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重返初家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27

初瑾直视着男人,暗自思量着什么。时隔那么十多年,实在是想不到初荣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这般慈容,实在是难得。

“小瑾,回来了?”抱着初莫然来到女人跟前,初荣语气略微放低的询问着跟前打扮精制的女人。

她,早就不是曾经的初瑾了。

“莫然,你怎么会在这里。”直接忽视初荣,初瑾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定格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如果不是初莫然,她根本不会踏进这个门一步。#_#

“妈妈,外公”

“他不是外公!”初莫然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女人的模样,显而易见是被对方的行为惊讶到了。

很久很久,初瑾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跟他讲话。

“跟我回家。”没有任何的犹豫,初瑾便上前想要一把带走自己的儿子。她们两个人,不该和初家扯上关系。

其实,了无牵挂才是最好的生活模式。

“小瑾,你这是怎么了?”见况,初荣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怎么都不肯松手。现如今,初氏集团上市,不能没有HN集团的注资。

他手里的筹码,只有初瑾这一个而已。

“初荣,我不管你安的是什么居心,从今往后,请你不要打扰我和莫然的生活。”初瑾看着男人,果断说道。

与此同时,林雅正从厨房踱着步子走出来。她注视着初瑾的身影,渐渐地靠近了初荣的私生女。

风水轮流转,事到如今该是初瑾嚣张的时候。

“关系闹得那么僵做什么啊,快,来吃饭。”招揽着一行人,林雅顺势将男孩从初荣的手里抱了出来。

她一身婀娜身姿,引得初瑾的注意力。

“初大夫人呢?”不过时隔五年,初荣身边就又换了一个。不得不说,这男人,到底还是改不了‘吃屎’。

紧随林雅其后,初荣跳过了女人的质问,道:“你先来吃饭,一会儿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客人。”

“什么客人?”初瑾追问道。

她不是初家的人,也和初荣没有任何的关系,凭什么自己要同他一起,接待初荣的什么客人呢?

不合乎情理,她也不愿意。

“老爷,袁总来了。”刚一推开门,佣人便温和的通知着初荣。顿时,初瑾的面容明显变得有些不大淡然。

袁总?这会是哪个袁总?

“赶紧请人进来。”忙着吩咐下人,初荣完全没有注意到初瑾脸上的反应。那个客人,就是袁之修。

下一秒,袁之修便推门而入。

“袁总,您终于来了。”一见来人,初荣便笑脸相迎。打量着初荣的一举一动,初瑾拉开了凳子。

暂时,她只能按兵不动。

“妈妈,我不是故意的”安安静静坐在初瑾身边,初莫然一脸愧疚的说道。先才,是他惹初瑾生气了。

轻呼了一口气,初瑾抚了抚小莫然的头。

“没事,莫然饿了吧?”她温和的询问着小男孩,恰好这一幕,不动声色的被袁之修尽收眼底。

直接掠过初荣,袁之修迈开步子走到饭桌前。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由得道:“初总,这是家宴?”

这番局面,可不像是谈公事设的局。

“哪里算家宴啊,不过是像朋友吃饭一样,没有别的意思。”初荣笑了笑,客套的回复着袁之修。

确实不是家宴,但也不是顿容易吃的饭。”袁叔叔,你好。”见来人是袁之修,初莫然乐呵呵的跟男人打着招呼。他一脸天真无邪,惹人怜爱。

一瞬间,袁之修的心有些动摇。分明是自己的骨肉,偏偏在见到自己面时,还要叫自己叔叔。

所有的一切,都拜初瑾所赐。

“小莫然好,许久不见了。”整理了整理纽扣,袁之修语气缓和的说道。他一脸温柔,让初荣都有些意外。

这男人,可是出了名的冰山脸啊。

“人都到齐了,我们吃饭,吃饭。”正打量着男人,初荣便招揽着一行人动筷子吃饭,不然气氛过于僵硬。

扫视了四周,初瑾才发现林雅旁边多了一个人。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那是林雅生的女儿。

原本初雅韵在吃饭,却发现初瑾的目光在打量自己。她放在筷子,不悦道:“你不吃饭,看我做什么?”

刚一开口说话,便暴露了她仅有的矜持。

“死丫头,怎么说话的!”见初雅韵一点不懂礼数,林雅忙训斥道。要知道,袁之修也在跟前坐着。

这个男人,关乎初氏集团的存亡。

“妈,分明就是她,一直盯着我看。”蛮横无理的指了指跟前的初瑾,初雅韵一副没好气的说道。

初瑾仍旧面不改色的看着对方,小口嚼着嘴里的饭菜。关于初雅韵的放纵无礼,她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

下一秒,一个狮子头便打在初雅韵的身上。

“啊!”低头瞥见自己的白色衬衫沾满了油渍,初雅韵好是大惊小怪。狮子头,是初莫然朝自己扔来的。

偏偏,初雅韵不愿认这个怂。

“死小孩,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见况,初雅韵便准备上前去教训教训小男孩。谁料,刚一挪开凳子,脚便被绊倒。

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袁之修收回了腿来。趴在地上一脸沮丧,初雅韵有些无奈的为自己打抱不平。

这些个人,怎么全都跟自己作对呢?

“初总,这位小姐心躁得很啊。”袁之修继续夹着菜,不急不忙的跟初荣说道。谁小题大做,大家心里都清楚。

对于初荣的家风,袁之修实在是不敢恭维。破天荒把自己五年前赶出家门的女儿唤回来,袁之修相信这里面有文章。

可为了初瑾,他终究还是来了。

“把你的女儿带走,给我教育好了再带出来见客人。”被袁之修一番嘲讽后,初荣没好气的呵斥道。

这一滩苦水,只能让林雅咽了。

“是,老爷。”林雅是个识相的人,她一手搀起自己的女儿,二人并排朝楼上的方向走了去。

哪怕,初雅韵满脸写着不满。

“妈。凭什么啊!”眼看自己被林雅带走,初雅韵仍旧一脸不满的质问着自己的母亲。今天,本不是她的错。^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