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那是谣言

更新时间:2019-08-01 11:28 字数:2017

“我不怕记者。”顺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初瑾轻描淡写的说道。与此同时,她也在四处打量着。

先前只是听莫然说这像是城堡,现在看来哪里是像,分明就是。

“小瑾,我们上车。”不等初瑾继续想,下一秒,她的注意力便被程轶带去。初瑾故作镇定,走了上前。

程轶,究竟是什么人?

站在车的跟前,程轶伸手护着车框,生怕初瑾不小心被碰到。一如既往,程轶还是她的翩翩绅士。

“位置我已经确认好了。”初瑾看着车内的导航上的红点,是自己标记好杨怡霖所在的医院。#_#

系好安全带后,程轶点了点头:“好。”他的声音很轻,应得很爽快。待发动引擎后,二人便向前驶去。

独自一人躺在病床上,杨怡霖的睡意全无。以往这个时候,她可是犯困得很。现如今,她一点倦意都没有。

“咕噜咕噜——”门口传来的声音,立马吸引了杨怡霖的注意。在看见是换药护士时,她的眼神不由得暗淡的些许。

护士自然是看出了杨怡霖眼中的失望,不免道:“杨小姐,今天是有亲人朋友来看望您吗?”

自从打了针以后,杨怡霖的精神就很好。

“一个好朋友。”对护士露出了一脸微笑,杨怡霖无所保留的说道。护士换好药后,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想来,这也是个可怜人。

“你笑什么?”护士的蔑视表现得很明显,让杨怡霖好是不舒服。现在的人,还真是看不起人啊。

将换好的吊水放在一旁,护士忙否认道:“我没有笑。”

“你胡说!”一看护士的表现很不自然,杨怡霖便一把抓住对方,不依不饶。难不成,是看她自己好欺负不成?

而后,护士一把甩开了杨怡霖,没好气道:“杨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正说着,护士一脸不耐烦。

“我能对你做什么?”直视着护士,杨怡霖有些好笑道。

上下打量了一番床上的女人,护士没好气道:“你看你,一个人住在医院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别人包养的”

‘啪啪!’不等护士说完,杨怡霖的耳边便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音。只见,初瑾正站在床头。

她与护士相对,满脸的盛气凌人。

“你!你你是什么人?”看着跟前的初瑾,护士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来。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如此熟悉。

护士努力的在脑中回想,终于,她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跟前初瑾:“你不会是HN的那个夫人吧?”

正说着,护士有些语噎。不是说HN的夫人命在旦夕,重病在床吗?可现在看来,初瑾整个人的气色可不是一般的好。

难不成,那些都是谣言?

“我是不是HN的夫人不重要,至于你”初瑾看向跟前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

联想到自己先前一连串的作为,护士忙慌了神:“夫人,我什么都没有说,您这是做什么啊”

初瑾的地位定然不简单,一般人怎么得罪得起。

“你这么不会尊重你的病人,又怎么能做得好这份工作呢?”忽然,程轶径直往病房内走来。

同时,程轶的身边还站在一个男人。

“院长,我没有,真的没有”护士瘫坐在地上,不停的摇着头。可现如今,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哪容易回转。

当程轶出现的那一刻,杨怡霖的眼睛迅速亮了起来。不过只持续了一会儿,她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任何人去猜,能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程轶的呢?偏偏当事人,都不会觉得这个孩子是他的。

想到这里,杨怡霖也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怡霖,你没事儿吧?”赶忙上前,初瑾好生担心的询问着女人的状况。现在看来,肚子已经有些明显了。

怔了怔,杨怡霖摇了摇头:“小瑾,你身体没问题吧?”

“没有大碍。”初瑾莞尔一笑,摇了摇头。无非是自己愚昧,伤了自己的身体,惹得在乎自己的人担心。

听到初瑾的话后,杨怡霖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程医生,真是让你见丑了。”院长恭恭敬敬,说话的语气都很小心翼翼。可见,程轶的身份地位非同小可。

打量着程轶的侧颜,杨怡霖在脑子里想象着未来孩子的样子。想着想着,杨怡霖便走了神儿。

连程轶什么时候来到跟前,她也不知晓。

“怡霖小姐,你没事儿吧?”细细的看着病床上的女人,程轶温和的询问着对方。拿一晚上的事,他全都抛在脑后。

仿佛,从未发生一样。

“没事。”待回过神儿后,杨怡霖轻声应了一声。不过是被诋毁了两句,能吃多大的亏呢。

转瞬间,杨怡霖的视线定格在了初瑾的手腕上。那白色的绷带,在她的眼里显得甚是突兀。

缠着绷带,是受伤了吗?为什么受的伤呢?

“小瑾,你这是怎么了?”指着初瑾的手腕,杨怡霖好生担心的说道。那绷带,倒是崭新得很。

难不成是为了见自己,故意换了药。

“没怎么,刮了一个小口子。”初瑾刻意掩饰,不舍让好友担心。要是杨怡霖知道真相,非往死里骂自己。

暗自思量了一会,杨怡霖才开口道:“可是你自己弄的?”

“不是。”初瑾有些犹豫。偏偏在杨怡霖的双眼看向自己的时候,她终归还是没能瞒住对方。

伸手握住女人的手腕,杨怡霖再次质问:“是还是不是?”

“是。”初瑾一脸懊恼。看对方的样子,八成猜到自己做了什么。所以,才会问得如此理直气壮。

听到初瑾承认以后,杨怡霖的眼泪便哗啦哗啦的往下流。看二人叙旧,程轶主动转身离去。

许久不见,自然是想念。

“怡霖,你怎么哭啦?是肚子不舒服还是怎么了,我马上去给你叫医生。”看杨怡霖哭得如此伤心,初瑾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哪知不等女人起身,手便被杨怡霖一把拉住:“我哪儿也不疼,不用叫医生来,叫了也没用。”^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