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得到救赎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31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打量着男人上下,初瑾没好气的说道。他的模样,好似怕被发现一般。

眼下,更害怕的人不应该是她么。

“我们好好商量商量,刚刚算我鬼迷心窍好了吧?”盯着不远处的女人,二愣放低了音量。

显然,他比初瑾还要紧张。

思量了片刻后,初瑾没好气道:“我不要,兴许我跟她们说是你把我绑走的也不是行不通。”

当下,她是很难逃跑了。看来只能嫁祸给二愣,然后再从长计议。要怪,就怪是男人先不仁了。#_#

“什么!”听女人这么说,二愣整颗心都要蹦出来了一般。到底,那帮人会不会信女人的话呢?

寻着光亮的地方跑了过去,初瑾的速度越发的快。若是让男人跑了,她就全完了。

她一面跑,一面解着衬衫的两颗扣子。

“来人,救命啊……”初瑾一边跑,一边喊着。生怕吸引不了一行人的注意,她特地放高了音量。

“什么声音?”顿时,曹永华不由得开口道。那个声音越发的熟悉,他越是细想自己的心里就越是不安。难不成,是逃出来了?

“你瞎嚷嚷什么,哪里有什么声音?”只见,站在白西沉身边的男人没好气道。

在他看来,曹永华小花样多得很。

“我真的听见了。”说着,曹永华竭力想要对方相信自己。下一秒,他便不出声了。如若真是初瑾的话,万万不能让跟前的一行人发现。不然那时候,事情就真的难办了。

“你这老狐狸,怎么不讲话了?”看曹永华突然不讲话了,白西沉一脸好笑的看着对方。猜不透,曹永华葫芦里卖什么药。

“估计…估计是我出现幻听了。”只见,曹永华一脸假笑,心口不一的对白西沉说道。

随即,白西沉便细细的打量着跟前的男人。耳朵微微一动,白西沉忙道:“真的又声音。”

“少爷你听错了,哪里有什么声音啊?”看白西沉觉察到了后,曹永华忙混淆视听。他怎么就这么蠢,先前帮忙暴露了。

“亮子,你带人跟我来。”话说着,白西沉便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男人,带着手下往声源跑去。

一会儿功夫,白西沉便消失在曹永华的视线中。

“臭婆娘,你给我回来!”谁料,二愣仍在身后穷追不舍。他眼看就要追上女人,忽地,冒出了几个人来。

下意识间,二愣便趴了下来。只是这么看来,那帮人好似并不是村子里的人。

“救命啊…救……”初瑾喊到嗓子都快哑了。可下一秒,她的眼睛里好似有了一丝光亮。站在自己跟前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白西沉。

“西沉……”初瑾喃喃着男人的名字。她一脸狼狈,此刻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落魄。

与此同时,白西沉也怔住。不过才一天的时间,她就经历了那么多难堪的磨难。怪他,这全都怪他。

“初瑾,你没事儿吧?”踏着沉稳的步子,白西沉一步一步地朝着不远处的女人走了去。可下一秒,初瑾有些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明显意识到女人的异常,白西沉压低自己的音量,关切的询问着对方。

而后,初瑾以一双迥异的目光看着自己。那双明亮的眸子里,除了无尽的恐惧以外,还有些许的怀疑。

几乎一瞬间,白西沉便明白女人滞留不前的原因了。

“你在怀疑我是吗?”注视着跟前的女人,白西沉温柔的询问着不远不的女人。其实初瑾的怀疑没有错,他莫名其妙的接近她,还想方设法的要制造和她相处的机会。

况且,失踪后的最后一面也是跟他见的。

“不然,我还会有仇人不成?”初瑾冷笑了一声,有些嘲讽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自认为,和他不熟。

“但你希望我不是害你的人,是吧?”吸了一口气,白西沉继续询问着跟前的女人。

怀疑,自然是在情理之中。但他白西沉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害跟前的女人。并且相反的是,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好。

“无所谓,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扣着自己脖沿前的纽扣,初瑾淡淡的说道。她说着,便直接从白西沉的人身旁掠过。那么一瞬间,白西沉觉得自己的心好凉。

“少爷,这……”亮子看着女人,有些不确信是他们一路过来要找的那个女人。毕竟,人家也不见得领情。

“闭嘴。”面无表情的转过了身,白西沉便紧跟着女人的步伐,往前面走了去。他看着她娇小的身影,一阵心疼。

“你饿不饿?”突然,白西沉还是忍不住询问着女人。看她的样子,铁定没好过。

抿了抿唇后,初瑾便转过了身。她穿过白西沉往远处望去,好似自己暗自思量着什么。

见况,白西沉也不解的看过去,道:“你看什么,是在找什么人吗?”担心女人的状况,他不急不忙的问道。

“有一个人先才跟着我,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路喊救命?”瞟了一眼白西沉,女人没好气道。

话一落,白西沉便吩咐道:“亮子,你带人过去看一下。”

“是,少爷。”亮子的声音刚落下,不远处的丛林便发出一阵抖擞。那二愣,吓得连滚带跑的逃了。

见况,亮子忍不住笑了。

“真是个胆小鬼!”从没见过战斗力那么弱的敌人,亮子无情的嘲笑着逃跑的人。可下一秒,他便收敛了起来。

“笑够了,你半个月薪水没了。”没好气的看着跟前的男人,白西沉语气冷淡道。随即,亮子的脸便三百六十度大旋转。

“白老板训出的手下,也不过如此嘛。”看向跟前的男人,初瑾硬是一阵讽刺。

而后,白西沉便狠狠地打了亮子的头。脑子蠢的手下,到底应该怎么训才好呢?

“啊呜…少爷,那个人我们还追吗?”指了指身后的路,亮子仍不忘询问着白西沉着正事。

“不追了,这路悬得很,别把你们都追没了。”说着,白西沉便走在了跟前。^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