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低档策划

更新时间:2019-08-01 11:28 字数:2026

“怎么了?”袁之修表现出略微不解的样子,请假没有请假这个问题,对于白夕然很重要吗。

见到男人的神情,白夕然像是有了几分希望。

她直视着男人,立马滔滔不绝道:“她今天早上来上班迟到了,正好呢,被我抓了一个正着。”

“就因为这个?”袁之修放下了手中的资料,看向跟前的女人。

扫视了一眼袁之修,白夕然愣了愣,道:“要是她没有跟你请假,那我就让人事给她算旷工一天。”

“她没有跟我请。”袁之修直视着前方,语气平稳道。#_#

谁料,白夕然像是中了一百万彩票一般的欣喜。她振振有词,不能自已:“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

“是她的儿子跟我请的。”不等白夕然嘚瑟,袁之修便一语道破。一时,白夕然感受到了欺骗。

这种感受,真是一点儿也不好过。

怔在原地片刻,白夕然有些束手无策:“她的儿子”

“别人可能不知道,你应该是最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初瑾是我的妻子,以后你还是少为难她的好。”袁之修开口劝诫。

这么小的事,白夕然也有心思去做点文章。不得不说,HN除了袁之修,白夕然无疑是对初瑾最上心的人。

偏偏袁之修,不愿她太关注初瑾。

“之修,我”白夕然的心一拧,有些语塞。

两个人不是已经离婚了吗?怎么到现在这个地步,袁之修还能轻描淡写的说,初瑾是自己的妻子。

这话在白夕然听来,好生刺耳。

“叩叩——”没一会儿,门外重新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沉了沉气,袁之修脑子有些犯头疼。

这一天天,真是不消停。

“进来。”他的声音刚一落下,门外的人便推门而进。来人一进屋,便看到了自己意料之中的人。

只见,白夕然别过头看向来人,一脸惊诧:“初瑾,你干嘛来了?”注视着门前的人,白夕然不满道。

直接掠过白夕然,初瑾一脸的不以为然:“袁之修,我有事跟你商量。”

“我们之修的名字,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么随意叫唤了?”对于初瑾的傲慢,白夕然好生不满。

这个女人,真是白夕然的眼中钉肉中刺。

“名字不就是用来叫的么?”初瑾一脸置若罔闻。面对白夕然的挑衅,丝毫没有任何的惧意。

一时,白夕然正在气头上。

“怎么了?”男人直视着跟前的初瑾,轻声问道。原本急躁漂浮的心,一下便平和了许多。

他看向初瑾,心里莫名的有些心安。奈何袁之修一系列的心理反应,初瑾一点都没有意识。

‘哒——’将手里的一封文件递过,初瑾满脸的严肃。

下一秒,袁之修接过文件:“这是怎么了,文件有什么问题吗?”男人仔细翻阅着文件,有些懵懂。

“这是公司年会的策划方案,虽然我不知道策划人是谁,但是我觉得有些不妥。”初瑾一字一顿道。

不知道策划人是谁?封面赫然的几个大字,不是印出来了吗?这策划人,正是跟前的白夕然。

“你!”白夕然有些愠怒。

递了一个眼神给对方,袁之修暗示白夕然要沉住气。转而,他又看向初瑾:“哪里有问题,你直接说。”

奈何初瑾也是GY的创始人,Gloria的眼界自然多少会有些价值性的建议。

“员工的素质拓展,怎么可以单单去饭店聚一个餐就完了呢?”初瑾看向男人,一本正经道。

HN是什么性质的公司,做任何事都不应该太老套。带领在商业界的领头羊,一定是HN才对。

这策划案,做得实在是掉档次。

“那不然你想怎么样,抱团蹦迪行不行?”实在是忍无可忍,白夕然没好气的对初瑾一顿强怼。

初瑾一脸茫然,道:“你那么激动干嘛,又不是你做的策划案。”对事不对人,初瑾实在是不知道出自白夕然的手。

蔑视了一眼初瑾,白夕然一把从男人手中拿过策划案,道:“你看清楚这三个大字,是谁的名字?”

“白夕然。”初瑾冷冷念出。

这个白夕然还真是有趣,自己刚刚才指出了策划案中的素质拓展让人觉得很掉档。下一秒,她就忙着让人知道策划案出自谁手。

自黑的本事,倒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就的。

“真是瞎了眼吧你,这都没看到?”白夕然的语气一点儿也不客气,她就是要当着袁之修的面羞辱初瑾。

扫视了一眼白夕然,初瑾不依不饶道:“是,这么没水准的策划案,我也早该料到是你做的了。”

“你给我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怎么了?”两个女人谁也不让谁,袁之修注视着二人,愣是十足的有些哭笑不得。

他的办公室,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全都给我住嘴!”忽然,袁之修放大音量,硬是强制性的制止了两个人歇斯底里的争吵。

两人不约而同,都闭上了嘴。

“之修,你都不帮我。”白夕然一脸撒娇的样子,恨不得袁之修整天就围着自己转圈圈的好。

然而,初瑾对这一切,确实格外的不屑:“做得那么糟糕,要是你在我手下做事,我早就让你滚蛋了!”

初瑾的一番话,让白夕然一阵吃惊。

“Gloria,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完成素质拓展?”袁之修沉住气,心平气和的询问着对方。

扫了一眼白夕然,初瑾从那双眼睛就能看出来,对方对自己是有多么的不满。可白夕然越是这样,初瑾的心就越是释然。

任白夕然怎么想,也想不到她会有今天。

“简单得很,做点儿不一样的尝试。”初瑾眉毛一挑,活脱脱一副领导的模样。再一次,然袁之修刮目相看。

在初瑾的身上,袁之修清楚的看到了‘蜕变’二字。她当真是每离开一次,就比上一次强大很多。

“怎么说?”袁之修若有所思,显然是对初瑾的话有了兴趣。

怔了半响,初瑾淡然道:“肯定是团队精神占主要,集体体会新鲜事物为目的咯。”这话说得有些拐弯抹角。^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