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失两命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44

“茶煮得不好喝。”只见,袁之修起身轻描淡写道。他一个潇洒的转身,没有多余的解释。

“你这人,茶不好喝也不能打人啊!”说着,一些打抱不平的男人站出来训斥道。

可下一秒,男人便紧紧闭上了嘴。只见,袁之修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对方生发出恐惧之感。

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力量,令人生畏。

“老板,我们查到了。”程轶摩挲着杯沿,下属若有所思的跟身前的男人汇报着情况。

旋即,他便转过了身来。#_#

“他在做着见不得人贩卖,现在,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他了。”看着跟前的男人,下属一五一十道。

忽地,程轶眸子一亮。

“他最近带走的人是谁?”注视着跟前的男人,程轶颇为好奇的询问着对方。紧接着,下属便递上了一张照片儿。

“HN的设计师,初瑾。”接过了下属手里的照片后,程轶的视线不由得转向了办公桌前的相框。

他沉思了半响,一言不发。见男人半天没有反应,下属便不由得寻着视线看了过去。正巧,瞅到了初瑾的照片。

“老板,要不要……”没有任何的思量,下属直奔着主题询问着坐在跟前的男人。

程轶轻抿了一口杯中的茶,道:“少做少错,不做就不会错。你说他那样的人,还需要留着吗?”

挑起了一个反问,程轶不由得道。

“是。”听了以后,下属没有多问便转身,他径直朝门外走了去。待合上门后,他才摸出手机来。

拨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后,下属不由得轻声道:“动静小点儿,尽量不要留下马脚。”一句话交代完后,下属便挂断了电话。

此时黑漆漆的小木屋内,曹永华正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他一点点收拾,好是细心。

“你这是要干什么?”在一旁的老者见男人这样,百思不得其解。从男人一回来,表现便极其不正常。

始终不停的手,从头至尾都在收着东西。

“你别管,我得出去避避风头。”曹永华心知肚明,若是白西沉抓住自己,铁定不会轻易饶过自己。

所以,他得在那之前逃命。

“你能逃到哪儿去啊?”老者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男人,有些不能理解的说道。以白西沉的能力想要抓到他,可不是一件难事。

“能逃我就得逃。”看着跟前的老者,曹永华语气坚定的说道。无论如何,他得走。待收拾好箱子,曹永华便准备离开。

咣当——

箱子咯噔一下,随着整个人的后仰,曹永华一个人便倒了下来。他的后脑勺,正中在门槛儿上。

“永华,永华,你这是怎么了!”忙上前后,老者扶起了男人,甚是关切的询问道。只见,曹永华的额头淌着血。

“是…是程老板,肯定是他……”不等一句话说完,曹永华便猛地吐了口鲜血。额头的那个针眼,格外的显眼。

“混蛋东西,这是哪个干的呀!”抱着怀里的男人,老者撕心裂肺的嚎叫了起来。

这世界上,当真是因果有报啊。

“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忽地,几个人闯进了曹永华的家里有,有些难置信的看到这一幕。

村里的那个狡猾男人,就这么死了。

“不好了,不好了!曹永华…死了!”慌忙跑向王家,一个男人神色紧张的说道。顿时,一行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能死了呢?”凝视着跟前通风报信的人,白西沉自言自语道。

曹永华的死,不应该是他的手下动的手。

“快快快,把人抬进来。”只见没一会儿功夫,曹永华的尸体便被人从外面抬了进来。曹永华家,离这儿也不过数十米而已。

“这玩意儿,是被人针对性杀死的呀。”盯着曹永华惨死的尸体,亮子不由得道。这男人,还真是十恶不赦。

“他一辈子竟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和别人结下梁子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儿。”说着,众人都不由得的点头。

只能说曹永华的死,是死有余辜。

“人都已经死了,就没必要再议论了。现如今,姑且来说说我们之间的事儿吧。”看着众人,白西沉轻声道。

眯着眼走上前,白西沉若有所思。

“这丫头,我得带走。不论多少钱,你们出。”说着,白西沉语气平缓的说道。

不论他们多么用不上钱,这个条件算是诱人的了。如果有多余的钱,他们可以翻新整个村子。

并且,想要什么便有什么。

“不行!”在众人都犹豫的时候,王婶站出来没好气道。她看着一行人,神色凝重。

直视着女人,白西沉若有所思:“大婶,你这就是思想过于的顽固了。大好机会,凭什么不要。”

“她于我儿子,也是个大好机会。”指向初瑾,王婶一字一顿的说道。在她心里,诚然认定初瑾是自己的媳妇儿。

所以不论如何,她都不愿松口。

“什么机会,我看你是自己毁了自己的一辈子,到头来还想拉个垫背的。”袁之修一字一顿道。

他轻描淡写,没有任何的畏惧之,。

“你胡说八道什么!”王婶一阵愠怒。

“不好了,不好了……”忽地,门外跑来的村民,脸色苍白地往屋子里跑进来。他盯着不远处的王婶,有些欲言又止。

“发生什么事儿了?”只见,王明成捂着胸口不能理解的看着男人。可那眼神……顿时,王明成便紧张了起来。

“你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狠狠抓住男人的领口,王明成一脸凶神恶煞的说道。一种不祥的预感,灌入他的心底。

“王…王老头儿从后山摔…摔下来了……”看着情绪失控的王明成,男人有些哆嗦道。

听到这个消息后,王婶摇了摇头道:“死了?”她有些难以置信,整个脸都僵化了。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死了。”说着,报信的村名语气沮丧的说道。随着的画面,让众人都大吃一惊。

“死了好呀,死了好…哈哈哈哈!”王婶直视前方,发出了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