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恶魔总裁

更新时间:2019-05-27 16:18 字数:2007

迈开了沉重的步伐,初瑾一步一步地往楼上走去。幸好,今天也是放假的一天。

不然,可得累坏她。

正午时分,火红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屋子内的气氛燥闷不已,初瑾忍不住翻了个身。

一瞬间,她的跟前像是被一个黑色的影子笼罩着。眯了眯眼后,初瑾惺忪着眸子。

逆光打量着黑影,初瑾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脸色大变的看着跟前的人,紧张极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初瑾有些结巴的说道。此时,对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吃了一般。#_#

这门锁得好好儿的,他是怎么进来的。盯着跟前的男人,初瑾一把护住了自己。

“我想进来,还不容易。”挑了挑眉,袁之修若有所思的说道。他仔细的打量着跟前的女人,再次勾起了内心的欲望。

足足五年没碰过女人,偏偏初瑾这个丫头,一颦一笑都能牵动着他的心跳。

有些东西,他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莫然,是莫然给你开的?”猛地一下,初瑾条件反射便想到了在客厅玩儿的初莫然。

杨怡霖那女人,像是昨晚偷了牛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得死。所以,没大可能。

小叛徒,初莫然就是个小叛徒。

“一晚上把你折腾累了?”直接跳过了女人的猜测,袁之修戏谑的询问着跟前的女人。

待话一落,初瑾的脸直接红到了耳根子。这不要脸的臭男人,讲这种事都不知道收敛些。

“岂止…”初瑾本想要反驳男人,下一秒她还是选择保持沉默。在袁之修面前,不可能有道理可讲。

索性,她就不白费口舌了。

可袁之修硬是把所有的话都尽收进了耳朵里,他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看你得瑟的样儿……”

两次好像,有些少了的意思。不然这女人,估计早就乖乖的,不会多辆讲一句了。

“打住!袁总,我们…唔……”本想和男人争辩一番,谁料,初瑾刚一开口,唇便被男人的薄唇覆盖住。

初瑾睁着眼睛看着跟前得男人,这该死的男人,居然如此不分场合,如此大胆。

只见,她的贝齿被男人恨恨地撬开,全然不顾初瑾的反驳。一而再,袁之修都在肆意横行。

“袁之修,你给我放开!”奋力挣脱开男人的束缚,初瑾一个劲儿的往外躲闪着。

整个床铺上,都因为初瑾的挣扎变得凌乱不堪。她越是退,袁之修就越是得寸进尺。

恶魔,身前的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

“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放你走了。”攥紧了初瑾的腰枝,袁之修霸道的说道。

见挣扎无果,初瑾索性也就不白费力气了。她一动不动的平躺着,直视着天花板。顿时,她的一双眼睛都充满了呆滞。

“你在说些什么啊?”初瑾仍旧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用力地推着身前的男人。

难不成,又被白夕染下药了?

叩叩——突然,门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霎时间,初瑾忙闭上了嘴,顺带也蒙上了男人的嘴。

生怕门外是杨怡霖,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警告你袁之修,要是这件事让杨怡霖知道,我跟你拼了!”故意压低音量,初瑾冷声道。

这一番反应,无疑是让袁之修震惊的。从未见过初瑾这模样,敢跟他叫板。

紧接着,初瑾便一把将男人推进了跟前的衣柜。将柜子门合上以后,初瑾便背靠柜门前。

暂时,她需要一点时间来调节自己的呼吸。

“呼…”轻轻呼出一口气后,初瑾才迈开了步子往前走了去。她打开了房门,才发现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杨怡霖。

只见,程轶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女人。迟迟不肯开门,看来她真是累坏了,才睡那么熟。

“中午好。”拿起了手里的饭菜,程轶别有韵味的说道。介于昨晚的事,他心有愧疚。

可这个责,他不能负。

“好……”初瑾扬起了一抹僵硬的笑,这个中午,他她可真是过得一点儿也不好。

注意到了女人的微表情,程轶不免有些关心的询问道:“小瑾,你是不是遇见什么事儿了?”

“我?没有啊。”忙摇了摇头,初瑾否认的说道。内心有多不好,都不能表现得太过于明显。

得到答案后,程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你赶紧下来吃饭,我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一早上起来后,程轶就在买食材和做饭两件事中捣弄。看见初瑾,是他每天都在盼望着的事儿。

咣当!

不出所料,初瑾绷紧的神经一下子乱了套。她的房间出现了一声巨响,能引起程轶注意力的声响。

“怎么回事儿?”将手里的饭菜放在一旁,程轶匆匆便走进了女人的房间里,查看着周围。

光天化日之下,还有这么大胆的小偷?

驻足在原地,初瑾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儿来。后知后觉,她才忙跟随在其后。

不看还好,一看简直能让初瑾抓狂。屋子里就一眨眼的功夫,便一片狼藉了。

袁之修这个男人,还真是有本事!

衣柜里的衣服,通通都洒落在地板的各个角落。眼前的一切,全都凌乱不堪极了。

“这是进小偷了吧,小瑾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叫人来处理。”程轶摸出了手机,准备替女人解决问题。

正说着话,程轶便四处打量着房间,寻求着蛛丝马迹。只见,他的视线定格在紧关着的衣柜上。

不知为何,这衣柜在他的眼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嘘……”程轶向女人做了一个保持安静的动作,然后,把她往自己身子的一侧护。

生怕柜子蹦出一个什么描述不清的人,从而胡来。男人越发靠近,初瑾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来。

直到程轶的手快要接触到柜子的时候,初瑾微微闭上了双眼,道:“那个…等一下!”

“啊?”话正说着,程轶的脸上划过了些许惊诧。一不做二不休,初瑾干脆豁出去了。

她一把拉开了柜子,打破了原有的气氛。^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