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人前伪装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10

“那我儿子躺在医院,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啊。”见况,白天放低音量的跟面前的男人说道。

论资质,他也算得上袁之修的长辈。况且,白母和温茹玖还有那等交情在。闹得太僵,不大好。

凝了凝神,袁之修开口道:“那白老板的意思是,要我报销医疗费?”话末,白天彻底没声儿了。

区区医疗费,对白家算得了什么。袁之修这么说,确实是有些得罪人了不是。

“不好意思,打扰了。”与男人四目相对,白天便准备离开。待他刚走出两步,便停下脚步来。

背对着袁之修,白天低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夕染,你还愣着干嘛,跟我回去!”#_#

今天白夕染的表现,着实让白天失望。听到招呼后,白夕染有些不舍地走了上前。临走前,她还不忘看一眼身后的袁之修。

“我的脸都被你丢完了!”一出门后,白天便一股脑儿的指责道。这一天天,全绕着姐弟俩绕。

凝视着跟前的别墅,白夕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辛苦熬了汤,却不见男人尝尝。想来,倒是也怪可惜的。

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

“爸,生气老得快。”附和白天的话,白夕染转过了身准备上车,余光撇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只见,初瑾从对面的门内走了出来。她一手拿着手机,显然没有注意到白夕染。

“她怎么会住在这里?”白夕染自言自语的问道。恰恰两人住在一个小区,成为邻居?不,未免也太戏剧化了!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袁之修家是你家,还是我家是你家?”见白夕染迟迟不上车,白天有些不悦。

直到初瑾驶车离开后,白夕染才收回眼线。等她上车后,忙朝司机说道:“跟着那辆车。”

“跟哪辆车,你妈还在家等着我们呢。”白天不明白白夕染要做什么,所以阻拦道。

视线跟随初瑾的车到前方,白夕染顺口道:“前面那个女人是妈给西沉物色的媳妇儿,再不跟就迟了。”

这么晚出门,白夕染不信挖不出什么料来。尤其是初瑾这样一个,社交复杂的女人。要说她真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的位置,白夕染是怎么都不会信。

“跟上!”见况,白天厉声道。

车始终与初瑾的车保持着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二人时时刻刻关注着车上女人的状况。一个设计师,怎么能开得起这么贵的车呢?直视着女人的车,白夕染有些诧异。

“爸,你最近送过车给西沉吗?”怀疑车可能是自己弟弟那儿来的,白夕染忙询问着白天。

瞅了一眼前方的车,白天眯着眼,道:“你想知道车是谁买的,直接去查不就好了嘛?”全球一款销量,出处很容易知道。

“爸,还是您厉害。”被白天这么一点醒后,白夕染忙拿出了手机查询了车的出处。以及,买方的信息。

“她进公寓了。”跟到一处后,司机不免提醒这二人道。与此同时,白夕染刚发完讯息。

睨视了片刻,白夕染开口道:“一个女人大晚上的来人家的公寓,谁知道是干什么。”对于初瑾的人品,白夕染是一百个不信。

“你去看看。”从烟盒里拿出一个烟盒,白天规规整整的理着手心里的烟丝,手法娴熟。

忽地,白夕染有些惊讶道:“您不是戒烟了吗?”因为张丽玉不爱烟味,所以,白天从不在家抽烟。

现如今,倒是让白夕染很是吃惊。

“偶尔一次,别让你妈知道。”白天一面说着,一面点燃了火。随即,车内飘散出些许烟香。

那烟味儿,倒是没有普通的烟那么呛鼻。相反,让人还觉得有些许清香的味。难怪,白母没能发现。

“那我上去了。”注视着身旁的男人,白夕染打开了车门,走进了初瑾进入的公寓内。

可此时,早已不见对方的人影。无奈,白夕染只能根据自己的判断继续搜寻女人的去路。

嘀嘀!

一阵清脆的声音,瞬间吸引了白夕染的注意。寻着声源,她一点点靠近目的地。

好在,初瑾所在的楼层在二楼。待进入房门后,白夕染上楼不是,只能待在原地。

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初瑾四处打量。整个房间黑压压的一片,好似没有人一般。可隐约间,又好似有人一般。

“程轶?”摸索着开关,初瑾想要找一些光亮从而来判断男人究竟在哪里。难不成是睡着了?

可发送消息的时间,不过在半个小时以前。

“不是跟我说有急事过来,怎么都不见人?”停留在原地,初瑾一个人嘀咕道。

忽地,一团黑影直接朝自己扑了过来。初瑾条件反射,忙朝身后退了好几步。

‘轰!’一下子,初瑾的身子被重重地压在了门上。同时,程轶伸手将门上了反锁。从而,不让门轻易打开。

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懵懵的,初瑾试探道:“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吗?”以往,都是这个男人安慰自己。可今天,心理导师也有了自己的困惑,需要慰藉了。

趁初瑾没有推开,程轶抱得越发的紧。和初瑾之间,如果他不主动,两人就一定不会没有故事。

一个人过于孤寂,程轶也需要人陪伴。人前伪装,人后继承了程家这么庞大的家业,他需要喘口气。

“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程轶微微闭上了双眼,贪婪的闻着初瑾身上不属于自己的香气。

站在楼梯口,白夕染打量着周围的陈设。完全被先才的一个冲击,吓破了胆儿。

“我就说,一定没那么简单。”扫了一眼手机里录的视频,白夕染硬是对初瑾刮目相看。果真,是个私生活紊乱的人。

这下,初瑾做梦都不要想再嫁进白家了。里面的狗男人,估计也不会是个好东西。

怔了好一会儿,初瑾明显觉得自己的胳膊有些酸酸的。她稍稍动了动,小力从男人的怀里抽离了出来。^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