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莫然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9-06-11 09:53 字数:2022

拽着温茹玖的手,小莫然迈着小短腿儿一点一点的走在前方。他用手遮着太阳,眯了眯眼。

“哎哟,我的孙子怕热啦!”停下了脚步后,温茹玖别过头看了一眼莫然,若有所思道。

小家伙,还挺讲究的。

“奶奶,好晒呀……”初莫然无力地跟在女人的身后,表现出一副身心俱备的样子。

这种天儿,把好玩的兴致都消磨完了。

“奶奶陪你坐玩具碰碰车,好不好?”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棚,温茹玖一本正经的说道。#_#

那大棚下,十几辆碰碰车相向而撞。砰发出的欢声笑语,渲染着游乐场活泼的气息。

若是那种程度的游乐设施,温茹玖姑且可以陪自己的孙子玩儿一玩。偏偏,遭到了初莫然的摇头拒绝。

他扫了一眼碰碰车,顿感无趣:“那个不好玩。”嘟起了小嘴,初莫然的面部表情也跟着表了态。

“那个,那个奶奶可以玩。”莫然一面说,一面生拉硬拽着温茹玖往前面走了去。

直视着前方,温茹玖有些忐忑。可为了不扫孙子的兴,温茹玖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

四周充斥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儿,初夏平躺在床上,细眉轻蹙,紧闭着双眸。

“她怎么会然上这种病?”站在门口观望着病床的女人,初瑶韵一脸匪夷所思的说道。

按理说,初家并没有家族遗传,加之初夏的身体向来都好。可现如今,怎么莫名的得了乙肝病毒了。

这,让初瑶韵脑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头绪。

“能怎么染上,乱混得了神经病也奇怪!”瞪了一眼床上的女人,林雅没好气的说道。

林雅一双眼神里,无不透露着希望初夏死掉。仿佛这个女人,生而为人就是和错误。

“乱混……”初瑶韵独自喃喃道。

她联想打了一大串,初夏整日在外,有时候一个晚上都不回家。莫非,是因为这个?

“我就算死,也不干你的事儿!”忽地,林雅母女的耳边,传来了初夏嘴硬的语气。初夏瞪了一眼林雅,好生气氛。

像林雅这样表里不如一的女人,当着初荣的面是为自己好。背地里呢,估计初家的一粒米儿,她都巴不得塞给初瑶韵。

至于初夏对于她,无疑只是眼中钉肉中刺。

“哎哟哟,嘴还真是硬得很啊……”绕过自己的女儿走到跟前,林雅好生不屑。

不过,可恨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初夏,你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吗?”林雅挑眉看向前方,目不斜视的对女人说道。

说得难听些,初夏的病不仅一辈子治不好。而且,十之八九还会影响她的下一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初夏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能有什么病,感冒发烧而已。”初夏别过头,不愿意正式跟前和自己说话的女人。

显而易见,初夏还不知道真相。

“你得的是乙肝。”不等林雅开口,初瑶韵便开口对女人坦白了她自己的病情。

乙肝?初夏皱了皱眉。

“你啊,真是丢初家的脸。”深叹了一口气以后,林雅又接着冷嘲热讽的说道。

确实,这样的事有辱初荣的那张脸。

“初夏,你真不自爱。”直勾勾的看了初夏许久,初瑶韵的嘴里才吐出那么一句话。

紧接着,林雅伸手向自己的女儿,道:“瑶韵,跟妈妈回家!”而后,二人便有趾高气扬的离开了病房。

留得一人在病床上,初夏揪皱了床单,若有所思。这一切,和当年像得可怕。

那时候,初瑾也如她一般无助气愤吗?

“莫然,你抓紧奶奶啊!”寸步不离的跟在初莫然的身后,温茹玖整张脸都折在了一切。

初莫然选的项目,是鬼屋。

“奶奶你别怕,跟紧莫然就好。”初莫然打着头阵,胆子大得让温茹玖有些语塞。她一个年过半旬的人,连个小孩子都不如。

跟紧在小男孩的身后,温茹玖将手放在胸前。只听,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哪怕她再怎么提醒自己,心里仍旧害怕得不行。

“救命啊…来人啊救救我啊……”耳边传来一阵哀嚎声,那音效甚是逼人,惹得人毛骨悚然。

一想到这儿,温茹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加快了步子向前,嘴里唤着孙子的名字。

“莫然,莫然…”等她反应过来再往前看去时,连初莫然半个人影儿都不见了。

情急之下,温茹玖立马就慌了。

“莫然别乱跑,等等奶奶啊!”一个劲儿的往前走,温茹玖又害怕心情又格外的复杂。

谁料,她走了几步便撞上了一个无头怪。伴随着一阵惨叫,温茹玖便猛地一下往地上栽去。

迷迷糊糊,她的头好生疼……

推开了书房的门,初瑾沏了一壶上等的好茶给袁之修送去。身为她的妻子,多少戏要做足。

“给你沏了茶,工作也要注意休息。”初瑾端过了茶,她的语气甚是平缓的说道。

怔了怔,袁之修抬头看去:“有事?”

她怎么会好心给自己沏茶,莫不是有事要求自己?初瑾看向女人,好一阵若有所思。

“我没事。”初瑾摇了摇头,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男人。这袁之修,到底不能盼着自己点儿好。

端起桌前的茶水,袁之修小噙了一口,露出痛苦的表情:“初瑾,你想烫死我?”

“茶本来就要沸水泡,才入味啊!”初瑾努了努嘴,一脸无辜。摇了摇头,袁之修有些语塞。而后,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后,袁之修的表情凝重了几分,有些严肃:“那她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有好转一些了?”

初瑾心一紧,有些好奇。

“好我知道了,马上过来。”话末,袁之修便拿过外套,准备起身往门外走去。

随着他一起身,初瑾的心也跟着吊了起来:“怎么了,是莫然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嗯。”背对着女人,袁之修自顾自地打着领带。

得知是有关莫然的事,初瑾有些慌张了起来:“真的是莫然出事了?!怎么会这样,好端端的……”^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