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我的人你别碰

更新时间:2019-06-19 15:18 字数:2002

初瑾抱着怀里的小莫然一进屋,便见初荣拉着袁之修一个劲儿的说长道短。

莫不是因为是初家的女婿,袁之修那点儿耐性早就被磨完了。想到这里,初瑾心里大露出人心。

“妈妈,爸爸在看你呐!”俯在初瑾的耳旁,小莫然小声地说了一句。而后,初瑾便投过了视线去。

只见,袁之修当真一动不动的看着女人。他一动不动,脸上的淡漠取代了所有的不悦。

至于初荣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妈妈带你去荡秋千,好不好?”初瑾将注意力转移,根本不打算往袁之修的方向走去。#_#

一时,袁之修的额头冒出了两条黑线。

这该死的初瑾,他可是为了她,才靠近初荣这只老狐狸的。现如今,她倒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二人足足促膝深谈了一个小时,一行人才被招揽了上桌吃火锅。

薄雾缭绕在桌的上方,给整个气氛都增添了一股浓浓的暖意。初瑾带着小家伙,入了坐。

“之修,这边来。”初荣乐呵呵地拉开了凳子,招呼着跟前的男人坐下用餐。

将正上方的位置让出,初荣的行为,已然表明了袁之修在他那儿的地位。哪怕是女婿,也不曾动摇。

只见,袁之修直接忽略了初荣,朝初瑾走了前去。

“丈夫怎么能不和自己的妻子坐在一起呢?”袁之修目不转睛的看向初瑾,打量着她的表情。

初瑾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一脸的若无其事。

“是是,和小瑾坐在一起也好。”初荣附和应道。袁之修越是爱初瑾,他就越是有把握。

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抓住这棵摇钱树。

“瑶韵,快过来坐下吃饭了。”随后,初荣朝林雅母子俩招手,示意赶紧入席。

对于先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我来烫点粉儿,牛肉……”初荣一人兴致勃勃地下菜,仿佛在场的人属她最兴奋。

后知后觉,初荣才发觉林雅母子俩不大对劲儿。为了顾及袁之修,初荣没有当面问出口。

“这初老夫人,是不高兴了?”袁之修敏锐的觉察到,向来多话的林雅,此时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是心情不大好。

“高兴得起来嘛,饭还没吃,气都吞饱了。”只见,初瑶韵瞪了一眼袁之修,没好气道。

在初瑶韵眼里,初瑾就是不讲理。

“哦?”那是吃谁的气儿了?”抬起桌前的酒,袁之修轻抿了一口,不动声色道。

八九不离十,和初瑾脱不了干系。

不过当事人倒是洒脱得很,初瑾仍旧当作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照常给小莫然喂菜。

不悦与难受,都是林雅母女俩的。

“说啊!”初荣心里责怪,怪初瑶韵不分场合,总是搞一些幺蛾子出来扰乱他的思绪。

现在这个场合,也没个孰轻孰重。

“爸,初瑾她…她太嚣张了!”初瑶韵一个没忍住,便开始告初瑾的状,索要一个公道。

几乎一刹那,初瑾停下来喂小莫然吃饭的动作。她别过头,将视线落在了初瑶韵的身上。

“我嚣张?”初瑾挑眉,反问着对方。她哪种态度才算好,对于这样的不是人的东西。

初瑾的眼神,着实的摄人。

“不就仗着自己嫁进了袁家,有几个臭钱嘛?你有必要,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看向面前的初瑾,初瑶韵不计后果的说道。

奈何她,怎么看初瑾都看不顺眼。

“你知道什么?”全身散发出一股正义凛然的力量,初瑾目不斜视的看着林雅母女二人。

当初初瑾在这个家受过的耻辱,足足抵她们千倍万倍。怎么,不过等了区区两个小时就受不了了?

“我不想知道,就要你给我妈妈道歉!”初瑶韵唱一出是一出,不计后果的瞪着初瑾。

殊不知,初瑾身旁袁之修的脸上已经开始难看了。

“瑶韵,你怎么跟姐姐说话的!”初荣一阵愠怒,这个死丫头怎么就知道拆自己的台呢?

只能祈祷,没有惹到袁之修的好。

“道歉?门儿都没有。”初瑾起了身,一副凛然的气势让身旁的袁之修都不得不佩服。

她当真,是有了脾气。与当年那个一声不吭的初瑾比,当真有了不少的骨气。

“你!”初瑶韵恼羞成怒。她顺手拿过桌前的一个杯子,便毫不犹豫地往初瑾砸去。

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初瑶韵不预料过。

‘霹雳哗啦——’一阵清脆的玻璃碎地声,让初荣和林雅都为之震撼了心灵之中去。

只见,袁之修一把将初瑾护进了自己的怀中。对方这一举动,无疑惹恼了袁之修。

“没事儿吧?”护着怀里的女人,袁之修关心的询问着女人。她自然是懵了,刚才那一下莫不是袁之修,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家人,仍旧是那么狠毒可怕。

“我…”初瑾正想说话,便被袁之修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剩下的事,他来处理。

初瑶韵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一下。刚才她做了什么,怎么可以扔东西砸人呢?

而且,还是当着袁之修的面砸初瑾。

下一秒,袁之修顺手拿个了一个一摸一样的玻璃杯。他大步向前,朝初瑶韵的方向走去。

见况,初荣和林雅一致瞪大了眼。不会吧,袁之修这么护自己的妻子,要来个以牙还牙。

不合适,怎么想都不合适。

“妈…妈!”瞬间,初瑶韵一个劲儿的窜。她心里高度紧张了起来,一个劲儿的往林雅身后躲。

林雅挡在自己女儿跟前,面露微笑道:“之修,姐妹两个开玩笑,你就不要……啊!”

谁料,林雅话都没说完,便一把被袁之修抓来撂到了一旁。开个玩笑而已,要不是他的话,初瑾此时就是受伤了。

这群人,全都该死。

正对着跟前的初瑶韵,袁之修一双鹰隼的眸子,冷得让人害怕:“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姐夫…我……爸,爸快救我!”实在不敢看袁之修的双眸,初瑶韵只能跟初荣求救。^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