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照片上的男孩

更新时间:2019-07-02 17:30 字数:1997

目光定格在二人离去的背影,杨怡霖的心一颤,嘴里不由得喃喃道:“我的小瑾,你现在在哪儿啊”

白夕然想要挽男人的手,不料被袁之修习惯性的躲开。

“莫非,袁之修不待见这个女人?”见到这一幕,杨怡霖独自猜测道。不过待见不待见,都不重要了。

关键是,这个男人当真是伤害过初瑾。

袁之修一面拿着手帕,一面向前自顾自地走。他全然不顾身后的女人,任由对方怎么唤自己。

“之修,你等等我好不好啊?”白夕然脚踩十公分高的跟跟鞋,任是怎么加大步子也赶不上男人。#_#

她瘪了瘪嘴,心里一阵憋屈。

此时,陶淑然手里捧着病例低着头向前走。浑然不知,正前方的袁之修也径直的往前兴致冲冲的走。

‘咣当!’忽地,陶淑然手里的保温杯掉落在了地上。她看向撞上自己的男人,轻微地皱了皱眉。

借此机会,白夕然才得以追上前:“你的眼睛是怎么长的,走路都不看有没有人吗?”一上前,白夕然便指着陶淑然骂。

暗自吸了一口气,袁之修便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

“小姐,是这位先生撞的我。”正对上白夕然的双眸,陶淑然一本正经的强调。同时,她一手抓住了袁之修。

俊美轻蹙,袁之修不得已停下了脚步。

“哟,还想碰瓷不成?”白夕然撇了一眼对方抓住男人的手,极为难听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全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陶淑然将目光放置在男人的身上:“你的头好像受伤了,需要及时包扎。”

“包不包扎,与你何干?”白夕然火气上头,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上下打量了一番陶淑然,袁之修摸了摸自己后脑勺。虽说是轻伤,但是,也需要处理才行。

“多谢。”袁之修轻声道。没想到袁之修会答应,白夕然整个人的脸上变了色儿,态度委屈不已。

她看向男人,急忙问道:“之修,我我也可以帮你处理的啊”

“你先回家。”横扫了一眼白夕然,袁之修轻描淡写的说道。整整一天,白夕然都在自己眼前转悠。

白夕然不烦,他也烦了。

“可是,我还没呆够。”白夕然站在原地,看着袁之修头也不回的同陶淑然进了电梯,内心一阵萎靡。

为什么袁之修的眼里,就是没有自己呢?

身着一身白大褂,陶淑然每天的装扮大致如此。她仰头看着电梯,准备带男人去自己的办公室。

“你是HN的总裁,对吗?”陶淑然平淡的问道。

虽说她和程轶没有多少联系,但是关于程轶的一切,陶淑然都略有所闻。HN的总裁和自己的儿子,好像有些矛盾。

“嗯。”袁之修轻声应了一声,并不觉得奇怪。自从重新找到初瑾以后,HN的总裁早就被众人所知。

哪怕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也无法避免。

“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随着电梯门的打开,陶淑然一手揣在大褂口袋里,一手拿着保温杯。

看似这是一个普通医生,实则给自己的感觉却很不一般。那股子淡然冷静,怎么看都是很难得的气质。

忽地,陶淑然停了下来脚步:“怎么了?”她一个劲儿的往前走,才发现男人定格在电梯门前,好似在思量着什么一般。

“没怎么。”袁之修面不改色,跟了上前去。

“陶主任好。”

“主任好”一路走上前,不少人都主动给女人打了招呼。看来,是个声望不错的老牌医生。

跟寻着女人进了办公室,陶淑然顺势便拿过了医疗箱,动作利索,一点也不拖拉。她打开了药箱,轻声:“你坐这儿。”

看向女人指的方向,袁之修上了跟前坐在凳子上。他打量着周围,整个房间娴雅舒适,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一个客厅来得融洽。

将视线转移在男人身上,陶淑然拿过一小团棉花:“我自己工作的地方,向来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您是什么人?”袁之修对上女人的眸子,凛然问道。

若这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为什么非要让自己来她的办公室来进行包扎了?这个女人,肯定别有意图。

一时,陶淑然停下了手。

“伤口不深,你注意清理。”收回手后,陶淑然轻描淡写的说道。她谁不重要,袁之修也不需要知道。

打量着房间周围的陈设,袁之修独自起了身。竟然对方不愿意告诉自己,那么,她就自己找答案好了。

“陶主任”看着陶淑然近年来获得的奖项,不胜其数。看样子,还真不是一个普通的医生。

袁之修眼神黯然,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您夫人还好吗?”陶淑然将棉花放在一旁,试图靠近男人,想着为他上一些消毒的药水儿。

顿时,袁之修颜色大变。

“不关你的事。”袁之修目光如炬,认为女人有些多管闲事。关于初瑾这个人,外人不应该多问。

陶淑然一愣,识相的闭上了嘴。下一秒,袁之修也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养着神,任由女人给自己的后脑勺消毒,上药

“你认识程轶?”袁之修忽然开口道。

随着男人的这句话,陶淑然的心不由得一颤。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从刚才连续的对话来看,并没有提到自己的儿子啊。

不应该,这不应该才是。

“不认识。”陶淑然提醒着自己不能自乱阵脚,她装作一脸平静,继续为男人的伤口上这药。

谁料,袁之修直接起了身,走向桌前:“那这是谁?是你儿子对吗?”指向桌前的相框,照片里的小男孩,笑得很是开心。

“你认识这个男孩?”陶淑然吸了一口气,质问着男人。

以袁之修的年纪来看,和程轶的年纪相差不了多少。陶淑然不相信,袁之修真能猜出自己的身份。

“认识。”袁之修点了点头。

此话一出,陶淑然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前:“他是我儿子。”^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