紧推着车往前推去。医生争分夺秒,为初瑾做着诊断。

跟在一帮人的身后,初瑾目睹这一幕,心都快要碎了^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