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姐弟套路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36

“我都找不到你,爸妈哪有办法告诉你!”白夕染立马起身,没好气的斥骂道。一看女人发火,白西沉立马恢复了原本嬉皮笑脸的模样。

“姐,我有事想问问你。”话正说着,男人便走到女人身后,规规整整的给白夕染捏肩捶背。

顿时,白夕染觉得好是受宠若惊。

“得,你赶紧把你那金枝玉手给我挪开,我受不起。”掸了掸肩膀,白夕染没好气道。她从小便和白西沉长大,哪能不晓得对方那无事献殷勤的臭毛病。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凝视着跟前的男人,白夕染挑起好看的眉毛询问道。

酝酿了一番,白西沉才小声道:“关于初瑾。”#_#

“打住。”谁料,一听到‘初瑾’两个字,白夕染便终止了想要告诉男人任何事的欲望。怪就怪在,白西沉想要知道的问题,是她最不想回答的。

“别啊姐,你告诉我初瑾的,我告诉你表哥的。我跟你要信息,又不是白要的。”早料到这一幕,白西沉怎么会没有准备。

果然,白夕染显然有些动摇。

“你知道表哥什么?”怕臭小子耍弄她,白夕染自然是要探探对方的底儿才是。

以往,她可没少被白西沉戏弄。

“今天早上,酒店上洒了好多花瓣,全都是为初瑾洒的。当时,表哥还叫我呢。”白西沉故意钓女人的胃口。

“什么?然后呢?”白夕染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极为想要知道之后发生的事儿。一时间,白西沉便闭紧了嘴。

领略到了对方的意思,女人抿了抿唇道:“你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全都告诉你。”此话一出,白西沉满意的笑了笑。

“她和表哥是什么关系?”看着跟前的女人,白西沉甚是关心的问出自己心中的问题。

审讯室里,袁之修亲自来带她走;以及今天早上,袁之修也是亲自开车,带她走。这种微妙的关系,让他怎么都想不通。

“普通的上下属关系。不过,初瑾是HN的特聘设计师。所以,表哥相对重视得多。”白夕染一五一十。

原本她也怀疑,可在初瑾亲口坦白后,她也没有不相信的理由。

“那初瑾是会回国,还是就在波斯顿呢?”看着女人,白西沉问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

瞥着跟前的男人,白夕染没好气道:“人家回不回国,干你什么事!”

“咳咳…然后,表哥还跟我说让你有时间……”话说一半,白西沉故意开口道。他一起一落,足以逼疯白夕染。

“回,明天就回。”快被男人急死,白夕染没好气的说道。顿时,白西沉的脸上便扬起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他伸了伸懒腰,道:“姐,我困了。”

“困了也不准睡,你得把欠我的话都说了。”只见,白夕染一把抓住了跟前的男人。要是白西沉耍赖,她就又中男人的计了。

“你问。”强撑睁开眼皮,白西沉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让女人分分钟,都想给他一拳。

偏偏,她还打不过他。

“表哥为什么要洒花,还有…他要跟我说什么?”白夕染一脸盼望的看着对方,心里好生期待。

而后,白西沉便一把起身。

“花瓣是我为了给初瑾道歉洒的,至于姐姐你,表哥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白西沉轻描淡写道。

他先才的一番铺垫,无非就是为了套女人的话。

“白西沉,你!”被男人耍得团团转,白夕染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心里好是气氛。与此同时,白西沉前脚都踏上了台阶。

“我恨不得把你扔南极去喂北极熊!”这一句,是白夕染从小骂到白西沉到大的话。

听了女人的话,白西沉不为所动道:“熊在北极咧。”

静谧的西餐厅内,除了三人在一张圆桌前用餐外。整个店内,一个客人都没有。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后,初瑾难免有些诧异。

“餐厅被包场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眼看出了女人的疑惑,袁之修温和的说道。

下意识间,初瑾点了点头。像他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大致很少开这样的公众场所用餐。所以,自然得花点心思。

“鱼汤好喝吗?”看着跟前的小家伙,袁之修关心道。

大口喝了一口汤,初莫然点了点头,道:“这个鱼,就是没有那水里的肥大啊。”他一边说,一边还有些嫌弃的情愫。

“小莫然,你怎么还惦记着那鱼啊?”被男孩的执着所打败,初瑾有些无力的说道。

几时,自己的儿子对鱼这般执着。

“程轶叔叔喜欢喝鱼汤,妈妈不知道吗?”此话一出,两人拿着刀叉的手都一愣。尴尬的场面,一度让空气凝固。

“你记得这么清楚啊?”初瑾绾了绾额前的碎发,有些难为情的开口询问着小家伙。

这下,可是着实的让她为难。不过再怎么说,程轶陪伴小莫然成长了五年。奈何能记得他的爱好,也不足为。

“是啊。袁叔叔,这个鱼汤一会儿我可以打包吗?”随即,初莫然扬起天真的笑容,看着跟前的男人。

下一秒,袁之修舒缓了脸上的表情:“莫然先喝,想给别人带,一会儿我们单独带一份走。”

“好…”话说着,初莫然朝津津有味的吃着牛排。

看袁之修脸上并没有任何波澜,女人便自以为是她多虑,重新拿起了面前的刀叉。与此同时,袁之修一面切着牛排,一面用余光打量着女人的反应。

好在小莫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不然自己真能立马把小男孩给程轶送了去。可哪怕如此,他的心也有些不是滋味。

独自坐在沙发前,程轶正看着一些病人的信息。一个小时前,他收到初瑾的回复,女人和小家伙正在外用餐。

所以,他才能安下心来工作。

砰。

没好一会儿,程轶的耳边传来一阵关门声。只见,一个男人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老板。”对方微鞠着身子,轻声唤道。

目光仍旧不离电脑屏幕,程轶开口道:“我让你查的事,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了么?”^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