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匹配色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28

白皙的手腕被男人拽得生疼,初瑾一个劲儿的往后推,对方的力气就越是大。

以她的身板儿,自然是拽不过男人。

“袁之修,你到底要干嘛!”停留在服务区,两人正面相对,表情着实的不放松。

顿时,袁之修明显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燥热。难不成是空间狭小,造成的闷热感。

松了松领带后,袁之修一步上前:“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往旁边挪了挪,初瑾不由自主的变得警惕了起来。哪怕,她信得过男人,不会对自己做那种事。#_#

毕竟,以后还得以上司和下属的关系相处下去。

“能不能和别的男人保持一些适当的距离?”袁之修看着跟前的女人,目光如炬。

再怎么,留人过夜这种事,她怎么可以做呢?

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初瑾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凭什么我要听你的?”工作外,袁之修无权干涉她的生活。

袁之修于她,什么都不是。而初瑾对他,断然也不会生发比上下级更深层的关系。

这些,初瑾的心里再明白不过了。

“你…”见女人不顺自己的意,袁之修一步一步的靠近女人,心里越发的烦躁。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呢?

这感觉,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怎么了?”细细打量着自己身前的男人,他的额头沁出了不少细密的汗水。好像,很是不适的样子。

初瑾第一反应,便是男人生了病。

“袁总,你没事儿吧?”忙上前扶住跟前的人,初瑾微皱着眉头,揣揣不安起来。

她的模样,是真的担心。

“我没事。”眼看女人如此愁眉苦脸,袁之修艰难的挤出了一个微笑来。他看着女人,莫名安心。

下一秒,初瑾不明所以:“袁…唔……”迎之而上,是男人的强吻。同上次相比,略微有些不同。

揽过女人的纤腰,袁之修拥着怀里的女人,压抑着身下的一股火,拥吻着初瑾。

睁着大而亮的眼睛,初瑾的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身上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涌。

“唔…唔……”维持几秒后,初瑾才主动开始推搡着跟前的男人。她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跟男人扯上一分一毫的关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儿,初瑾便往后大大地退了一步。

看女人的举动,袁之修声音低沉而又温柔的问道:“是我,弄疼你了,对吗?”

他的眼神过于温柔,温柔得让初瑾有些得无法抗拒。可现在她们俩,算什么呢?

“袁总,您自重。”并不打算做任何的解释,初瑾便准备往外走。谁料,下一秒,意料之中的蛮力又一把将自己扯往一个方向……

那身体,简直炙热得令人害怕。不对,袁之修的举动实在太不对劲了。莫非,他是中计了……

可是,下药的人会是谁。

“初瑾,我爱你…”附在女人耳边,袁之修轻呼了一口气,让初瑾的身子忍不住一颤。

他已经被药麻醉了,麻醉得神智不清了……狭小的空间因为男人的霸道而充斥着无尽的急促感,初瑾顺势被男人压往桌面上,隐隐传入一丝痛感。

直视着袁之修的双眸,她的手指嵌入了男人的发丝间。

“距离我们游戏结束还有十分钟,请大家抓紧时间。”从广播里传来的提示,让白夕染的心越大焦灼。

足足四十分钟了,她也没能找到袁之修。早知如此,她就不做那样的事儿了。

“这儿大,看看灯会也没什么不好。”程轶注意到女人焦灼的气息,不免开口道。

找了那么久,他也不见小莫然和初瑾他们。可见,这个游戏还是有些许难度的。不然也不会有先前十名找到的人,有奖励这个说法。

“程轶叔叔!程轶叔叔!”刚挨了白夕染一个白眼,男人的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小莫然的声音。

只见,初莫然欣喜若狂地朝男人的方向跑来。跟在身后的人,还有杨怡霖。

至于初瑾,仍旧不见人影。

“小家伙,够聪明的啊…”白夕染的视线定格在初莫然的身上,略微有些欣赏。

要是这个时候能找到袁之修,也不算遗憾。可偏偏,她就是看不到半个像他的声音。

“我妈妈没和你一起吗?”初莫然看着跟前的男人,露出了一脸质疑的眼神来。好似,他弄丢了初瑾一般。

瞥了一眼初莫然,白夕染没好气道:“喊不是亲妈的妈,你也是喊得够亲的呀?”

“关你什么事!”寻见跟前的白夕染,杨怡霖没好气的应道。她不管白夕染是谁,也不能肆意讽刺。

斜视了一眼杨怡霖,白夕染没有接话。她拧着包,继续翻看着自己的手机。奈何,什么信息也获取不了。

“程轶叔叔,这个游戏是有捷径的。”突然,小莫然俯在男人耳边,意味深长的说道。

忽地,程轶压低了音量,询问道:“什么捷径?”

“答案在面具的里面,标有两个颜色。有一个是对方的颜色,有一个则是属于自己的颜色。”初莫然一本正经道。

听了以后,程轶看向小家伙的面具,才发现上面有一个荧光红色。而自己的是荧光蓝色。

面具内侧,恰恰有一个‘Blue’、‘Red’的字样。两个颜色看似没有关系,实则就是彼此要找的人。

“所以我要找红?”一时间,程轶有些匪夷所思。顺势,小莫然肯定的点了点头。

小莫然也是根据蓝色,才能更快的找到程轶。可惜,他的面具匹配色不是初瑾。

“那要是重复了颜色怎么办?”在一旁的白夕染,认真的听了小莫然的解释,生发出疑问来。

接下来,她要赶紧找到袁之修才可以。

“重复的颜色有,但我们要找的人不会有第二个。”定神看向杨怡霖的面具,程轶淡淡道。

愣了愣后,白夕染便准备继续寻找男人。等她刚迈出脚步时,身后便传来一阵始料未及的声音。

“举报,有人作弊!”只见,杨怡霖一脸坏笑的看着不远处的白夕染。让她,那么嚣张。^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