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没对比没伤害

更新时间:2019-06-11 09:53 字数:2000

嘲笑他?初瑾哪儿敢啊,就算要嘲笑,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嘲笑面前的男人。

可对袁之修,就该给他吃软的。

“哼……”瞟了一眼跟前的女人,袁之修径直从初瑾的面前走了过去。新婚第一天,他便如此冷淡。

斜睨了一眼男人,初瑾倒吸了一口凉气。

“袁…总…”迎上男人的冷眸,初瑾接过了男人的一个冷冰冰的眼神。这该死的袁之修,自己到底哪里惹啦他。

难道,该委屈的人不应该是她么?#_#

“过来。”终于,袁之修冷冷开口道。看女人的模样,十之八九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他大人不记小人过,暂且不让关系那么紧。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夫人了。所以,以后不用唤我袁总。”见女人朝自己的方向走来,袁之修不由分说。

眨巴了一眨巴眼,初瑾接着问道:“不叫袁总,那我叫什么?叫你老公不成?”她口无遮拦道,惹得男人额头一条黑线。

若是真想叫‘老公’,也不是不可以。

“你喜欢就好。”瞟了一眼女人,袁之修没有否认。初瑾喜欢叫什么,那就叫什么好了。

暗自叹了一口气,初瑾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床上。忙了一天,这个婚结得确实不轻松。

袁之修面不改色,浑身仍旧冷气逼人。

“我觉得你,好像生气了。”初瑾别过头,打量着男人,略微迟疑道。

“没有。”袁之修斩钉截铁。

顿时,初瑾的内心一阵静默。算了,反正袁之修本就喜怒无常,她也没打算真能好好过日子下去。

想到这儿,初瑾的神色暗了暗:“今天结婚,跟在我们身后的嫁妆,是不是你为我准备的?

“嫁人的不是我,为什么我要准备嫁妆?”袁之修的语气强硬,让初瑾心不由颤了颤。

这个男人,讲话好气人哦。

“喂,袁之修!”突然,初瑾一个起身,便恨不得将男人从头到尾的说落一番。从她进屋起,他的脸就没好看过。

初瑾不想守着这张脸,过那委屈日子。结果誓言他是怎么讲的,怎么回来就变卦了呢?

一想到这儿,初瑾就觉得委屈。

被女人这么一喊,袁之修凝了凝神,才开口道:“你今天…惹我不高兴了。”他的冷漠,真不是平白无故来的。

“啊哈?”初瑾注视着男人,好生不解。为了嫁给他,她从凌晨四五点就开始准备。

惹得他不高兴,是哪钻出来的空子来呢?

“什么时候?”初瑾后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以她在袁之修心里的地位,应该不足以撼动他心。

抿了抿薄唇,袁之修应道:“敬酒的时候。”

她到底是真傻子,还是故意装的。自己从几时不愿搭理她,初瑾真是一点看不出来?

要怪就怪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蠢了。

“真是…”突然,初瑾意识过来,诧异地看了一眼男人。“真是我占了你的风头,敬酒敬多了?”

除了这个理由,初瑾想不别的。只见,男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摇了摇头:“榆木脑袋。”

“我真是榆木脑袋,你娶我,也不见好到哪儿去。”看男人这么说,初瑾暗自嘀咕道。

恰恰,这话硬是一字不落的进了袁之修耳朵里。怎么和娶她的时候,不大一样呢?

注视着初瑾,袁之修深邃的双眸中,充斥着太多的无可奈何。他不知道,拿她如何是好。

“敬酒的时候,你看白西沉的眼神…很不一样。”终于,袁之修还是坦言了自己心中的不快。

因为那一抹充满怜惜眼神,他足足不悦了整整半天。粗意这个东西,从来不分轻重。

初瑾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好似走了神儿一般。

“噗哧——”忽然,袁之修的耳边又传来女人的一股嘲笑。这一次,更加的过分,不需要理由。

视线寸步不移的看着初瑾,袁之修一阵愠怒:“你!”她简直欺人太甚,让人可恨。

这件事,一点儿我不好笑。

初瑾好生收敛了一些,才重新对上男人的双眸。她摆了摆手,否认事情好笑。可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脸行不一。

可此时,袁之修的表情直接僵硬在了脸上。他给她时间,看她到底多久能给自己一个正经。

而后,初瑾的笑声戛然而止。

“我那个眼神,就是关爱他的意思,没有别的。”初瑾正经了起来,跟男人作了一个苍白的解释。

她无非觉得,袁之修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跟自己生气,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

在HN总部,他可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总裁。初瑾从未想过,自己居然有幸看到男人这一面。

所以,初瑾才会笑得没心没肺。

“爱?”谁料,男人直接抠字眼,让初瑾的心都不由得收了收。袁之修的戾气,让她害怕。

初瑾一阵无奈,却仍旧赔笑道:“我的这个爱,并非是你想的那个爱,关爱的字面意思……”

不等初瑾解释,她便一把被男人夺了过去。那一席红色旗袍落地,缠绵不休。

独自一个人坐在大厅内,林雅正清点着聘礼。有钱人就是好,送的聘礼当真不是盖的。

单单是林雅眼下能看到,就值不少钱。

“妈,我回来了!”林雅正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耳边便传来自己女儿的轻唤声。

往后递了一个眼神,林雅若有所思。她上下打量了打量初瑶韵,简直就是一言难尽。

看看初瑾,再看看自己的女儿,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倒也不知道,白衣配黑裤这样的搭配,初瑶韵是不是打算穿一辈子。

想到这儿,林雅不由得摇了摇头。

“妈,你干嘛?”见自己的母亲打量自己,像看动物园的猴一样,初瑶韵便张嘴询问道。

将面前的聘礼一盖,林雅一本正经道:“你看看这些,跟妈妈讲,自己有没有什么想法?”

注视着初瑶韵,林雅追问道。她当真的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开窍一些,多投资一下自己。^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