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别有用意

更新时间:2019-06-19 15:18 字数:2003

在脚刚踏出门时,袁之修的耳边便传来了一阵令人舒心的音乐。他眸子一暖,往前走去。自己的住所,终于有些许不同于往常的味道。

顺着栏杆往斜下方看去,只见初瑾正专心致志的绘图,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男人。她越是认真,就是越是有魅力。

“怎么…想通了?”待袁之修走到跟前,女人也没有发现他,才忍不住开口道。

话一落,初瑾抬眸。她的笔仍旧‘唰唰’在纸上来回的勾勒,从上至下,线条清晰流畅。

“你那么忙,还有空下来?”初瑾睨视了一眼,没好气道。

先才男人不是撩下一句话后,就不愿理睬自己么。现在这番来,又是为了什么目的。#_#

反正大可能,不安好心。

“我喝口水的功夫,总不至于没有。”袁之修瞟了一眼女人,便端起了桌前的茉莉花茶,轻抿了一口。

那茶,是初瑾的。

“那习风又不是摆设,你不能让他帮你送水?”初瑾瞄了一眼习风,愣是没好气道。

习风一言未发,躺着也中枪。

“你这画的是什么?”咽下了喉间的茶,袁之修眯着眼看初瑾的画稿。他扫视一圈,看那副珠宝设计,颇为深意。

晃了晃手里的稿子,初瑾一脸得意:“这个季度的设计,我还差两幅不是的么?”

“画完了,你就更没有理由离开这儿了。”袁之修挑眉,露出一脸痞笑,让初瑾好生生气。

这该死的男人,压根儿就是故意的!

“我改变主意了……”初瑾将手里的画稿一和,立马站起了身来,与男人四目相对。

随着一阵悠扬的音乐,画面实属难得。

“改变什么主意?”怔了好一会儿,袁之修若有所思。他注视着女人那一双澄澈的眼睛,心里难免心动。

为何,她总能给自己一种莫名的温暖感。明显感觉到了男人的注视,初瑾不大自在。

她故意绕到男人的身后,躲开他的视线。

“我哪儿也不去了,在这儿好好陪我的莫然。”初瑾笃定的语气,让他心一颤。

当真,这么轻而易举就改变主意了?

“反正我逞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顺其自然,让我自己好过也让你不为难。”初瑾侃侃而谈。

不得不说,他觉得好生稀奇。

“口说无凭。不过道理你都懂,我也就不多说了。”转过头,袁之修开口说道。

不信自己,初瑾暗自思量。

“行,等着瞧。”初瑾重新盘坐在沙发上,又开始进入自己的创作世界中了。压根儿,不顾及眼前的男人。

画了两笔后,初瑾恹恹道:“你给我准备的工作室我不欢喜,在客厅这么做,你不介意吧?”

他费尽心思的工作室,初瑾不买账。

“这是你的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见,袁之修大方得体的回应着女人。

初瑾点了点头,心猝不及防的一暖。她的家?倒也不知道,她几时都没有过家了。

“妈妈…妈妈……”耳边传来一阵呼唤声,初瑾扔下了手里的画笔,行色匆匆地径直走向前去。

莫然醒了,在叫她。

目睹这一切,袁之修若有所思。这丫头无论做什么事马虎,都不会对自己的儿子马虎。

一推开门,一个小家伙便跑过来抱着自己的腿:“妈妈,这是哪里啊,莫然醒来都不见你。”

缓缓俯下身子,初瑾拍了拍小家伙的背。

“新家,有妈妈…有爸爸。”初瑾抱起怀里的孩子,一字一顿的安抚着刚醒的儿子。

这是新家,有爸爸也有妈妈。她说的话,正好说中了袁之修的心坎儿上,美好而又值得守护……

初瑾在客厅呆了一个晚上,绘图整整绘了一个通宵。像回到了最初那样异常认真。

得知消息后,袁之修也觉得她是中了魔障了。

清晨一抹阳光洒进屋内,初瑾紧闭双眸躺在沙发上,莫然坐在一旁穿好了衣服。

卡通书包倾倒在地毯上,玩具洒了一地。今天的小莫然要上学,他早就习惯了初瑾。

“莫然乖,让习风叔叔送你。”初瑾闭着双眸,含糊不清的说道。习风递了一杯牛奶给莫然,微微一皱眉。

老板有了女儿,就是那么麻烦。

系着领带从楼上走了下来,袁之修盛气凌人的从楼上走了下来,独具一番气势。

“老板,夫人她……”瞅向睡得正香的女人,习风抿唇。

扫了一眼沙发上的女人,袁之修轻声道:“去那一个毯子来,让她继续睡吧。”

“好。”习风应了一声,去寻薄毯。

十分钟后,客厅只剩下初瑾一人。她惺忪了眸子,揉揉眼睛,环顾了一圈儿四周。

人,全都走完了。

“总算都清干净了。”初瑾收拾着桌前的设计稿,准备拿过手机,给白西沉发信息。她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清什么?”突然,一个声音让初瑾的心瞬间冻结。这……这,是哪里来的声音。

他们,不是都已经走了么。顺着声源看过去,初瑾一眼便撇见了不远处的习风。他一脸匪夷所思,不明白初瑾的话。

尤其,初瑾现在还以一副见鬼了面孔看着他。

“夫人?”晃了晃手,习风试图吸引女人的注意力。这突然的怔住,又是怎么回事儿。

忽地,初瑾一回神,道:“你不是送莫然去幼儿园了吗?”

“老板说他送。”习风面无表情,觉得她心里有鬼。所以,全程视线也不曾离开过初瑾的脸。

煽了煽风,初瑾接着道:“挺好,不错不错。”

“您刚刚说,清什么来着?”习风仍旧没有被话题带走,他看着女人,再度问道。

继而收拾起面前的手稿,初瑾眨巴眨巴眼,道:“清这一桌的设计稿啊,昨天一晚上,累死我了。”

她立马恢复表情,开口说道。

“喔……”习风点了点头,明显是信了她的邪。明天就是回门的日子,到时候,她再怎么也能出门。

不过袁之修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大致,是他别有用意。^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