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又有机会了

更新时间:2019-06-27 17:13 字数:2019

迅速领会到袁之修的意思,习风低头附和,往相反的方向前去。刻意避开了程轶的打量,装作若无其事。

拧着手里的水壶,程轶漫不经心地走进了病房。

‘嘀,嘀,嘀……’随着心电图发出的声音,程轶的心不由得再一次牵动了起来。看来,初瑾过得并不好。

原本以为她嫁给了袁之修,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可现如今,并非如此。

“你看你,憔悴了不少。”程轶注视着床上的女人,一字一句地感叹着。恰巧这一幕幕,被门口的袁之修扑捉道。

单是看程轶那双眼前,袁之修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果然,程轶不会平白无故消失。#_#

无非,是接受不了初瑾出嫁的事实。

“你究竟是什么人?”袁之修的声音一响起,立马就将程轶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只见,坐在床头的程轶,缓缓地起了身。

“我是什么人?”程轶对上袁之修的双眸,好生没好气的模样。把初瑾害成这样,居然还敢来质问他。

这个袁之修,还真是不知廉耻。

“程轶,你骗得了初瑾,可是骗不了我。”上前了两步,袁之修认真的看向对方。

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袁之修好容易才把程轶找出来。他必须要知道,程轶的身份。程轶,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心理医生呢?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程轶扬起眉毛,视线投向了还处在昏迷中的初瑾。他这次选择回来,就不会再走。

倘若初瑾呆在袁之修的身边不快乐,那么,他为什么不可以再次把初瑾带走呢。连同小莫然,带离这个地方。

“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玩小花招,因为我确信,你玩儿不过我。”程轶侧着身子,替初瑾捻了捻被子。

他的面容毫无波澜,让袁之修有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HN总裁夫人病危再上头条,传得沸沸扬扬。这一次,总裁夫人割腕想要自杀:“好好儿活着有什么不好,非要去自杀。”张丽玉端了一盘果盘,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一面咬着嘴里的水果,一面把视线投向了斜上方。此时,白夕染正从楼上走了下来。

“夕染,你醒了?”白母关心的询问道。经过了连续几天的颓废,白夕染的精神一点一点的变好。果然,时间是可以治愈一切的。

“妈,早…”白夕染看向张丽玉,笑脸相迎。今天的白夕染,横看竖看都有些不一样。

这状态,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

“我的女儿今天,心情好像有些不错啊?”白母看向朝自己走过来的女儿,饶有兴致的说道。

只见,白夕染伸手从桌前拿了一块儿苹果,塞进了嘴里,满面春光的看向白母。

“妈,初瑾要死了……”白夕染开口道。她的语气里,透露出的是让人后怕的愉悦。

有人命在旦夕,自己的女儿却这般高兴。张丽玉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严肃的看向自己的女儿。

“所以你很高兴?”白母质问着白夕染。

嚼着嘴里甜甜的苹果块儿,白夕染直接忽略掉对方不能理解的表情,道:“她死了,我就有机会重新回到之修哥哥的身边。妈你说,难道我不应该高兴吗?”

话一落,白母脸色煞白。

“夕染!”随后,张丽玉立马起了身,大声呵斥了对方一声。白夕染可是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德行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白母绝对不允许:“人家初瑾现在命在旦夕,你在这儿幸灾乐祸,合适吗?”

于情于理,白夕染都不应该。

“那我要怎么样,难过她不能和袁之修相伴到老?那样的话,命在旦夕的就是你的女儿了。”白夕染觉得白母不理解自己,好生愤愤不平。

怔了怔,白母头疼扶额:“没出息的东西!”轻微皱眉,张丽玉寻随着沙发的位置。

可突然,白夕染火冒三丈。这究竟是她的母亲,还是初瑾的什么人,为什么处处帮别人说话。

“我没出息,所以我不配当你的女儿了?”白夕染直视着女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顿时,白母蒸发了眼睛:“你说什么?”

“本来一开始就是你撮合我和之修哥哥的,若不是你,我真打算放弃了。怎么…现在全都怪在我头上?”全然不顾张丽玉的身体安危,白夕染的话说得很难听。

白母皱眉,头疼得难受:“别说了。”

“我就要…”

“丽玉!丽玉……”正当白夕染想要无休止的说下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白天的声音。

他戴着一副黑色框眼镜,刚一下楼,便瞧见这一幕。大女儿向来听话懂事,怎么变得这么不讲理了。

“爸…”看向白天,白夕染轻声唤道。

白天一个箭步上前,目光所致只有张丽玉一个人。全程,都没有别头看过白夕染一眼。

仿佛,除了张丽玉意外,其他的对白天来说都不重要。

“妈,我不是故意的。”见白母的脸色不大好,白夕染略微歉意的开始张口认错。

谁料,白天一把将张丽玉抱入了怀里,低斥道:“闭嘴!等我一会儿再找你算账!”话末,白母便被抱上了楼。

本来一开始好端端的,怎么自己跟着斗了两句嘴,张丽玉就虚弱成了这个样子了。

白夕染后想,心里越发的烦躁。直到耳边伴随着一阵吹口哨的声音,她才回过神儿来。”

转过头看过去,白夕染正对上对方的双眸。只见,白西沉从门外推门而入,好生悠闲。看上去,白西沉的心情不错。

一进门后,他便目视前方。哪怕知道坐在沙发上的人是谁,白西沉也不准备打招呼。

“白西沉你给我过来。”不等白西沉迈腿上楼,白夕染便唤了一声男人的名字。悬在快要贴近阶梯的脚一愣,他又将其收了回来。

下意识咳嗽了两声,白西沉便朝女人的方向走了去,脸上挂着一副清闲自在的样子。

“什么事?”将手机划开,男人压根没打算好好听对方讲话。^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