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为难

更新时间:2019-05-27 16:18 字数:2034

“不然你还偷食了禁果不成?”初瑾若有所思的质问着对方,一脸的难以置信。

被初瑾说中了心事,杨怡霖脸瞬间便从耳根子红到了脖子,并延伸在了脸上。

“怎么可能,杨怡霖!”说着,初瑾的露出了极其夸张的表情。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禁果呢?

只见,杨怡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什么都没有,你不要乱讲了。”

现在还没有落实,杨怡霖必须守口如瓶。

“最好是这样,我也不想你走我的老路。”初瑾怜惜的看了一眼对方,意味深长的说道。#_#

初瑾走过的路,实在是太苦了。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附和着初瑾的话,杨怡霖郑重其事的说道。

不过若是真的怀了程轶的孩子,她要怎么办呢?

叮咚!叮咚!

连续响起的信息铃声,引起了初瑾的注意。她伸手拿过手机,才发现是袁之修。

“怎么一刻也不消停?”初瑾直视着推送栏的消息,情不自禁的自言自语道。

初瑾的反应吸引了杨怡霖,她坐直在沙发上,想要看看对方的手机。

这都是下班时间了,止不住是约会信息。

“谁啊…”缓缓地伸长了脖子,杨怡霖忍不住的询问着跟前的女人。

身子不自觉的愣了愣,初瑾无奈道:“袁之修。”

“怎么又是他,这人老是阴魂不散。”挑眉看了一眼初瑾,杨怡霖为之打抱不平道。

同时,她又莫名的有些羡慕初瑾。

“我也想……”

“马上来门口,我有事要跟你说。”

“给你一分钟时间。”不等初瑾喘口气,袁之修的命令便越发的僵硬和凛然。

猛地一下,初瑾便站了起来,嘴里还不满道:“我上辈子造孽了,这辈子给你打工!”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见初瑾往门外走的意思,杨怡霖一脸疑惑看着不远处的女人。

顺手带过门后,初瑾轻声道:“袁之修找我。”

“哦……”顿时,杨怡霖有些语噎。她一把躺在沙发上,轻轻地扶过了自己的肚子。

千万千万,不要有孩子啊。

砰。

随着房门的轻轻带过,初瑾一出门后,便看到了天边的晚霞。夕阳西下,在天际勾勒出一副美丽的画面。

不远处一个颀长的身影,拉得老长。

“我来了。”初瑾无精打采地开口说了一句,而后,袁之修转过身看向满脸愁容的女人。

他怔了一会儿,将手里的一沓厚厚的文件递给了初瑾。她就知道,不会有好事!

“这…这是什么?”露出了一脸疑惑,初瑾不明所以的询问着跟前的男人。下班时间,还要她加班不成。

到底也不是小孩子,干嘛跟给自己带习题一般呢?

“关于西部开发市场的文件与策划方案,你去之前,需要好好了解一下才行。”说着,袁之修冷漠道。

和之前的他,明显有着很大的差距。

将手里的一沓文件撂向男人,初瑾好生不满:“我是做设计,又不是审计。这活儿,我做不来。”

“做不来也得做。”她刚一抗议,袁之修便驳回了意见。做不做,并不是初瑾说了算。

她扫了一眼文件,心里好生委屈。

“袁总,你这明显的就是压榨。”初瑾不忘二人的关系,并没有直呼男人的姓名。

她多少,还给他留了点儿面儿。换做其他下属,估计早就不在他袁之修的手下干了。

偏偏这个男人,还就是不知好歹。

“这个项目对我来说很重要,好好坐下来,我一定不会亏待你。”打量着女人,袁之修一本正经道。

生意什么的重要程度,远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被袁之修的一番话说了后,初瑾的心又开始动摇不定:“那要是我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呢?”

只见,袁之修直视着女人的眸子,迟迟也不肯离开。

“那你就跳槽好了。”怔了好一会儿后,袁之修才不假思索的对女人说了这一句话。

忽地,初瑾便石化了。

“这是有多无所谓我走……”低头看着手里的一沓资料,初瑾独自喃喃的说道。

余光打量着初瑾俏皮可爱的模样,袁之修的心不由得也跟着荡漾了起来。毕竟,这是唯一一个能牵动他心的人。

“别废话了,赶紧抓紧时间弄。给白夫人过完生日的第二天,我们就得走了。”袁之修不急不忙的说道。

初瑾脸色一沉,这态度还真是恶劣。

“在心里讲我的不是了?”注视着女人的眼睛,袁之修猜测的询问着跟前的女人。

下一秒,初瑾忙摇了摇头,道:“我先回去,这么多文件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看完的呢。”

“嗯。”轻应了一声女人后,袁之修的视线便定格在女人身上。他饶有兴致,像是等待着什么。

终于,初瑾的步子刚迈出去便收了回来。

“怎么了,你还有事?”没等初瑾开口,袁之修便抢先开口问着跟前的女人有什么问题。

掂量了掂量手里的文件,初瑾便道:“有事,这么多东西,一天真的看不完啊。”

“资料太少了?”与女人四目相对,袁之修继而开口道。而后,初瑾二话不说便往回走。

通情达理这样的词,她就不该抱有希望可能在袁之修的身上应验。因为这个男人,压根儿就不会为自己考虑。

初瑾头也不回的往别墅走去,整个背影都写满的气氛。

“我话都没说完,脾气就这么大。”目睹着女人的背影。袁之修留在原地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冲着西下的落日伸了个懒腰,便朝斜下方走了去。只见,初莫然蹲在地上拿着铲子,玩得不亦乐乎。

“莫然,好玩儿吗?”目光定格在小莫然身上,袁之修的眼底蕴含着些许的柔情。

他自己的儿子,无声无息地就长那么大了。

“好玩啊……”将面前的沙一点一点的铲进桶里,小莫然不亦乐乎的回答着男人。

这个别墅最初的设计,附近是没有沙坑的。所以,这是只属于小莫然的沙坑,也是袁之修送给莫然的礼物。

坐在长椅凳上,袁之修莫名的很享受这种感觉……^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