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梯箱坠落

更新时间:2019-06-05 12:05 字数:2018

他顺着绳索,一点一点地往下移。

好在医院的楼层只有十几楼,若是三四十层,估计他和初瑾都得玩儿完了。

现在,白西沉把自己的命和初瑾的捆绑在了一起。

哐当——

见入口不见白西沉的身影,下属直接慌了神。白西沉是什么地位的人,出了事那可就糟了。

“快,告诉白小姐!”#_#

……

“什么?西沉跳下去了!”接到了备用电话,听到这个消息,白夕染整个人都僵硬了。

这浑小子,为什么总跟自己的姐姐过不去呢?不行,再这样下去,铁定会把事情闹大。

“你们等着,我马上就来。”三言两语后,白夕染便挂断了电话。她踩着高跟鞋,急促往外走。

看白夕染神色慌张,白母不免询问道:“怎么了?”

“西沉那边遇到点麻烦,需要我去解决一下。”应了白母的问,白夕染一字一顿道。

反正整个白家,就白西沉最不省心。

“西沉又闯什么祸了?”白母眉目间透露着些许的担忧,生怕儿子又出什么大事。

抿了抿唇后,白夕染有些敷衍:“没什么大事,妈。”

“让之修同你一起去,这样我放心得多。”忽地,温茹玖不免开口对二人提议道。

这…目的是什么?在温茹玖的看管下,男人倚靠在柱子上,眼神迷离的看着窗外。

他的心里,自然牵肠挂肚的是初瑾。

“不必了,我自己去就行。”联想到先前发生的一切,以及初瑾命在旦夕,白夕染否认道。

谁料,温茹玖直接推搡着儿子,道:“白小姐,让之修陪你,多多少少能帮点忙。”

“妈我去,你别推了!”袁之修厉声道,

他的声音一落,温茹玖立马定格在原地。面对自己儿子这股子凛栗的气势,她收回了手。

煮熟的鸭子,温茹玖也要想方设法地把她放回水里。初瑾生了孩子又怎样,一样进不了袁家的门。

“那好,妈,我们走了。”瞥了一眼白母,白夕染想到白西沉的安危,不免松开了口。

摇摇欲坠的电梯箱,在白西沉的下方显得很是瘆人。他一点点的靠近,听到了细微的喘息。

“救命,救命啊……”足足被困了半个小时,初瑾在电梯内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看来,她这次是真的完了。

“初瑾,你给我醒醒!”咬紧牙来到了电梯上端,白西沉提醒着初瑾千万不能睡着。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来人了?救命,咳咳…救命…”初瑾意识到有人要来救自己,立马振作了起来。

她紧贴电梯内壁,试图探听来人的声音。哪怕电梯内的瘴气,已然将她折磨得神智不清。

直接把整个身子都伏趴在电梯箱上,白西沉小心翼翼地听着电梯的最顶端。

由于整个电梯都是悬在空中,以至于白西沉不得不用自己的力量将身子往绳索上靠。

“初瑾,你别害怕…我马上救你出来。”环顾着四周,白西沉语气温和的抚慰着女人。

坐在驾驶座上,白夕染很是不安:“往右边,然后再左拐。”看着导航,她胡乱指着路。

此时的她,不愿让袁之修看到初瑾。

“你是不知道具体的位置吗?”明显看出了女人指路的迟疑,袁之修有些不满道。

浪费时间,到底也不要这么磨人。

“知道,不远了……”直视着前方,白夕染面不改色的应道。无奈,袁之修选择隐忍。

一路疾驰,袁之修的耐心越发的消磨殆尽。

刹!

随着急速刹车,白夕染整个人都由于惯性往后背一靠。她闭上了双眼,等候着男人的质问。

可气氛沉默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对方开口。

“之修,你……”别过头看向男人,白夕染露出了一脸的不解。好似,被玩弄的人是她一般。

瞥了女人一眼,袁之修没好气道:“你玩儿我?”

“没有。”白夕染正准备否认。

砰!

谁料,传来的只有一阵关车门的声音。迈开了步子往前,袁之修上了另外一辆车。原来是他事先,就安排好下属在这儿等。

领会其意后,白夕染立马换到驾驶座的位置上。踩尽了油门,往前开了去。

此时她的脑子里,只有白西沉的模样。

嘟嘟——耳边传来了连续的电话声,不出三秒,便有人接通你了她的电话。

“少爷现在怎么样?”白夕染握着方向盘,一双眼的瞳孔也不由得放大了些许。

她的弟弟,一定不能有事。

“下去了有一会儿了,现在是安全的。”趴在地上仔细听着电梯内的的动静,另外一个下属生怕电梯掉下去。

若是那样,他们估计小命不保了。

“我马上到,你们现在找人,把少爷给我救上来!”白夕染转动着方向盘,催促道。

这帮人,办事一点脑子都没有。

“少爷下去是为了救那个女人,我们想拉也拉不上来啊!”下属一阵咆哮,全乱了套。

白夕染一会儿要初瑾的命,又要救人。现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们也为难。

“一起给我救上来!”目光如炬,白夕染总算松了口。

终于,下属挂断了电话。将铁索紧紧地搂好,顺着楼梯摸爬滚打着了下去。

停留在初瑾所在的楼层,又开始一阵撬门。

“初瑾,初瑾……”用腰间的工具撬开了顶板,透过缝隙看到了电梯内的女人。

此时的初瑾,已然奄奄一息。

由内向外,传出了一阵难闻的气味。后知后觉,白西沉不由自主的担忧了起来。

他奋力打开了顶板,顺着绳索来到了电梯内。

“终于来…来救我了……”初瑾认不清面前的男人是谁,她一阵眩晕,直接昏了过去。

废力在楼层做功,握着大钳子的男人早已满头大汗:“不好了!我们完蛋了……”

“怎么了?”耳麦里传来另外一个男人的问候,此时,他正缠死着牵带着白西沉的绳索。只见,那铁锁正一点点崩裂。

呲呲——随着一阵声音,耳边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撞击声。那电梯箱,直直坠落到地上的剧烈声音。^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