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千一百万

更新时间:2019-05-17 17:17 字数:2003

复述着先才在飞机上的一幕幕,初瑾的目光无疑间和台下的袁之修撞在了一切。单单是一眼,便惹得她的心有不安。

“估计那个场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初瑾的话正说着,手里的项链便坠下。

一颗如同旭日般的红宝石,甚是惹人眼。

“各位,我们现在开始起拍。”

“我出一百万!”不等主持人的话音落下,人群中便响起了一声竞赛。远远的看过去,初瑾才发现是白西沉。

这男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_#

“一百二十万。”紧接着,台下的人陆陆续续的举起了牌子。价一个劲儿的往上升,看得初瑾心惊胆战。

目前看来,最高的竞拍价是四百万。可那作品的设计成本,就足足有两百多万。可她的项链,不过区区五十万的成本而已。

“三百八一次!”如此激烈的竞拍场面,让主持人的神经都不由得绷紧了不少。

主持了那么多活动,这一次,愣是让主持人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究竟,这项链是有什么魔力呢。

“四百二十万。”忽地,熟悉的男音在初瑾的耳边响起。她寻着声源看过去,才发现是袁之修。

想不到这种热闹,他也有兴致来凑。

“表哥,你这是做什么?”见袁之修举牌,白夕染一脸的不解。按理说,初瑾的作品算作HN的。一来二去,也就是他袁之修的。现如今,他举牌要竞拍自己公司设计师的作品,算什么呢?

“哪有规定说,不能自我竞拍。嗯?”袁之修将牌子放在桌前,挑起好看的眉毛,反问着对方。

被男人的眼神着实一电,白夕染忙收回了目光。见上家都出来竞拍作品了,一行人无人愿与之叫板。

主持人手握着话筒,语气急促道:“四百二十万一次,四百二十万两次,四百……”

“五百万!”明朗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堂。举着手里的牌,白西沉戏谑一笑。众人都不觉明厉的看过去,想要知道是什么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袁之修作对。

“这个死小子,来搅什么乱。”看和袁之修叫板的人是自己的弟弟,白夕染好是恨铁不成钢。

“一千万。”正待白夕染要起身,耳边便传来了袁之修的第二次竞拍。一时间,现场的气氛一度冰冷。

区区一条项链而已,居然被竞拍到了一千万。见到这样的局面,现场的人一度唏嘘不已。

直视着初瑾的明眸,白西沉再一次举了牌:“一千一百万。”初瑾扫了一眼男人,便不再多看一眼。

持续了良久,也不见袁之修开口。他不为所动的看着前方,好似在等候着主持人做最后的宣判。

“一千一百万,成交!”随着主持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大堂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鼓掌声。所有的人都起了身,为这笔巨款慈善表示钦佩。

“谢谢大家…哈哈,谢谢。”只见,白西沉站在众人中央,自顾自地跟一行人道谢。

殊不知,白夕染在不远处,恨不得将他咬来吃了。见况,初瑾便回到后台。托白西沉的福,她必赢无疑。

坐在化妆镜面前,初瑾一阵发神。她暗自思量,愣是百思不得其解。先才,袁之修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才举的牌呢?

“嘿!”背后一个激灵,初瑾着实吓了一跳。

待她回过神来,透过镜子才发现,白西沉正站在自己身后,露着一脸不怀好意的微笑。

“白先生,有什么事?”初瑾保持着一股镇静,仍旧慢条斯理的摘着耳朵上的花朵状耳环。

她眼底没有任何多余的起伏,让白西沉好是贪恋。

“初小姐,我帮你赢了这么大的比赛。难道你不该感谢我么?”白西沉一遍说,一边捻起了女人的秀发。

先才她在台上,这卷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秀发可是盘起的。

“您花了大手笔,也算是积福。初瑾代表那些即将受到你帮助的人,向您说声谢谢。”于情于理,初瑾也不能撕破了脸。

哪怕,她的心里有再多的厌恶。

几乎不用太多的交涉,初瑾也能猜出白西沉的用意。花一千一百万来买一个女人的心,在他看来,未尝不可。

偏偏她初瑾,不屑这个诱饵。

“你的谢意,一句话就没了?”而后,白西沉修长的手指挪到了女人的脸庞。他不知为何,对她甚是有趣。

立马躲开了男人的轻薄,初瑾没好气道:“白先生,我们不过见过一次,您这样多少有些不合适。”

两边的碎发洒在锁骨处,硬是看得白西沉春心荡漾。

“你哪来那么多的装模作样?”话一说完,白西沉便一把拉过了女人,大手护着女人的腰。

意识到对方意图不轨,初瑾忙往后退。谁料,对方的力气明显比她的大许多。

一时半会儿,她根本逃脱不了男人的魔爪。

“你自重,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初瑾放出了狠话,她就不信,这个男人能有多大的能耐。

仍旧紧扣着女人的细腰,白西沉贪婪的吸了一口女人身子散发出的香气,道:“好啊,让我后悔…”

他的脸越发的靠近女人,呼出一阵热气。

“啊呜!”男人一阵低吼,结束了一切。捂着自己的裆,白西沉有些绝望的看着女人。

该死,她竟然偷袭自己。

露出一脸愠怒的表情,初瑾没好气的说道:“我给过你机会了。”话音一落,她便拨出了电话。

“你好,我被人……”一番简短的说辞后,初瑾便挂断了电话。男人的做法,多少也构成了骚扰。

她就不信,这地儿还能没有玩法。

“你这么大胆把我送进去,就不怕我出来弄死你?”白西沉算倒了大霉,用一千一百万换来白眼狼。

不等初瑾开口,门便‘砰’的被推开。

“白西沉,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到处寻找男人的踪影,白夕染早该猜到自己的败家子弟弟会在这儿。

见来人是白夕染,站在跟前的白西沉好是头疼。^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