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过敏事件

更新时间:2019-08-01 11:28 字数:2000

将电话挂断后,初瑾看向跟前的杨怡霖,开口道:“你说除了程轶,我还能跟谁打电话啊?”

不是怡霖,就是程轶。

初瑾的朋友,一只手的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经历了那么多事,世态炎凉,初瑾早就不再相信任何人。

偏偏她没注意到,杨怡霖的脸上闪过些许的迟疑。那个初瑾口中‘除了’的男人,是她孩子的父亲。

“怡霖,怡霖”初瑾接二连三的唤着杨怡霖的名字,没想到跟前的女人竟然走了神儿。这待客之礼,实在是欠缺。

怔了好一会儿,杨怡霖才因为小孩子的哭声回过神来。她忙转过身,伸手抱起了婴儿床里的小家伙。#_#

“小公主长得真好看,叫什么名字啊?”初瑾打量着杨怡霖怀里的婴儿,颇有兴趣的追问道。

抱着怀里的孩子来回晃了晃,杨怡霖顺口道:“杨思懿。”

“什么寓意?”初瑾睁大了眼睛看着小女孩,好奇道。同时,杨怡霖怀里的孩子平静了不少。

懿并非壹恣,而是‘轶’。

杨怡霖生怕父女两这辈子都不能相认,所以,娶了这么个名字。当中的隐喻,也不过只有自己才知道。

“忘了什么寓意,看书看来的。”娴熟的将孩子背在身前,杨怡霖才重新的坐到了初瑾的对面。

初瑾打量着女人,有些唏嘘不已:“你呀你,像取名字这样的事儿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来呢?”

“你现在可是不得了。”主动转移话题,杨怡霖将焦点放在了女人身上。

一听到杨怡霖这么说,初瑾面不改色:“哪儿不得了?”

“说实话小瑾,有时候我挺佩服你的。”直视着跟前的人,杨怡霖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声。

虽说初瑾的出生不够好,但能力却是格外出众。

不过短短半年时间,就从那个把苟延残喘的袁夫人逆袭成了无人不知的设计师Gloria,还成立了GY。

这一切,实在是令人惊羡。

“我不过是遇见了伯乐。”顺手拿过了桌前的红酒,初瑾往杯子里倒了满满的一大杯酒,准备好好喝一次。

此话一出,杨怡霖有些匪夷所思。

“程轶帮了我很多忙,但是,我永远不可能给他想要的。”初瑾一字一顿,表达的意思很清楚。

直视着跟前的女人,杨怡霖有些微微走神。

“怡霖怡霖,你怎么了?”看杨怡霖心不在焉的样子,初瑾忍不住轻声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原来程轶,从未放弃过追求小瑾。

“啊?”如梦初醒,杨怡霖愣愣的看向初瑾。

忽地一下,初瑾的头有些懵懵的。本来她的酒量就不大,一回来就死命的往喉咙里灌酒不知道还以为是失恋了。

可初瑾酒兴,无非是过于高兴

HN一年一度的服装展演,正在如火如荼的举办着。整场展演的策划与负责人,通通都是白夕然。

从初瑾离开起,白夕然就当了HN总裁半年的绯闻夫人。

“你们几个给我快点,都是怎么办事的!”手里拿着一沓资料,白夕然好生不满的催促着一行人。

距离展演开场还有十五分钟,却不见袁之修半个影子。

“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白夕然一遍接着一遍拨打着袁之修的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无奈,白夕然只能作罢。

“全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展演必须顺利举行。”踩着近乎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穿梭在后台,白夕然凛然道。

话一落,众人的心都提到的嗓子眼儿前。

偏偏白夕然最害怕的事仍旧出现了,一个模特因为布料过敏的问题,在展演中途送往饿了医院。

雷人的意外,让白夕然觉得好生蹊跷

“货源是从哪儿来的,谁批的给我查清楚!”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白夕然第一件事是找下属发火。

半年来,白夕然的脾气全撒在了HN的员工身上。奈何袁之修的身影,她也只见得寥寥几次而已。

装潢大方的单身公寓内,初瑾正拉着自己的行李箱上下打量。这是她回过前吩咐人,按照自己的设计理念装好的公寓。

“不错,我挺满意的。”初瑾看向房地产负责人,莞尔一笑。

得到初瑾的认可后,负责人立马喜笑颜开:“您满意就好!实在是想不到买房的人,居然是您。”

“我怎么了?”初瑾微微皱眉。

她来到沙发前,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想要让房子热闹些。可刚一开电视,HN两个字母便显得好生突兀。

以至于后面负责人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近期,HN公司正在接受有关劣质布料的调查”电视内报道是,让初瑾的嘴不由得喃喃道。

见况,房地产的负责人搭话道:“Gloria,你还不知道?HN昨天晚上的展演出了事,有个模特在走T台的时候,严重过敏送往医院去了。”

“然后呢?”初瑾接着问道。

咽了咽口水后,负责人接着道:“HN可是我们市内口碑最好的服装品牌,它要是出了问题,对消费者造成的亏损可不是一般的大。”

“偷工减料,撞黑心钱?”初瑾一字一顿道。

非要把话说得明白些,初瑾才肯罢休。奈何袁之修已然卑鄙无耻到这种地步了,如此不折手段。

“对啊,这种情形对您是有利的。”负责人忍不住的抱大腿。

大多数人都知道HN的总裁夫人当时岌岌可危,当时流言蜚语传遍了大街小巷,却抵不过时间的洗礼。

现在,谁又能猜到Gloria就是当年的袁夫人呢?

“那个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些累,就不留您了。”初瑾扶额故作疲态,声调有些虚弱的说道。

霎时,负责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忙道:“好,那我先走了,改天再来回访您。”人走以后,房间内异常寂静。

初瑾一把坐在沙发上,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了一般。

“奇怪,袁之修做不做那样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初瑾仰头看向天花板,自言自语的说道。^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