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秘密泄露

更新时间:2019-06-19 15:18 字数:2012

“之修,你别生气。这孩子也就只会做做样子,哪里敢真的伤初瑾呢?”初荣全身上下都跟着紧张起来。

他担心初瑶韵的同时,又叹息这丫头沉不住气,无意间惹恼了袁之修这主儿。

“妈妈,爸爸怎么变凶了?”唯独小莫然最天真无邪,还若无其事的询问着初瑾状况。

将小家伙揽入怀中,初瑾轻声道:“莫然别看……”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自然也不是初瑾想要看到的。

可事到如今,她并不打算出面。

‘霹雳啪啦——’相同的声音,在初瑶韵的耳边响起。她粗气也不敢喘一口,猜想着自己是不是受了什么伤。#_#

这么一个玻璃杯要挨在身上,那得多疼。

“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看向跟前的初瑶韵,袁之修语气凛然的说了一声。

猛地一下,一股电流由下到上串入脑中。

“瑶韵,没事吧……”林雅忙冲上了前,将初瑶韵拥入怀里,心情好生的难过。

这个袁之修,简直太过分了。

“妈…妈,我害怕……”一把抓住林雅的手,初瑶韵一遍接着一遍重复的说道。她整个人,明显被吓坏了。

扫了一眼跟前的袁之修,林雅被那股子戾气给着实的吓到了。她欲言又止,只能将视线投至初荣。

“荣哥,你得给我们做主啊!”林雅扶着跟前的初瑶韵,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目睹母女二人,初荣的心一怔。

“分明是我们管教女儿无方,你现在跟我谈什么做主!”初荣余光打量着袁之修,一字一顿。

没错,怪他们管教无方。

“明明就是袁之修仗势欺人,你怎么也跟着这样呢?”林雅的情绪濒临崩溃,好歹自己的女儿也是个姑娘家。

先才袁之修的做法,着实有些过分了。

“之修,你消消气儿……”初荣一脸献殷勤的模样,好生怕得罪了袁之修的一般。

袁之修的目光平静,踱着步子走到了莫然跟前,一手抱着小家伙,一手拉过了初瑾。

“这门儿也回了,我们该回去了。”袁之修冷冷的说道。他紧紧地拉着初瑾,好生霸气。

俨然向初家的人表明,初瑾是他袁子修的人,谁都碰不得。若是哪个不怕的人碰了,就是在跟他袁之修做对。

“这……”见三人要有,初荣不免有些慌张。

火锅里各色各样的菜满当当,偏偏这个时候,人就要走了。这饭,吃得不顺当。

“外公再见。”趴在袁之修的肩膀上,小莫然冲初荣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冷清的气氛中透着几分可爱。

纵然肚子还有些饿,初莫然也能觉察出自己爸爸的情绪不对劲儿,自然也就不吭声儿了。

“小瑾,之修……”跟随在三人的身后,初荣穷追不舍。这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被破坏了。

初荣只能愣在原地,看几人上了车,招呼也不打一声的开车离开了初家的老宅。

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荣哥,你看看瑶韵都吓成什么样儿了。”林雅一脸楚楚可怜,无比痛心的拽了拽初荣的袖子。

谁知下一秒,一个巴掌重重地扇了过来。

“啪!”仿佛用了浑身的劲儿,初荣一点不留情的打在了林雅的脸上。此时的她,让他厌恶。

要不是这个女人的好女儿,事情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你滚,带着你的女儿给我滚出去!”初荣没好气的吼着二人,一度失去了理智。

捂着脸蛋瘫坐在地上,林雅难以置信的看着男人。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吗?

一时间,林雅猛地便昏厥了过去……

看着窗外不断飞逝的风景,初瑾的内心五味杂陈。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中总联想着初夏。

回门的饭桌上,不见初夏这个人,也不见初荣有任何的反应。所以可以见得,他们是知道初夏住院的。

果然孤独难过是一个人,热闹都是属于别人的。

“嘀嘀嘀!”一阵接着一阵的鸣笛声,吸引了初瑾的注意力。她晃过了神,别过头看向男人。

许是自己走了神,被袁之修发现了。

“干什么?”初瑾看向男人,露出了一脸的不解。好端端,鸣笛那么多次做什么。

将目光移至前方,袁之修轻声道:“你刚才被吓到了么?”

“啊……没有。”初瑾迟钝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男人的话。原来男人是担心自己,怕她被吓到。

一个玻璃杯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该拉你那一下了?”袁之修饶有所致,揣测着女人的意思。

初瑾愣了愣,否认道:“当然不是……”不对,这话中像是有别的意思一般的模样。

“谢谢你了。”初瑾凝了凝神,正儿八经的给身旁的男人道了个谢。这个男人,无非就是骨子里的冷血。

怔了怔,袁之修欲言又止……

四周堆放着不少的石头泥块,工程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一旦打完,便直接通完初瑾的工作室了。

“你看看,明天完工了。这可不免费,你准备好怎么谢我。”握着手机在洞内绕了一圈儿,白西沉对着摄像头说道。

看视频发送之后,他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等候着女人回复自己的消息。

“老板,有人来了。”到底没有等到初瑾的回复,倒等来了麻烦。这人,千万别是袁之修的人才是。

工作强度并不大,怎么会吸引人来呢?

“已经发现我们的位置了吗?”睨视着跟前的下属,白西沉追问着对方情况。

不等下属开口,耳边便传来了一阵男音:“哟,这地道打得还真是不错啊,白少爷。”

只见,习风双手背在身后,四处打量着。他上身一件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将腿衬得修长。

“你认识我?”看习风认识自己,白西沉眯着眼看着对方。此时此刻,白西沉满脑子担心的是,怎么跟初瑾交差。

打一回到这里后,习风就能察觉到隐约的震颤感。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才将引起他的注意。^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