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想入非非

更新时间:2019-03-12 17:44 字数:2022

看着面前行人稀少的公园,怡霖还是有些可惜的说道:“这都还没找呢,你怎么知道?”

“我感觉到。”初瑾不怕笑的说道。她单是凭自己的感觉,就能判断出小莫然不在这儿。

尽管,怡霖是不信的。

“可是…”带着迟疑的态度,怡霖想要说服女人进去看一下。最终,还是没能成功。

在她说话的时候,初瑾便转身往车前走去。她的目光游离,没有任何一丁点儿的神。

倚靠在车窗前,初瑾的情绪越发的低落。#_#

“要不…我们回去等等看?”坐在驾驶座上,怡霖迟迟都没有发动引擎。因为方向盘在手里,她却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静默了片刻后,初瑾还是点了点头。可哪怕回了家,她的心一样会漂浮不定。

戴着耳麦开着车,怡霖想着尽量不跟初瑾提起这件事。她自己思考,总比自己在旁边火上浇油的好。

忽地,知道电话打了进来。

摁了一下蓝牙耳机上的按钮,怡霖接通了电话,她压低了音量:“喂,什么事?”

在未听到声音之前,怡霖不知道对方是谁。

“怡霖,是我。”对方特有的嗓音,让怡霖不需要任何的思考,便能认出男人来。

来电的人,是程轶。

“我打了初瑾好多电话都没人接,所以,不确定她在哪。”程轶心里愣是担心得不得了,情急之下才给怡霖打的电话。

原来是找初瑾,一瞬间,怡霖的心里有些落寞。奈何她知道初瑾和程轶是什么关系。可内心还是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再怎么,两人也没在一起嘛。

“小瑾她…和我在一起。”斜视了一眼靠在一旁的初瑾,怡霖如实的跟男人说道。

见怡霖说话不果断,程轶的心里也急。

“没发生什么事儿吧?”终于,程轶还是问在了点子上。职业病告诉他,怡霖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犹豫了一会儿,怡霖屏住呼吸道:“小莫然不见了。”

“什么!”顿时,程轶的心也跟着掉了起来。几时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前前后后,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和初瑾现在回别墅,程医生你在那儿等我吧。”看着车前一排排亮起的霓虹灯,怡霖不由得说道。

这种事儿,电话里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明白。

“好,劳烦你看好初瑾。”慌张交代完后,程轶便挂断了电话。此时的他,刚出了医院的大厅。

可此时的初瑾,最难过了。

几乎踩尽了油门,程轶的目光紧锁前方。他有些后悔,没有一直陪在她身边。

偏偏此时的她,自己遭受着这么残忍的事实。谁都可能不知道,程轶确知道,小莫然对初瑾来说意味着什么。

哐哐——

像是紧跟在初瑾和怡霖的后一步,她们刚回别墅没多久,门口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程医生怎么回事,不是知道密码的吗?”一把起身后,怡霖有些不理解的走了上前。想来,是真的慌了。

待怡霖打开门以后,程轶便直冲进了客厅。完全没有注意到给自己开门的女人,更觉察不到怡霖脸上的失落。

有时候,喜欢的一个人就是这样。除了那个人,其他人在自己眼里都是暗沉的。

“初瑾,你没事儿吧?”赶忙来到初瑾面前,程轶有些心急的询问的。简直出乎她的意见,这丫头没哭也没闹。

她静静地坐在沙发上,除了眼神黯淡无光意外。其他,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程轶,你来了?”抬头看向男人,初瑾苦笑的说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本就空落落的,但就是哭不出来。

一个执念告诉她,小莫然不会有事的。

顿时,程轶有些恼火的摸了摸头。他脑子里飞快的跳出一系列解决问题的办法,努力保持镇静。

“幼儿园你们肯定已经去了,没有任何的线索?”此时,程轶才将目光停留在怡霖身上。

想必初瑾是难过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没有。”看着面前的男人,怡霖附和的。好似只要是和初瑾有关的事,就和他程轶脱不了干系。

旁人看来,他真是喜欢透了初瑾。

“对了,初瑾。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认识一个苏明吗?”终于,程轶想到了那个人。

再怎么也是警局的人,帮忙的事怎会难。

“不过是一面之交,人哪会帮我?”初瑾深知和苏明交集不深,所以,也没抱希望。

可眼下,哪还顾及得了深浅的。

“找袁媚儿应该就可以了吧?”突然,程轶提出的建议,让初瑾都有些出乎意料。

关要紧头,他居然愿意为了小莫然作出这样的牺牲。一时间,初瑾的心里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有联系方式。”不愿直视男人的眼睛,初瑾便想找个理由给推了。从一定的角度上讲,她并不想这样麻烦程轶。

况且,袁媚儿那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不过在袁之修的面前,她显得弱势力些罢了。

“我有,一个晚上她给我打了十几通电话。”正说着,程轶便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好在袁媚儿主动联系他,不然他还真得花些功夫找她。

“这袁媚儿…是谁啊?”站在一旁耐心的听着两人讲话,怡霖硬是听得脑袋有些疼。

而后,初瑾忙应道:“是袁之修同父异母的妹妹。”

“那和程医生有什么关系?”怡霖关心的点在这里,一个私生女怎么和程轶牵连在一起了。

调出电话后,程轶看向怡霖道:“这不重要。”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初莫然。其他,都不重要。

见男人这么说了,怡霖不由得闭上了嘴。

而此时,袁媚儿正待在袁振华送给她们母女两的别墅内。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喝着酒。

大多时候,她都是这个模样。袁媚儿的妈妈在生她的时候,就被切掉了子宫。从那以后,再无生育的能力。

并且,还留下了一身的病根子。平日里不能碰凉水,家里长年都有保姆。由此可见,袁家对她们不薄。^_^

ICP备16012254号 PinShu.com Copyright @ 2014-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