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一个误会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09

“你够了,袁之修!”一把挣脱了对方的手,初瑾横着眼看着跟前表里不一的男人。忽地一根弦,在袁之修的内心崩断了。

站在初瑾跟前,他一脸茫然:“我怎么了?”好容易得到她没事的消息,满心欢喜得来的竟是这样的结果。

“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初瑾上前一步,眼神略显绝情。她的眼里,停留些许的厌恶。

一瞬间,袁之修的眼底扫过一丝黯然:“你是不是以为,那些人的死和我有关?”当下,袁之修能想到也只有这一个了。

“不是以为,是本来就是你所为。”初瑾目不斜视,嘴里咬文嚼字的回答着对方。往往最不敢相信的事,偏偏就是事实。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瞥了一眼女人,袁之修冷傲道。她都坚信是自己,那他也没什么话好说。#_#

奈何,清者自清。

“我要你去自首。”不等男人离开,初瑾语气极为平淡的说道。忽地,袁之修停下了脚步。

他眉头紧锁,不明白初瑾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自己。

“不是我做的事,我不会去。还有,这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话末,袁之修便重新上了车。

躲在一旁的王明成,待袁之修离去,才敢露身出来。

凝视着男人驾车离去的画面,初瑾的心一阵生疼。尤其是那一句,不管你事……

“小瑾,你没事儿吧?”忙上前询问女人,程轶一脸担忧的询问着。初瑾一手揪着心,表情甚是难看。

垂下眼帘沉思,初瑾摇了摇头。没一会儿,那辆驶走不远的车,又重新开了回来。

它疾驰冲来,直向一行人。

“小心,他又要杀人了!”只见,王明成慌张地窜走。车内男人的残忍,他不是没见识过。

在一刹那间,初瑾一把推开了程轶。她拿自己的命去赌,赌袁之修不敢撞她。

若是输了,她也就认了。

“初瑾!”见女人舍命救自己,程轶极为担心的唤着。眼看车越来越近,初瑾不由得闭上了双眼……

风,仍旧微微地吹拂着。闭上眼等候着命运的宣判,初瑾的世界,只剩下心砰砰跳的声音。

刹!

事情发生在意料之中,车距离女人不过分毫距离。握着手里的方向盘,袁之修表情冷凛。不等女人睁开眼来,手臂间便传来了一股力道。

“你干什么?”待她睁开眼后,才发现袁之修一把将她往车前推搡。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初瑾便被塞进了车内。

踏着稳健的步伐,袁之修上车后便发动了引擎。完全不给程轶,留任何的机会。

“该死!”忙起身准备追击,程轶看到的,却只有车尾卷起的一阵粉尘。他握紧拳头,一点不服气。

上了车后,袁之修一味的开车。全程没有任何要开口的迹象,惹得女人有着急躁。愣了好一会儿,初瑾才开口道:“你刚才怎么不撞死我?”

“卡了。”认真开着车,袁之修轻描淡写道。显然,他在为先才的事耿耿于怀。没好气瞄了一眼男人,初瑾也一语不发。不问袁之修的意图,更不在乎他要带自己去哪。

怔了好一会,袁之修才开口道:“我有件事要问你。”

“嗯。”初瑾情绪低落,谈不上任何的轻松。介于他杀人,她的心无可厚非的介怀。不知为何,其中参杂着解释不清的五味杂陈。

“我……”正回忆着儿时的照片,袁之修一顿,在犹豫要不要问有关初莫然的事。又或者,她刻意隐瞒,是有目的性的。

“有什么你就问。”初瑾张了张嘴,琢磨不透男人的犹豫。他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可问。

“我送你回家,去你家吃个饭。”袁之修语气平和道。这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一个通知。

待话一落,初瑾越发的觉得自己猜不透男人的心思。

“袁总,我一定要让你去自首。”停顿了片刻,初瑾仍旧把话题引在了最开头。真是好笑,天底下居然有这么明目张胆想让自己老板去坐牢的人。

“那真是要让你失望了,我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袁之修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道。莫说他没有做那档子丧尽天良的事,就算真的做了,她初瑾又能奈他的何?

不过事出有因,凶手肯定另有他人。

“那我们就等着瞧。”将视线投掷窗外,初瑾放出了狠话。车疾驰而过,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平静。

咣当!咣当!

诺大的客厅内,初莫然拿着自己的飞机模型一个劲儿的捣弄。直至现在,他已经拆了第十架飞机了。

“莫然,你做什么呢?”浏览着手机微博头条的热搜,杨怡霖忍不住询问着小家伙。

这初瑾,竟成了国民关注的对象了。难怪袁之修三更半夜上门,原来是二人有猫腻了。一想到这里,杨怡霖不由得为小莫然的未来抱有希望。

“拆飞机哇。”摊手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初莫然有些头疼的说着。他手里拿着工具,别有一番味道。

看来,以后会是个不得了的飞行员。

“怎么你想开飞机啊?”露出一脸的宠溺,杨怡霖笑眯眯的打量着地上的小男孩。哪怕不懂飞行员是什么,但该有的志向还是要有的。

“不,是照飞机。”举起手里的一架完好的飞机,初莫然信誓旦旦的说出这句话。他手里的那架,是所有飞机最好零件的集合。

咚咚。忽地,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顺着门前走去,杨怡霖便打开了门来。刚一开门,她便被眼前的一幕怔住。

“小瑾,你回来了啊?”打量着初瑾全身上下,杨怡霖阴阳怪气的询问着对方。关键是,身后还站着袁之修。

“嗯,今天小莫然没去上学?”瞥了一眼杨怡霖,初瑾便换了鞋,往屋子里走了去。

往旁边挪了挪,杨怡霖应道:“搞活动,所以很早就回来了。”

“袁总,你请进。”随后,杨怡霖有礼貌的招呼着男人。好歹也是初瑾的老板,暂时怠慢不得。^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