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没个正经

更新时间:2019-06-11 09:53 字数:2031

环顾了一圈儿,初瑶韵一本正经:“啧啧啧…这姐夫家,是真真儿的有钱啊,妈。”

“没了?”林雅听了回答,自然是失望。

对上林雅的视线,初瑶韵点了点头:“没了,除了有钱,我想不到别的什么。”她一边说,一边倒水。

这才刚回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到底不知道是不是林雅收聘礼,收出什么人生大道理出来。

等一下,大道理?初瑶韵怔了怔,好似意料到了什么:“妈,你不会是想着怎么把我嫁出去吧?”

‘哐当!’将手里的一放,初瑶韵匪夷所思。#_#

“呵…我倒是想,可你看看自己什么模样你,哪个男人瞎了眼会要你?”林雅联想到初瑾,再看看自己的女儿,便一肚子气。好歹,她自身颜值也不低。

怎么就生了一个,这么个女儿呢?

重新端起了桌前的水,初瑶韵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心平气和道:“姐夫那样的,妈,我们去梦里找好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凭什么她初瑾可以,你就不可以了?”林雅心里一急,倒想好好骂女儿一顿。

同样是初家的女儿,有什么不可以。

“哎呀,我们就是不一样。你要操心,多操心初夏。”初瑶韵喝了一口水不免道。

反正她和初夏低头不见抬头见,谁也见不惯她。初夏嫁出去,初瑶韵欢喜,二人八杆子再也打不着。

这样,才是个划算买卖。

“她?她要嫁出去,怕是有点麻烦了。”见自己女儿提及初夏,林雅不由得冷笑一声。

林雅的话,显然是知道点什么。

“为什么,初夏她……”初瑶韵注视着跟前的女人,想要问什么。可刚一出口,门便‘咔嚓’被打开。

只见,初夏一脸倦态从门外进来。见来人的身影,初瑶韵扫了一眼墙墙的时钟。

正好零点一刻,初夏今天回来得算早的。要放在以前,没凌晨两三点,哪能看得着她。

“你饿……”初瑶韵想上前询问,却被林雅一把拉住。虽说二人经斗嘴,可并有什么深仇大恨。

所以在初瑶韵看来,她我不是那么讨厌对方。

“初夏,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整个人看起来,脸色不大好啊……”林雅假惺惺的关心,可压根儿不愿意上前半步。

只见,此时的初夏脸色苍白,寸步难行。她好像有什么隐疾,不愿意开口告诉旁人。

“没有。”淡淡扫了一眼二人,初夏便准备往前走去。

偏偏她刚向前一步,身子便一沉,重心不稳往旁边倾倒。顿时,林雅吓得不清。

怎么就病到了这个程度?

“妈,你愣着干什么!赶紧,送初夏去医院啊!”初瑶韵火急火燎上前,好生慌张。

好短短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呢?凌晨一点,抢救室的灯重新亮了起来。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打了进来,青丝胡乱地撒乱在枕头两侧。初瑾眨了眨眼,手一放扑了个空。

人呢,初瑾别过头,只见枕边空空如也。

“这一大早,就忙忙碌碌。”初瑾意味深长地扬起了一抹微笑,顺势下床穿了拖鞋。

昨天一个晚上,初莫然是个温茹玖一块儿睡的。

打开门后,初瑾伸了伸懒腰,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新婚过后的第一天,她神清气爽。

等自己到了客厅,初瑾一眼便瞥见了袁之修。他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的用着餐。身旁的小莫然,好生乖巧。

“妈妈,早上好啊!”一见初瑾人,莫然便热情的打着招呼。莫然的认识逐渐变的完善,接受了袁之修这个父亲。

微微点了点头,初瑾便走了上前。眼前这番场景,倒还让人感觉挺温馨浪漫的。

一家人,其乐融融。

“睡得可好?”袁之修修长的手指端过桌前的咖啡,关心的询问着不远处的女人。

昨晚,他睡得挺不错。

“这都几点了,还能睡得不好?”不等初瑾回答,身后便传来温茹玖的嘲讽语气。当然,这也在初瑾的意料之中。

可温茹玖越是不如意她,她就越不能当软柿子。

初瑾一身黑色长裤,衬得皮肤煞白,甚是好看。她不予理会温茹玖,拉开了男人身旁的凳子坐了下来。

“之修…”初瑾刚一开口,袁之修眉头轻蹙。这丫头,喊他喊得胸口一阵酥麻。

将自己的咖啡挪开,袁之修投出一副看怪物的眼神。

“我饿了,你可不可以喂我一口你的粥啊?”初瑾挑了挑眉,等着男人接自己的招。

反正二人的关系,早就到了可以共用一副碗筷的地步。初瑾讨他一口粥喝,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

“自己舀。”袁之修没好气看了一眼女人,不打算买账。他猜不透,初瑾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原本以为,她是一个正经到不能正经的人。

“之修,人家要你喂嘛。”初瑾从未撒过娇,这番行为,她发誓不会再出现在第二个人身上。

因为,实在是太肉麻了!

“妈妈,你嗓子不舒服吗?”小莫然皱眉,将面前平板关掉一动不动的看着女人。

他的妈妈,大致一早起来忘了吃药。偏偏这一幕,在温茹玖看来,有些匪夷所思。从未见过,会有一个女人能跟儿子这般相处。

一时,温茹玖也好奇:袁之修会不会喂粥?

“喏,小心烫!”舀起了瓷碗中的粥,袁之修吹了吹散走热气,喂了一口桌前的女人。

莫然歪着脑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原来他的妈妈,也会有这样的面。

“真甜!”初瑾小吃了一口,乐呵呵的说道。

只见,袁之修脸色黯淡了下来,没好气戳穿道:“甜?喂你吃的这粥,是白粥啊。”

“只要是你喂的,苦的也是甜的!”初瑾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满脸欢喜的回应道。

袁之修一怔,莫名觉得,心里一热。为了掩饰眉目间的那股喜悦,他下意识的咳嗽了一声,重新看着手机。

“真是没个正经!”一把抱过小莫然,温茹玖没好脸色的指责了一句。当着小孩子的面儿,初瑾也没个收敛。^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