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拳拳相加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11

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袁之修走到白西沉的跟前,不急不慢的强调道:“我说的是,初瑾。”

“哦…初瑾,和你有什么关系?”重复对方的话,白西沉正在气头上,自然不会松口。

更何况,袁之修提的又是他白西沉心头上的人。

“你给我听好,第一,我和你姐姐没有关系。第二,初瑾你永远都不要想得到。”袁之修字字伤他。

一时间,白西沉握紧了拳头:“凭什么我得不到?”他强忍着心中的一口气,质问着对方。

“因为……”见况,袁之修四目与之相对。他愣了愣,接着靠近了跟前的白西沉一步。#_#

半响以后,袁之修一字一顿:“你,不,配!”

“啊!”下一秒,白西沉的拳头一挥。不料,被袁之修巧妙的躲了开来。他看着对方,满脸挑衅。

可这样,只能惹得白西沉更加气氛的。他一手操起吧台前的酒瓶,便想要往袁之修脸上抡。

“啊啊啊!”反手,白西沉的手便被袁之修强制扣住。一不小心,白西沉的手被玻璃割了道口子。

一股鲜血,使劲的往下流着……

“看好你家主子。”将手里的人往亮子的方向一推,袁之修没好气的跟亮子交代着。随即,袁之修撒了撒手,便走开了。

“袁之修,你给我回来!”见男人走开后,白西沉一阵怒吼。心中有不服,怎么轻易让袁之修走。

紧紧抓着白西沉的手,亮子怎么都不肯松手。谁料下一秒,白西沉便晕了过去。

“少爷!少爷醒醒!”看男人昏过去后,亮子一个劲儿的唤着对方。无奈,只能扛着男人出酒吧。

医院走廊里,亮子再一次的辗转来回。

“这个臭小子,又惹了什么事。”坐在车后方,白天一脸严峻,嘴里没一个劲一句好话。

他才回来两天,白西沉怎么都不肯消停。诺大的白氏,要他怎么放心,才能交给白西沉呢?

“老板,不会有事的。”开着车向前,司机语气轻缓道。而后,白天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站在袁之修的别墅前,白夕染四处观望。怪不得不见人在温茹玖那儿,原来是喜欢独居。正巧,她也喜欢。

“小姐,你找我们袁总吗?”瞥见门口的亭亭玉立的女人,佣人忙替白夕染打开了门。

白夕染笑脸相迎,甚是感激。

“谢谢你了。”准备扭头替果篮时,白夕染正好瞥见了亮子发来的讯息。她的败家弟弟,又进医院了。

凝了凝神后,白夕染仍旧走进了别墅。她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个字符。

“他没问题后,速回我消息。”点击发送后,白夕染便放下手机环顾着四周的陈设。

绕了一圈儿后,白夕染越发的被袁之修所吸。这个男人,和那些花天酒地的闷葫芦是真的不一样。

这个点儿,接近深夜了。

“您好,请问厨房在哪?”对佣人投了一个好看的笑容,白夕染询问着跟前的人。

待佣人带领向前后,她才迈开了步子。一条素净的裙子,将白夕染身上的气质衬得淋漓尽致。

仿佛白夕染,就是这儿的女主人一般。

“小姐,你和袁总是什么关系啊?”推开厨房的门后,佣人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呈现在眼前的一切,全都是崭新的。莫非,这别墅内的厨房只是摆设,不曾用过。

“普通朋友而已。”白夕染附和说道。与此同时,她环顾了四周,打量着并不小的厨房。

看出对方的疑惑,佣人不免道:“袁总从来不在家吃饭,所以,厨房从来没有用过。”

从来不?所以,袁之修的吃饭问题都是在外面解决的。这个男人,到底也不怕把胃给吃伤了。

思量后,白夕染着手拿出自己带来的食材,道:“这儿没你的事儿了,你去忙吧。”

“好。”余光撇了一眼对方后,佣人便准备离开厨房。这大晚上,做出来好东西袁之修不吃,也是浪费了。

惺忪了眸子,白西沉感觉到一阵撕裂的疼。分明没有碰到头,为什么会如此之疼呢?

“我怎么又来这个鬼地方了?”意识到自己在医院,白西沉不免发了一阵牢骚。

他恨,恨袁之修说自己永远得不到初瑾。那个为别人生了孩子的女人,为什么如此受人青睐呢。

“少爷,你受伤了。”亮子指了指男人的头,为难的说道。此时,白西沉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被包扎了起来。

对玻璃瓶划破了手,初瑾划伤了他的心。

“小兔崽子,你又惹什么祸了?”忽地,房间内传出白天一阵浑厚有力量的声音。他一动不动的看着白西沉,很是不满。

“爸,我没惹祸。”无心和白天斗嘴,白西沉无力的唤了一声。这件事,确实不在他。

谁让袁之修,非得说话来激他呢?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儿子的情绪,白天追问着自己的儿子。

不等白西沉开口,亮子便接话道:“不是少爷的错,是袁之修,他打了我们少爷。”

“亮子,谁让你多嘴的!”自己和袁之修的私人恩怨,白西沉想要自己找对方解决。让白天出面,有点多余。

白天的目光,死死的定格在白西沉手腕上的那一抹绯红上……他袁之修,未免欺人太甚。

“这事儿没那么容易了了!”只见,白天兴冲冲地往外走了去。敢碰他的儿子,就是公然的和自媒体他作对。

当中,不论是什么原因。

独自开车回了别墅,袁之修坐在座位上,倚靠在靠背上。目光锁定在自家对面的橱窗,沉思了好一会儿。

殊不知,一眼便对上了在二楼阳台初瑾的双眸。她披着一条素色披肩,一言不发。

“初…”正想开口唤对方,却见初瑾转身拉上了落地窗,往屋子里踱着步子走了进去。

下一秒,袁之修也拉开了车门。他的眼底,充斥着些许的失落感,和一丝疲惫的心绪。随着一阵勾人食欲的清香,袁之修眉头微蹙。^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