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能治好

更新时间:2019-04-01 10:58 字数:2067

“搬了,我一早来搬的。”注意到初瑾整理手稿的一举一动,小鱼的心里充满了不解。她不能理解,初瑾为什么这么问。

仍旧保持着沉默,初瑾一言不发的看着手里的稿子。她愈是迟迟不开口,就惹得小鱼的心愈是慌。

究竟,是做错什么了。

“Gloria,我是不是哪儿做错了?”小鱼露出一脸无辜的眼神,不能理解的是,初瑾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刚才是会议总体来说,也不差。

“我这一沓稿子,全都是不完整的。五十多页手稿里,唯独不见了那张总稿。”将手里的稿子摊在会议桌上,初瑾有些恼羞成怒。#_#

这种低级错误,以往小鱼从未犯过。

“不会吧?我整理的时候,记得都收拾好了,怎么会这样呢?”扫视着初瑾面前的稿子,小鱼肚子念叨道。

她不能相信,自己怎么会这么疏忽大意。

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原创度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于未发表的创作来说,更加要谨慎谨慎才是。

所以,初瑾才会有先才的反应。

纵使她心里有怀疑的对象,拿不出证据来。哪怕对方当着自己的面发布了创作,也是无力挽回的事。

一张嘴,并不是什么都说得清。

“Gloria,我我错了”头一次,小鱼看到初瑾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她知道,初瑾肯定生气极了。

不然,也不会表现得闷闷不乐。

嘶嘶——一把拿过面前的一沓手稿,初瑾想要直接离开。此时的她,没有时间去听小鱼解释任何的什么。

初稿有了,作为袁之修的秘书也有得她忙的。

“你先回家休息两天再回来。”看都没看小鱼一眼,初瑾便准备朝会议室的门口走去。待她一走,小鱼的眼泪便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委屈,自然是有的。

毕竟跟在初瑾身边那么多年,不提二人有没有默契。最起码,初瑾习惯了有她的协助,小鱼也习惯了她的领导。

“就这样,你后天再来上班。”三言两语过后,初瑾已然走出了办公室。

她拿出来手机,一边看着工作群里,苏菲给大家发的慈善设计大赛的策划案,一边摁了电梯。

天,慢慢地变得明亮了起来。一股阳光从窗户洒进屋内,全都搭在趴在病床上袁眉儿的脸上。

“眉儿,眉儿”随着一阵呼唤,女人缓缓的睁开了眼来。

等睁开眼后,袁眉儿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大脸。在一刹那间,她惊得大叫了一声:“哎哟!”

一屁股,袁媚儿便摔倒了在地上。

“媚儿,你没事儿吧?”赶忙上前扶住袁媚儿,苏明也跟着心惊胆颤的。他,长得有那么吓人么?

疑惑的扶起跟前的女人,苏明眉毛皱成了一团。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话正说着,袁媚儿一边起身,一边扫视着周围。奈何,除了床头桌的热粥以外,什么人都没有。

明显注意到了袁媚儿的心思,苏明直言道:“你在找什么?”

“程轶。”完全不打算欺骗男人,袁媚儿畅快的说道。偏偏苏明颜色大变,松开了扶住女人的手。

而后,便又是一阵惨叫。

“啊!”果不其然,袁媚儿再一次跌坐在了地上。她憎恨的看着跟前的男人,恨不得一口将苏明给嚼来吃了。

后知后觉,苏明才再次伸出了手来:“媚儿,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你给我滚开!”大声吼了一声,袁媚儿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才不信,苏明是真的不不小心。

无非就是故意,还不敢承认。

“媚”见女人那么骄纵,一时间,苏明也说不出话来。考虑到床上的女人,苏明识相的闭上了嘴。

片刻后,床上的女人便睁开了眼。她眼皮好是沉重,好生为了睁眼这个动作,她都废了好大的劲儿一般。

一直知道袁媚儿的母亲身体不好,今天,第一次见。

“妈,你醒了?”忙来到床前,袁媚儿扶住女人,生怕她因身体虚弱,而使不上劲儿坐不稳。

动了动嘴唇,曾凤才开口道:“媚儿,妈妈这是怎么了?”对自己的情况一无所知,她一脸诧异的看着跟前的女人。

看曾凤的反应,袁媚儿有些沉思。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袁媚儿见苏明主动在一旁乘粥,忙询问着女人。昨天那么多安眠药,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冲袁媚儿点了点头,曾凤应道:“我记得我很累,想要休息。可躺在床上又怎么都睡不着,就吃了安眠药。”

“吃了多少?”接过男人手里的粥后,袁媚儿接着盘问到。

“吃了不少,我以为吃得多就可以睡得快的。”曾凤一脸无辜的看着跟前的女人,好生说道。

顿了顿后,袁媚儿将手里粥重新放回到了苏明的手里,语气不好道:“你知不知道,差一点,你就死了。”

“有那么严重么?”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在吓唬自己,曾凤表现得甚是淡然。在她看来,自己不过是多吃了点安眠药。

可袁媚儿表情告诉她,事情没那么简单。

“妈,我要跟你说一个坏消息。”愣了愣,袁媚儿还是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自己的母亲。

直视着跟前的女儿,曾凤保持着安静。

“您得了癌症。”看着跟前的女人,袁媚儿一字一顿的说道。若是到了晚期,那曾凤不应该一点身体的不适,都没有。

所以,骗,也不是个办法。

“我猜到了。”苦笑了一会儿,曾凤故作镇定的说道。正如袁媚儿所想,她早就怀疑自己有病了。

不过是癌细胞,没什么好怕的。

“那那能治好吗?”思量了半响后,曾凤接着开口道。她苦苦等了袁振华这么久,到最后,怕是自己要先去了。

一想到这,曾凤的心里就很是不好受。

作为袁振华在外的女人,从始至终,曾凤的心里都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怪袁振华的意思。相反,她越发的期待他。

“能治好,你放心,妈。”看着跟前的女人,袁媚儿好生说道。作为唯一一个目睹曾凤是怎么过来的人,袁媚儿都会不择手段的救曾凤。

随后,曾凤点了点:“能治就好,能治就好啊”^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