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从天而降

更新时间:2019-07-02 17:30 字数:1992

果然,陶淑然是说不了谎的。面对男人的询问,她还是一五一十的把真相道明,是最好的选择。

何以见得,袁之修就能认识程轶。

“小家伙看起来,还挺机灵的!”袁之修笑了笑,对照片里的小男孩夸耀了一番,并未表明那是谁。

陶淑然一脸疑惑,道:“你认识我儿子?”

“上个月参加活动,遇到了一个和照片上长得像的小男孩。这么细看,不是您的儿子。”袁之修随言道。

他查过程轶当心理医生的教育档案,程轶小时候的模样,和照片上的那个小男孩长得一模一样。#_#

程轶的母亲,居然也是一名医生。

“陶主任,儿子几年几岁了?”袁之修重新坐了下来,饶有兴致问道。他一脸平静,并没有什么异常。

背对着男人,陶淑然正收拾着医疗箱:“和你一般大。”

“那就不是一个小孩了,果然是我认错。”袁之修自嘲道。面对陶淑然有问必答,他的心里有了别的打算。

抬腕看了一眼表,袁之修不免道:“谢谢主任,我还有事得先走。”

“好。”陶淑然笑面相迎,并没有要挽留的意思。这番看来,袁之修到底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昏暗无光的房间内,程轶看着桌前的笔记本电脑。上面关于‘催眠’的有关学术研究,很是引程轶的注意。

叩叩——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让程轶从中清醒了过来。只见,小莫然光着脚站在地上,一脸惬意的看着男人。

“莫然,你怎么来了?”顺手合上电脑,程轶便朝小家伙走了上前去。

挠了挠自己后脑勺,莫然伸长了脖子:“程叔叔,我睡不着。”正说着,便一屁股往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家伙的模样,活脱脱像一个小大人。

“莫然要喝点什么吗?”程轶拿过咖啡杯,给自己续了一杯咖啡,顺带还问着这小客人的意愿。

摆了摆手后,莫然漫不经心:“橙汁儿。”

“好。”程轶一边为小男孩冲倒着橙汁,一边忍不住的偷笑。待续满后,程轶便把橙汁递给了小家伙。

莫然看向男人,脸部表情极为丰富,道:“程叔叔,我觉得我妈妈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程轶抿了一口咖啡,愁容上脸。难不成初瑾情绪消极,直接都影响到小家伙了。

要是这样,可万万不行。

“是啊今天吃饭的时候,妈妈的脸都能拧出水来。现在呢,她已经开始一个劲儿的画稿子了。”莫然一脸惊诧的说道。

话一落,程轶满脸吃惊:“什么,画设计稿?”

“对啊。”莫然点了点头。

‘咯噔——’,程轶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立马起身往外门外走去。他站在隔壁房间,犹豫地打开了门。

程轶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动静小一些,他打量着屋内的女人。只见,初瑾端坐在桌前,专心致志的画着稿子。

果然如同莫然所说,太不对劲儿了。

“叔叔,我说得没错吧?”小莫然的小脑袋也探在门前,像是打量外星人一样看着屋内的初瑾。

整个地板上,都是她扔的画纸。

砰。

“莫然,妈妈这是在认真工作。”程轶轻轻关上门之后,蹲下了身子上下打量着跟前的小家伙。

莫然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啊。”

“所以,莫然应该怎么做?”程轶一把抱起了跟前的小男孩,往事先让人准备好的儿童房走了去。

两手死死的扣着男人的脖子,莫然一字一句:“听话,好好念书。”

“嗯莫然,想和妈妈一直住在一起吗?”程轶推开了儿童房,顺手打开灯后将小男孩放在了床上。

只见,莫然伸手他探了探男人的额头:“程叔叔,你发烧了吗?”

“发烧?”程轶有些不解。

莫然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地的拖着袜子:“我肯定想和妈妈一直住在一起,哪怕我不理解她为什么一定要送我到爸爸家。”

二人成婚后,初瑾对莫然的关心好像就少了许多。

“莫然乖,妈妈这样做有她的道理。”程轶怜惜的看着跟前的小家伙,双眼充斥了不少爱怜

刹——

“小姐,您终于回来了。”佣人一看白夕然回来后,便忙上前接过女人手里的手提包,满脸紧张。

白夕然对上佣人的面容,诧异道:“怎么了?”

“少爷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房门,说什么都不肯出来。”佣人一五一十的跟白夕然汇报着情况。

殊不知,白母都急得火烧眉毛了。

“他都多大了,有事想不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反思一下,未必不是好事。”白夕然轻描淡写道。

瞬间,白夕然觉得自己的身子受到一股外力将自己拉过。只见,佣人一脸紧张:“小姐,小心啊!”

‘稀里哗啦——’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引得白夕然的注意。眼前的一幕,是一个从天而降的花瓶引起的。

莫不是刚刚被拉开,花瓶正砸中白夕然的脑袋。

“是不是有人在上面打扫,所以,碰掉饿了花瓶?”白夕然目光如炬,没好气的质问着身旁的佣人。

佣人忙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现在根本就不是打扫的时间。”

“那么,那个房间是?”白夕然寻着往上看去,不等她想,白西沉便从上方往下看去,正对上女人的双眸。

这个视角,难免有些瘆人。

“该死!”顿时,白夕然火冒三丈。这个臭小子,是想要谋杀自己的亲姐姐吗?居然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扔花瓶。

刚一进大厅,白夕然便直接往楼上走去:“白西沉,你给我滚出来!”

“夕然,你怎么那么大的火气啊?”由于白夕然的大嗓门儿,立马便惊扰到了张丽玉的注意。

这一对儿女,一个比一个不让自己省心。

“妈,西沉他从楼上扔花瓶,差点就砸到我了。”白夕然一脸哭丧,非要把白西沉揪出来的模样。

此事,非同小可。

“这”张丽玉也有些难以置信。^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