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回老宅

更新时间:2019-06-05 12:05 字数:2006

清晨好端端的离开,怎么回来就成了这副模样呢?

“出了点意外,不过现在没什么大碍了。”想着推走在前的女人,袁之修低沉的说道。

没什么大碍,却着实受了苦。

“我们小瑾,倒也没有招惹谁啊,怎么老是被算计。”联想到初瑾受过的苦,杨怡霖便忍不住的为她打抱不平。

仿佛,老天把所有的不好都安排给了初瑾一般。

“以后不会了,等她病好些我就娶她。”忽地一下,袁之修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句。事不宜迟,他得把自己的儿子和女人全部放在自己身边。#_#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杨怡霖不忘问一遍男人。

怔了怔,袁之修郑重其事道:“初瑾病好,我就娶她。”一字一顿,男人的语速不急不忙。

这,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可是,初瑾有孩…”后知后觉,杨怡霖接着探着男人的意思。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同白西沉有什么不同。

轻蹙起了眉,袁之修淡然处之:“莫然是我儿子。”

“你知道了?”猛地一下,杨怡霖脱口而出。只见,男人以一副异样的眼光看着对方。

这拐弯抹角的拷问自己,真是初瑾的好闺蜜啊!

平躺在席梦思上,林雅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回忆着今天一天,还真是难忘。用手肘拐了拐身旁的男人,林雅轻声道:“荣哥,你睡了没啊?”

“没有,闹心的事儿在脑子里转啊转的,我怎么睡得着啊?”初荣抿了抿嘴,意味深长道。

翻来覆去,他竟毫无困意。

咔嚓的一声,林雅顺手打开了台灯。将枕头拢高,暗自思量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尤其,是在袁之修公布初瑾生的孩子,是他亲生儿子的那一刻。林雅的心,就不安分了。

“想什么?”伸手拿过眼镜,初荣饶有兴致的问道。

犹豫了一会儿,林雅才开口道:“要是袁之修当真娶你那个私生女的话,那么好的机会,我们怎么可以放过?”

“确实如此。”初荣点了点头。

果然,他两睡不着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一个。这么一个能和袁家攀关系的机会,可不是谁都有……

况且初瑾到底,也是初家的人。

“不然我们,搬回老宅,把她们娘俩接回来?”忽地,初荣开口询问着林雅的意见。

本就一开始,初荣就不想搬出来。

若不是林雅好说歹说要走,说什么那儿有他前妻的鬼魂,住着晦气的话。初荣说什么,都不会搬走。

“挺会一举两得的啊,我不想回老宅,住这儿不是一样?”林雅拢了拢被子,没好气道。

下一秒,初荣不由得好声道:“初瑾对老宅感情深,那儿对她的说服力更强些。”

“她对你们初家,能有什么感情?”思量了半响,林雅理直气壮的追问着男人。

初家怎么对待的初瑾,林雅多少心里也有个数。

“她妈带着她在那儿生活了十几年,能没感情吗?”初荣没好气的回应道。这个女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男人明显有些愠怒,林雅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只能松口道:“她嫁出去,我们就再搬回来。”

“你说了算!”一把揽过女人,初荣爽快道。缓兵之计,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

暮色越发的沉重,初瑾有些艰难地动了动身子。紧接着,她才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

“嘶…”初瑾试图着想要爬起来,陡然发现自己的脸上戴上了氧气面罩。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从电梯里逃出来,多亏有白西沉。

“你醒了?”正从门外走进来,袁之修便瞥见床上的女人,想要起身做什么的驾驶。

她安分躺一会儿,也不行么!

“呃…呃……”指了指自己的氧气罩,初瑾显露出自己一脸难受的模样,好生不自在。

瞅见女人那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儿,袁之修心有动摇。他三两步走了上前,替女人摘下了面罩。

“呼……”在氧气罩拿来的一瞬间,初瑾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为什么,她现在会觉得呼吸空气是那么奢侈的一件事儿。

独自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初瑾便作势要下床。她刚一掀被,便被跟前的男人拦住。

“干什么?”

“干什么?”二人异口同声,却各自有各自的疑问。她下个床解个手,干他什么事?

这才出了手术室多久,就嚷嚷着下床是几个意思?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让谁!

“你慌着下床,是要做什么?”注视着跟前的女人,袁之修重新盖上女人的被子,一副命令的语气。

好似没有他的允许,她就不准下床。

“我有我要干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初瑾对上男人的双眸,硬是不愿意松口。

想起之前看到初瑾的一幕,男人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不少:“你才做了肺部移植手术,不能随便下床走动。”

“什么肺部…移植?”初瑾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过是在电梯困了一会儿,怎么就……

“你是想要上厕所吗?”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袁之修好生的询问着床上的女人。

紧接着,他便放低了床。

“你…你要做什么!”立马坐了起身,初瑾露出了‘十万个为什么’的模样。这男人,可不能胡来。

果真,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

从床下方,袁之修揭开了尿壶。他轻声细语,道:“我都说了,刚做完手术不能下床走动……”

所以,她就要用这个来给自己行方便。不行不行,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

而且,还是当着袁之修的面。

“嗯?不是想要解手吗?”手里拿着盖儿,袁之修自以为,会不会是自己误解了对方的意思。

此时此刻,初瑾的脸已从脖子红到了脸上。

“啊啊啊!你给我出去!”她沉默了这么久,怎么袁之修一点主动的意识都没有呢?^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