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想程轶叔叔了

更新时间:2019-06-19 15:18 字数:2023

“莫然,你不可以这么对待女孩子哟……”幼儿园老师见况,有些无奈的说道。小家伙古灵精怪,一点儿也不好惹。

“哼!”别过头紧紧拷着男人的脖子,莫然摆出一副谁都不想理会的模样,好是清高。

护着怀里的小男孩,袁之修低声道:“你欺负小女孩的性子,到底是遗传谁啊,嗯?”

“当然是你了。”下巴倚在男人的肩膀上,初莫然悠哉悠哉道。这话虽听起来不好听,但也没什么毛病。

抱着怀里的小家伙,袁之修朝老师示意了一个眼神后,便径直朝车走去,将莫然安安稳稳地放在了安全椅上,驾车朝前方驶了去。

一路上,莫然歪着头在安全椅上,到底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若有所思的模样,倒还有几分大人模样。#_#

“你怎么啦?”面对小家伙的安静,袁之修忍不住询问道。一个小孩子,脸上怎么会有这般愁容。

怔了怔,莫然两只手指相互触碰,嘟囔道:“我想程轶叔叔了……”五年一朝一夕的陪伴,哪抵得过他这几天的相处。

话一落,袁之修的手力不由得加紧了些:“叔叔对你很好吗?”松了松力,袁之修转了个方向盘,询问着身后的男孩儿。

陡然,莫然连着点了点头:“嗯,程叔叔对我超级好!”车内的温度降到了不少,袁之修直视前方。一双眸子里充斥着无数的愤怒,异常摄人。

车窗外的风簌簌的吹着,夕阳西下,迎面而来是凉爽的午后。

“啊……”初瑾将视线移至橱窗外,打量着碧水蓝天。算他有点良心,这等风景,倒也挺让人舒心。

伸了一个懒腰后,初瑾拿起手机:五点半了。这个点儿,莫然也该放学了。大致父子俩这会儿在路上,一会儿就要回来了。

刹——

正想着,初瑾的耳边便传来一阵急刹车。她寻着声源看过去,才发现是莫然的小短腿在在车门一晃一晃的。

心里一喜,初瑾火急火燎地朝门前走去:“宝贝,回来了?”一出门,便见袁之修抱着男孩。

本来美好的心情,却被男人那一双迥异的眼神看得她发毛。

“妈妈……”一看见初瑾,小莫然便伸手要抱女人。一天不见,仿佛隔了一个春夏。顺手将男孩往初瑾身上揽,袁之修的动作甚是干脆。不对劲儿,男人属实不对劲。

“莫然要喝水吗?”抱着小家伙往厨房的冰柜走去,初瑾一面问着儿子,一面用余光打量着袁之修。

不会是自己和白西沉的事儿,让他知道了?可那样的话,袁之修应该大发雷霆才是。偏偏这副嘴脸,让人琢磨不透。

“莫然好好喝……”将圆滚滚的男孩放在了平桌上,初瑾一点一点地靠近旁边的习风。这个保镖兼保姆的男人,肯定多少知道点什么。

“他怎么了?”用手戳了戳习风,初瑾暗自打量着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轻声问道。

寻着视线看了过去,习风打了一眼:“老板今天心情挺不错的啊,没有什么棘手的问题。”

那就奇怪了,这是犯的什么病。

“他经常这样吗?”初瑾小心窥探着袁之修,像是在看一个正处于观察期的神经患者一般。

端着手里的玻璃碗,习风换了个位置打蛋,应了一声道:“偶尔吧。”因为下午的问题,他到现在耳根子还有些发烫呢。

“嗯你怎么离我那么远?”待初瑾缓过神以后,才发现打着鸡蛋的男人,离自己老远。搞得她,好像得了瘟疫一般。

“你在那儿嘀咕什么?”看初瑾很闲一般,袁之修不免开口询问着女人。

初瑾投过视线看向男人,摇了摇头:“帮忙做饭的呢,这不是马上都要道不到饭点儿了吗?”

胡说八道也不大草稿,慌便得太烂。

“妈妈,我还要水…”举起手里的杯子,小莫然像喝着玩儿一般,再次跟女人讨水喝。

初瑾拿过平板递在小家伙的手,严肃的叮嘱道:“水太凉了,你不能再喝,乖乖玩儿游戏。”

“初瑾,你过来。”只见,袁之修唤了一声她。

第六感告诉了初瑾,肯定没有好事。可她仍旧驱动双腿,朝男人走去。上下打量着袁之修,初瑾一个头两个大。她安分待了一天,哪儿得罪他了?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太过于安分了?所以,他才这样?

“怎么了,你这是被老奶奶讹了还是让小女孩骗了?”初瑾一脸无辜,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没等袁之修开口回应,莫然一面滑着屏幕,一面解释道:“我说我想程轶叔叔开始,爸爸就这样啦!”

莫然的话一落后,初瑾吃惊,习风也跟着诧异。连同打蛋的碰撞声,也跟着戛然而止。顿时,袁之修额头一条黑线。

“表现那么明显,连小孩子都看出来了?”初瑾看着男人,带走些许嘲讽的语气道。

好歹初莫然一半儿都是被程轶带大,所以,多多少少也会一些鸡毛蒜皮的观人术。若是因为自己说话的原因生气,初莫然自然是能知道。

“别胡说。”袁之修沉着一张脸,不愿承认。但,他的表现真的有那么明显吗?拜自己儿子所赐,颜面扫尽。

“别小看莫然,他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初瑾斩钉截铁。不管男人承认不承认,她认定打翻醋坛了。

不过她和程轶,什么都没有。

“从我结婚前一天,程轶就消失不见了。我不清楚他去了哪儿,也没有任何联系。”初瑾看着男人,认真的说道。

确实是,她也有好一段时间不见程轶了。不过,以程轶的性格来看,多半是自己一个人独处。

程轶喜欢她,初瑾心知肚明。

“不用跟我解释那么多,没必要。”袁之修刀子嘴,可那双眼神却出卖不了他。程轶陪同母子二人那么多年,是事实。

咽了咽口水,初瑾接着道:“我向你保证,不会和他有别的牵连。”这句话,自然颇有成效。

话一落,袁之修眸中就温柔了不少:“嗯。”^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