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撤家具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17

“脑中的淤血已经止住了,接下来等待观察就好。”戴着眼镜的医生看着跟前的女人,一字一顿道。

终于,白母心中的大石头才落了下来。

“真是感谢老天了。”她双手合十,甚是感激的说道。只要自己儿子没事,什么都好说。

站在一旁的白夕染,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谢谢医生了。”话末,医生便踱着步子走开了。

微微一笑后,医生便朝前走去。留下母女二人,白夕染看向白母道:“妈,爸现在到哪儿了?”

得到消息后,白天便立马赶回来。待下了飞机后,他语气深沉道:“西沉怎么样了?”在和白母通话的时候,听起来状况可不是太好。尽管如此,白天仍旧保持着表面平静。#_#

紧随在男人身旁,管家应道:“少爷没什么大碍,不过暂时,还是处于危险期。”

“嗯,没事就好。”顺口应了一句后,白天便走出了航站楼。可刚一走出门,迎面便撞上了来人。

他手里的一杯星巴克,便算撒在了白天身上。

“真是不好意思,这位老板。”只见,程轶一面给男人擦拭着衣服,一面抱歉的说道。一时间,白天心态跌入谷底。

“走路不带眼睛的,这么宽的路。”白天没好气的瞟了一眼男人,没好气得斥骂道。随即,程轶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和面前的人直视。

“干什么?”看着跟前的程轶,白天不由得询问道。对方的眼神,像是别有深意。

下一秒后,程轶便往旁边挪了挪,道:“不好意思。”

“哼!”见况,白天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便往前走。可他前脚刚走,便遇到了始料未及的一幕。

一行蹲守多时的记者,猛地窜了出来。

“白董事长,请问您儿子现在伤势如何?”举着话筒的记者,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这世上,还真是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不好意思…”拥护在白天身旁的几个男人,下意识的围成了一道圈,护送着男人上车。

咔嚓!

“回来得倒是挺快。”目送着男人离开后,程轶顺手便将手里的星巴克杯扔进了垃圾桶。他直接拉过了行李,叫了一辆出租车。

“市第一医院,谢谢了。”利索将行李放入后备箱后,程轶轻声跟司机报着目的地。而后,车便慢慢往前开去。

此时,初瑾有些不适的下了床。足足躺了一个晚上,她全身仍旧还是酸痛酸痛的。

“妈妈!”

“莫然?”门忽地打开,初瑾甚是惊讶的看着朝自己跑来的小家伙。许久不见,小东西倒是从未停止过长大。

这个子,简直是一天比一天高。

“莫然想你…”两手搭在女人的后脖,初莫然有些娇嫩的说道。她,真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一个礼拜陪自己一次的时间,都挪不出来。

“妈妈也想你。”初瑾做出了一个嘟嘟嘴的模样,等待着小莫然往自己嘴上亲。静止了几秒,初莫然便蜻蜓点水的点了一下。

“我儿子真乖!”见小孩子不记恨,初瑾摸了摸初莫然的头后,便将注意力投放在杨怡霖身上。

隐隐约约,初瑾觉得对方的脸色不大对劲儿。

“昨天晚上没睡好?”护着怀里的小莫然,初瑾一脸诧异的看着跟前的女人。

为了不让对方担心,她可是特地打了一个报平安的电话。毕竟,自己也是个死里逃生的人。

凝视着跟前的初瑾,杨怡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紧接着,她将包放下,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她一身驼色连衣裙,将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至。只是整个人的身上,都透露着多少的无力感。

“三更半夜,袁之修来敲门,告诉我你出事儿了。要是你,能睡得好觉吗?”看着跟前的女人,杨怡霖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昨晚,她是真信了那男人的话。

“袁之修?”听对方这么说,初瑾若有所思。他能在三更半夜的去自己家里,那么就说明他没有事。可算,解决了初瑾心里的一道坎儿。

见初瑾的反应,杨怡霖不由得点了点头。

“所以,他现在还不知道你还活着。趁这个机会,你赶紧离开公司带莫然回波斯顿吧。”杨怡霖一脸认真道。

如若初瑾真的要和男人断干净的话,这个选择,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无奈,初瑾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

“哪怕回去,那也是HN的子公司。所以,哪里是说不会有干系就会没有干系的呢?”说着,初瑾有些一言难尽。

看着初瑾一眼为难的模样,杨怡霖的有些沉思。

“他来找我的时,那一脸绝望的模样。看样子,是真的相信你不在这世上了。”说着,杨怡霖的脑子里还回忆着男人昨晚的模样。

他那般失望,怕是内心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许是怕我死了,没人给他压榨了吧。”初瑾一面说,内心却涌出些许的喜悦。那股子喜悦,转瞬即逝。

“我看不是,今天他都准备搬家了。”看着初瑾那么不近人情,杨怡霖忍不住提醒道。可初瑾只是看着不远处的小家伙,一言不发。

“这对你好的人,有些时候也是需要你去争取的。若是错过了,就…”

“够了。”不等杨怡霖发完牢骚,初瑾便一下打断了对方。她吸了一口气,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看对方的反应后,杨怡霖忙道:“你不乐意我说,那我就不说了。”

“我和他没可能,不论是不是真心实意。”初瑾仍旧一字一顿的说道。她的话,坚决不移。

领会了对方的意思后,杨怡霖暗自叹了一口气……

咣当——

“袁总,这批家具通通都不要了吗?”站在门前的司机,若有所思的询问着袁之修。

几乎是一个通宵,他眼睛都没闭一下。握着手里的手机,来来回回的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不要了。”袁之修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话落以后,男人便起了身准备朝楼上走去。像是今天一天,他也不准备去公司。^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