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番厮打

更新时间:2019-04-01 10:58 字数:2048

见初瑾的状态,明显还是受了些酒精的麻醉。所以,语调才会这般带走滑稽味。

“初瑾,真的是你?”始终挪不开自己的视线,初夏一脸鄙夷的说道。单是看对方的穿着,就知道她混得肯定不差。

可自己呢,生活状态惨到了极致。

“不是我还能是谁呀,你和你妈盼着我死,我就得死啊?”盯着一身暴露打扮的初夏,初瑾没好气的说道。

这些人,每一个人想着自己好。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见初瑾有些血口喷人的意思,初夏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对方。#_#

这五年,她过得也不好。

“不好意思小姐,她喝醉了。不然,等你们有时间再约?”猜测初夏大致是初瑾的姐姐,程轶主动开口调和道。

不然以对方的架势来看,倒也不像好人。

“不必了,我和她没什么好说的!”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程轶,初夏直接转身离去。

撩下两人后,初夏便准备朝酒吧内走去。

“你给我站住,初夏!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谁料,不等她前脚迈进酒吧的门。

后脚,初瑾便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

“该死!你给我松手!”随即,初夏顺手死死逮着女人的头发,说什么都不松手。

两人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便是厮打。

本来以为初瑾会在车前乖乖等自己,待自己打开车门后,程轶才发现了这一画面。

“小瑾,快…快松手!”急着去拉扯二人,殊不知,初瑾的手死扣着怎么都掰不开。

这一出,弄得初夏好生绝望。五年不见,倒也不知道这臭丫头经历了什么。所以,今儿个才会逮着自己不放。

警察局内,两人并坐在一起,无人吭声。

“说,谁先动手的。”看着跟前的两个女人,审问员有些恼羞成怒的作着盘问工作。

值个夜班,都是处理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她。”

“我。”两人同时发出声音来,初瑾自然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不过事已至此,她也不觉得后悔。

握着笔的男人将目光定格在初瑾的身上,打量着她的上下,语气变得温和了些。

“因为什么?她抢了你男朋友?”警察主动引导着初瑾,跟自己说实话,好解决问题。

一时间,初夏甚是不满:“你怎么不说她抢我男人啊?”当年关于袁之修的帐,她初夏还记着呢。

“闭嘴!”敲击了两下桌子,警察示意初夏不要乱插嘴。

见警察那么偏向自己,初瑾不由得呼了一口气,道:“我就是…脑子一热,想要打她。”话说到这份儿上,警察有些无力的看着跟前的二人。

“那不好意思了小姐,你得跟她道歉,还要进行一定的赔偿。”警察告知初瑾,等待着她的回应。

见警察这么说,初夏的变得有些嚣张:“快啊,人家警察叔叔都说让道歉了…”

“好好说话。”警察看初夏这么说话,有些没好气道。

看了一眼初夏,初瑾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道:“可她也还手了。”

“我属于正当防卫。”见初瑾不同于曾经含蓄的性格,相反的,还变得古灵精怪了许多。一时,初夏有些不可思议。

沉默了一会儿,初瑾才开口道:“不好意思初小姐,今天我喝醉了,不是故意拽您头发的。”

“完了?”面对对方简短的道歉,初夏表示很不满。

她看着初瑾,等候着一个满意的答复。下一秒,初瑾便起了身,准备出审讯室。

袁家,一身素雅打扮的温茹玖正端庄的坐在沙发上。她侧坐背对着袁振华,一声不吭。

“夫人,这又是怎么了?”见温茹玖的反应,袁振怎么都想不通。大老远的回来想给女人惊喜,到头来,闹得这么个下场。

看着两个人十年如一日的小吵小闹,袁之修坐在旁边也不打算做多余的插嘴。

“自己怎么了,心里能没点数?”见袁振华木鱼得不行,温茹玖语气骄横的说道。

她和袁振华年轻时结婚,多多少少也是两情相悦。

“因为私生女的事么。”意识到温茹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原谅自己,袁振华开口道。

这个话题,算得上他和温茹玖的敏感话题。

“不然咧。”终于,温茹玖转过身,一脸怒意地看着男人。当年,要不是他不洁身自好,哪有这等事。

现在倒好,袁振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从来都不提那俩母女的事。可她温茹玖,怎能忘记。

这可是个耻辱,她到死都不会忘记。

“夫人,今天我去医院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不信你问之修,我都没认出那丫头来。”袁振华竭力想要哄好温茹玖,完完全全拉下了脸来。

话说完,温茹玖便看向自己的儿子,核实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嗯…是真的。”目光从手机挪开,瞟了一眼二人,袁之修云淡风轻的回答道。瞬间,天由阴转晴。

“你要是敢骗我,我真饶不了你。”面对跟前的男人,温茹玖愣是没好气的说道。

早知道,当初就该斩草除根。省的这么麻烦。

“好,我向你保证。”看着面前的温茹玖,虽上了年纪,但容颜依旧遗存在脸庞上。

顿时,袁振华不由得抱紧了对方。

“你干什么,孩子看着呢!”小心翼翼的撇向身旁的袁之修,温茹玖有些羞涩的说道。

而后,袁振华哈哈大笑,道:“修儿又不是小孩子,差不多也到了该娶媳妇儿的年纪了。”

“你别提了。”听袁振华这么说,温茹玖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男人。好似踩了雷,袁振华一阵暗哑。

紧接着,温茹玖才主动开口说道:“上次,修儿带了一个女人回来,被我给赶跑了。”

“为什么呀?”袁振华看着跟前的女人,不解的问道。

大多时间,袁振华为了国外的生意,长期都定居在国外。偏偏温茹玖耳朵有点小毛病,没办法坐飞机。

否则,估计长期都得跟着袁振华飞来飞去。

“那女人我一看就不正经。”看着自己一表人才的儿子,温茹玖咬着牙对身旁的男人说道。^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